-

八百裡加急的貢品,每位貴女麵前隻擺了一小盤,一眼就能數清有幾個,唯有薑後和太子麵前是一大盤。

太子如此壕氣地把整一盤荔枝送給了一個女人。

這個女人還不是太子妃。

所謂“不患寡而患不均”,眾貴女嫉妒的火焰在心裡熊熊燃燒:一個不受寵的泰安伯之女罷了,憑什麼能被如此對待!

趙姬見四周如狼似虎、恨不得將她剮了的眼神,聲音都有些微微顫抖:“多謝……太子,妾用這些便足夠了……”

“這些還不夠塞牙縫的呢!彆客氣,儘管吃。”姬祁十分大氣。

眾貴女:“……”她們隻配塞個牙縫。

魏紫:“……”“太子妃”這個頭銜,真的很丟臉。

薑後:“……”為什麼她生的兒子,連她一成的心機都冇有?

大雍麵上好歹還是禮儀之邦,太子這般,實在有失體統,薑後隻好站起身來,以用完膳需要消消食的藉口,讓太子相陪。

薑後一起身,其他貴女自然也得起身。

薑後說要去湖邊走走,其他貴女也隻能去湖邊吹處風。

趙姬也不好搞特殊。

於是,一群人,三三兩兩地在湖邊遛彎。

“太子妃,要動手了。”白水湊近魏紫低聲道。

魏紫側目,正好瞧見趙姬被石頭一絆,附近恰好有幾位在賞魚的貴女,見此情況驚呼一聲,急忙伸手去拉。

若是她們不拉,趙姬頂多摔在地上,可她們一拉,反倒直接將趙姬送進了水裡。

“撲通”一聲,四周響起尖叫。

“要救人嗎?”白水摩拳擦掌,準備再掙一筆。

“不必。”魏紫神情一凜,趕緊製止。

白水愣了愣,隨即聽到了魏紫的指令:“讓太子落水,太子去救。”

啊?

白水眨了眨眼睛,手指間彈出兩個小石頭,準確無誤地打在太子腿彎處,太子吃痛,大叫一聲,以大字型的姿勢撲進了湖裡。

原本喧鬨的湖邊,突然一片寂靜。

眾貴女簡直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太子竟然不顧千金之軀和男女之彆,跳進水裡去救一個未出閣的女子!

她們是該繼續嫉妒這個好命的趙姬,還是感慨太子的一往情深?

“都愣著乾嘛!快把太子救上來!”薑後又急又怒,厲聲喝道。

可她忘了,今日是賞花宴,來的都是女眷,除了太子近侍伯成,伺候的都是嬤嬤和宮女啊!

嬤嬤和宮女們渾身一個激靈,差點跪在地上。

伯成看著在水裡跟隻鴨子似撲騰的姬祁,雙腿哆嗦著發軟。

“那個——太子妃,他不會水啊……”白水眨了眨眼睛。

魏紫也愣了,姬祁還真是個不折不扣的紈絝,竟連鳧水都不會!

不會鳧水,怎麼救趙姬,怎麼跟她有肌膚之親,又怎麼把人收入東宮?劇情她都給他安排好了,結果她姥姥的,他竟然不會鳧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