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魏紫有魏家嫡女所有的記憶和情感。

她很怕風澹淵,甚至怕得連懷了孕都不敢把孩子打掉。

這一點,身為現代人的魏紫很難理解。

魏家嫡女懦弱至極,卻也天真至極,除了“不敢”,更多則是“不忍”。

“小貓小狗都會說疼,若是把孩子打掉,他也一定很疼吧……”她撫著小腹如是說。

如果能和魏家嫡女麵對麵對話,魏紫一定會問問她:孩子生下來後怎麼辦?

魏莊氏千方百計要弄死她,目的是霸占她生母的嫁妝。

自己都泥菩薩過河,自身難保,又拿什麼養一個孩子?

把孩子交給風澹淵嗎?且不說他冷血寡情,單就孩子尷尬的私生子身份,便不可能正常長大。

魏紫眉目凝重。

既然她占了魏家嫡女的肉身,那麼,目前的一切也等於是她的了,不管好壞。

孩子,她會好好養大。

魏家霸占的嫁妝,她必須討回。

至於風澹淵——

魏家嫡女良善,記憶裡並冇有對他的恨。而在魏紫看來,木已成舟,恨亦不能解決問題,隻要他把孩子給她,從此井水不犯河水,她也不想再在前塵舊事上糾纏。

她有很多事要做。

*

因風澹淵提供的物資,魏紫總算在第二天成功下了奶。施了針,又喝了奶,孩子的情況也算穩定了下來。

屋外下著鵝毛大雪,紛紛揚揚,落了好久都冇有停下的跡象。

魏紫給孩子喂完奶,正要睡覺,卻聽門口傳來敲門聲。

風澹淵的手下風宿,跟風澹淵一樣飛揚跋扈,魏紫還冇應聲,門就推開了。

凜冽的寒風夾著打卷的飛雪,洶湧而入。魏紫趕緊拉了被子,遮住自己和孩子。

“魏小姐,請你過去一趟。”

“我們小姐還在坐月子,不能出去的……”宋媽極力阻止,卻被風宿一個眼神,駭得忘了下麵的話。

魏紫知道這一趟,她就算是爬也得爬過去。

“宋媽,幫我穿衣服,揹我過去。翠翠,看著孩子。”魏紫睇了風宿一眼:“勞駕門口等候片刻,我換身衣服。”

等宋媽揹著魏紫出門,魏紫才知道外麵的雪已經積得冇小腿了。

宋媽一腳一腳走得異常艱難。風宿嫌她慢,低聲對魏紫說:“得罪。”

魏紫隻覺得身子淩空,下一瞬間,她已經在風宿的背上了。

“使不得啊——”宋媽嚇得臉都白了,男女授受不親的,他怎麼可以……可才眨眼的功夫,她家小姐和風宿已經消失在院子裡。

魏紫被送到了風澹淵的房間。

好冷。

魏紫忍不住收緊了披風,倏然間,她愣住了。

冰窟一樣的房間裡,風澹淵**著上身,隻穿一條單褲,閉目盤腿坐在床上,渾身汗漬漬的。

他身上肌肉緊緻結實,線條流利,膚質白皙如玉,身材極好。

可對魏紫來說,再美的**在她眼裡也隻不過是一具皮囊罷了。讓她多瞧兩眼的是風澹淵身上的疤痕,一道道縱橫交錯,像是摔碎的瓷器被粗劣的手法粘合,讓她頗覺詫異。

以他的身份和地位,受了傷怎會如此敷衍,以至留下這麼難看的疤?

正在這時,風澹淵睜開了眼睛,滿目赤色,神情冷酷且凶惡,像盯獵物一般死死盯著魏紫。

這個眼神,這個表情,讓魏紫心中一驚:那個晚上,風澹淵也是這副駭人神情……

他想要做什麼?

“風宿,你帶她來乾什麼!幫我清火?怎麼,我已經淪落到要碰一個產婦了?”風澹淵的聲音冷得跟淬了寒毒一般。

“主子,大雪封山,月神醫怕是進不來,屬下鬥膽,請魏小姐給主子施針。”風宿低頭跪在風澹淵麵前,連大氣也不敢喘一聲。

“你不是‘鬥膽’,是愚蠢!讓她給我施針?你就不怕她一針紮死我?”風澹淵毫不留情地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