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伯成,快去救太子!”鬱悶歸鬱悶,魏紫不能不管姬祁死活,也不能崩了自己太子妃雍容體貼的人設。

“太子妃,奴才……奴纔不會鳧水……”伯成這次是真跪下了。

魏紫真服氣了,太子殿下自己不會鳧水,帶的近侍也不會。

“不會也給本宮滾下去救太子!”薑後大怒。

白水抬眼看魏紫:我會。

魏紫麵上急得泫然欲泣,寬大袖袍下的手卻扯著白水不讓動。

白水:???

“曹嬤嬤呢?采薇,快喊曹嬤嬤來!”

魏紫話音未落,采薇便已帶著曹嬤嬤過來,兩人二話不說,跳下水去,曹嬤嬤去撈太子,采薇去救趙姬。

伯成和幾位嬤嬤在薑後的威逼之下,心一橫,也隻能跳下水去。

結果,幾人在水裡撲騰,會鳧點水的拉扯不會鳧水的,救人——不存在的。

還是曹嬤嬤和采薇一人一個,將姬祁和趙姬帶回了岸邊。

薑後見姬祁口吐湖水、麵色煞白,哪還有什麼心思賞花選美?

一場熱熱鬨鬨的宴會,就這麼散了,眾貴女心思複雜地各回各家、各找各娘。

*

姬祁當晚便發起了高燒。

急得薑後跟什麼似的,太醫們如臨大敵一般,戰戰兢兢地不敢怠慢。

魏紫出於愧疚之心,讓白水趁人不備,暗暗給姬祁服了退燒藥。

臨到黎明時,姬祁的燒總算是退了下去,半睡半醒之間卻說起了糊話:“含英……含英你彆走……”

坐在床邊的薑後一愣,問身邊女官:“含英是誰?”

女官回:“泰安伯之女,趙姬。”

薑後當下變了臉色,冷笑一聲:“好一個泰安伯之女,難不成是妹喜、褒姒轉世,專來害我兒的!”

全然忘了是她自己要辦賞花宴,又把眾貴女喊了來,讓太子挑喜歡的納入東宮,生兒育女。

魏紫站在一邊,儘量降低自己的存在感。

太子能有什麼錯呢?錯的自然是那些勾得他失了心智的女人。所謂紅顏禍水,趙姬便是蛇蠍毒婦。

而趙姬之所以會出現,卻是她這個太子妃的過錯。誰讓她不得太子喜歡,身子又不好,生不了子嗣呢?

果不其然,薑後下一句話便是衝著魏紫說的:“太子妃,你該多放些心思在太子身上。”

“是,母後,兒臣記著了。”魏紫既愧疚又自責,臉上是一副恨不得替姬祁遭了這個罪的神情。

薑後見此,麵色稍緩,將注意力又放回到了姬祁身上,不再理魏紫。

魏紫便繼續老老實實地站著,即便腳又酸又麻,也不敢多動一動。

*

賞花宴的事,很快便落到了風澹淵的耳邊。

青蚨事無钜細地講給風澹淵聽。

說到魏紫明命白水將姬祁踢下湖,好成全姬祁和趙姬時,風澹淵忍不住輕笑一聲:“為了讓自己耳根清淨,她可真是不擇手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