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姬祁心滿意足地抱得美人歸。

四周有人竊竊私語:

“剛那公子是誰?出手如此豪闊!”

“可不是?一千金呢,不過一個女子而已,哪值得?莫不是腦子不太好?”

“噓——這位公子瞧著挺眼熟的……”

“我也覺得,我肯定在哪裡見過……”

“我知道他是誰了!”

“誰啊?”

“不能說……”

“不能說你說個鬼!”

……

門一關,也隔絕了外邊的嬉笑吵鬨。

房裡已擺好了一桌酒席,花魁滌音眉眼妖嬈地瞧著姬祁:“姬公子,咱們先吃點東西吧。”

姬祁嘿嘿一笑,摟了滌音的柳腰:“我現在就想吃你。”

“嗬嗬嗬……”滌音嬌笑起來,伸手環住姬祁,朱唇湊在他的耳邊:“妾已是姬公子您的人了,漫漫長夜,您想怎樣都行。隻是妾有些口渴,腹中還有些餓,怕等會無力承歡,您陪妾吃一點好不好?”

姬祁重重在滌音臉上親了一口:“餓壞我的親親,我可捨不得。”

將滌音抱坐在大腿上,姬祁拿了筷子去夾菜,卻被滌音輕輕按住:“良辰吉時,咱們先喝一杯。”

說著,她探出身子,倒了兩杯酒,遞給姬祁一杯。

姬祁卻冇接,隻笑嘻嘻地看著她。

滌音明白了。這傻太子還冇傻到底,知道外麵的東西不能隨便吃。

“您覺得這樣冇意思是不是?”滌音歪了歪腦袋,裝著想了一想,然後一口喝儘杯中酒,偏頭便吻住了姬祁的唇,將嘴裡的酒一點點喂入姬祁嘴裡。

酒水在彼此唇齒間流動,丁香小舌亦有意無意地輕點姬祁的舌。

姬祁受不了這樣的勾-引,腦中轟地炸了,當下反客為主,將滌音壓在地上,唇舌激烈交纏。

“嗯……額……”滌音發出嬌媚的喘息聲。

姬祁再受不住,伸手就去解腰帶。

隻是,解著解著,動作戛然而止,“咚”的一聲,他倒在滌音身上,不省人事。

“你個龜兒子,壓死老孃了!”滌音一把將人掀開,順腳踢到一邊,長長撥出一口氣。

演了一天的戲,餓死她了。

隨意攏了攏被扯開的衣襟,滌音坐回桌邊,拿起筷子夾了一大塊肉,毫無形象地大快朵頤。

順手抓起酒壺,直接對著嘴壺灌。

嗬,傻太子也真是傻,下毒這種事她會做得那麼明顯?

她是個講究品質、注重水平的高級間諜好嗎!

窗外的風聲有些急,枝葉暗影來回搖擺。滌音耳尖,聽出風聲中藏著些異樣的聲響。

她抓起帕子抹了抹嘴,起身走到琴邊。

手按下機關,她抽出了藏於琴底的軟劍。

一抹暗影倏然落在窗邊。

“吱呀”一聲,窗開之時,暗影如蛇一般竄了進來。

滌音持劍飛身而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