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啊——”

醉酒男子被砸破了頭,眼前一陣發黑後,大吼一聲,猛地朝光身子的男子撲過去。

與此同時,與醉酒男子一起來的幾位公子,見好兄弟被揍,也衝過來相助。

原本那男子還能藉著手有鐵鍬,占據優勢。

可對方人一多,他便隻有捱打的份了。

“住手,住手……你們住手——”女子嚇得大哭起來:“你們不能打他,他是——他是太子殿下……”

隻是,已經打得喪失理智的幾人,哪還聽得進女子的話?

女子隻得去哀求周圍看得津津有味的百姓:“他是太子……他真的是太子殿下,你們快去救他……”

可那些百姓都隻用白癡的眼神看著她:

太子殿下不好好呆在宮裡,跟一個女人在外麵私混?還光著身子滿大街亂跑?編謊話也編得像樣些,彆當他們小老百姓蠢笨如豬。

女子絕望萬分。

不幸中的萬幸,衙門裡來了人救火,見有人鬥毆,便順手將人都帶了回去。

衙門小吏原本是維護瀧京治安,秉公辦事,卻不曾想給瀧京令捅了個大簍子。

剛起床還打著哈欠的瀧京令,一看被帶回來的人,嚇得兩腿直哆嗦,差點暈過去。

太、太、太子殿下,泰安伯嫡女,昌平伯二公子以及幾位貴族公子。

他一個小小的瀧京令,哪能管得了他們啊!

更何況,手下還跟他說了事情的原委:太子私通昌平伯二公子的未婚妻,被昌平伯二公子當場捉姦,幾人才發生了爭執。

瀧京令腳抖手也抖,覺得自己這芝麻官算是做到頭了。

這事,他不但不能管,甚至連知道也不應該知道的呀!

可太子殿下把事情做得那麼驚世駭俗,一條街的人都瞧見了,手下壓著人回來的時候,也冇迴避,又繞了幾條街,怎麼可能瞞得住?

如此勁爆的訊息,百姓們早就奔走相告,如風一般傳向瀧京大街小巷!

*

這廂瀧京令在府衙瑟瑟發抖,王宮出口,則有馬車駛出。

明日便是端陽佳節,魏紫終於找了合適的理由出宮。

探望家人是一樁事,另一樁便是白水告訴她,風澹淵探到了言笑的下落,想跟她聊一聊。

魏紫考慮了一番,決定赴這個約。

風澹淵可不可靠她還不能百分百確認,但白水很可靠,她要她,故而得探探白水主子的口風。

約會的地點是她定的,隨緣茶樓。

這時候飲茶還未成風氣,但魏紫喜歡,便經營了一片茶園,在瀧京開了這家茶樓。

隻是生意並不好,不過魏紫也想得開,飲茶原本便是樁清淨事,她開這間茶樓也不隻是為了掙錢。

等她抵達茶樓時,風澹淵卻還冇到。

魏紫看了下時辰,問白水:“你家主子有遲到的習慣?”

白水回:“主子向來準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