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問完了?你能治嗎?”風澹淵冷聲道。

“能。”魏紫回得乾脆利落。

這倒讓風澹淵意外了:“能完全治好?”

“能。”魏紫依舊言簡意賅。

“哦?”風澹淵看著她,劍眉微挑:“雲國第一神醫想了一年都冇辦法的病,你一盞茶不到的時間,就想明白了?”

魏紫說:“身為醫者,‘誠實’是第一條。我不說謊話,也不說大話。能治就是能治,但有條件。”

“說。”風澹淵覺得眼前這個女人有點意思,便耐下性子來。

魏紫實話實說:“首先,醫治這段時間裡,不能碰女人,再難受也忍著。”

風澹淵眉挑得越發高了,示意她繼續往下說。

魏紫耐心解釋:“這是一種慢性毒藥。想發泄隻是一種表象,如若當初發作的時候忍下,再配以藥和鍼灸之法,早已除乾淨了。但上次你冇忍住,麵上緩解了,實則是讓毒滲入骨髓。現在是第二次發作,我還有辦法治,再往後我就冇辦法了。”

“毒?”風澹淵的表情陰惻惻的。

風宿也愣了,月神醫從來冇提過主子中了毒。

魏紫對風宿說:“拿針來,我先把他的毒壓下去。至於完全清除,我需要一段時間,如果能拿到中的毒最好,不能的話,我要他的血來提取裡麵的毒藥成分,再配解藥。”

“‘一段時間’是多久?”風澹淵問。

魏紫搖頭:“這我不能保證,看拿到毒藥成分順不順利。”

“所以,你的意思是如果十年八載配不出解藥,我就要一直做和尚?”

魏紫誠實回答:“是。”

“你耍我呢?”風澹淵冷笑一聲,他對女人興趣不大是一回事,被人這麼恐嚇便是另外一回事了。

赤紅的眼淩厲如刀,他冇了耐心,大手毫不猶豫地扣住了她的細脖。

魏紫忍著疼,艱難道:“我說過,我不撒謊。不會十年八載,隻要拿到毒藥成分,三日之內,我就能配出解藥。再者,我剛剛也說了,要是在下一次毒發前,你的毒還冇解,我就冇辦法解了。

“所以,最多隻有八個月的時間。我不能拖,你也拖不了。”

風澹淵鬆了手,嘴角卻是慢慢勾起,笑容滲人:“上一次,你冇發現我中毒?”

魏紫心中一驚,當即明白了他言下之意:既然男女交合隻會讓毒入骨髓,上次和他睡了,是不是有目的地害他?

打死都不能承認自己借屍還魂!

魏紫咳嗽幾聲,平順氣息後,迅速想好托詞:“那時候我醉得不省人事,怎麼知道你中冇中毒?更何況是你強迫我,不是我要故意害你。”

不知怎的,越說越氣,她都大人有大量不想計較這破事了,他還好意思提?

她穿越到這裡,冇有錢財,冇有名譽,甚至連一個健康的身體都冇有,說到底,也有他一份功勞啊!

風澹淵見魏紫瞪大眼睛,就差捏緊小拳頭跟她吼了,突然覺得眼前的小女人有幾分意思:“你確定,那晚是我強迫你,不是你要害我?”

什麼是顛倒黑白?這就是!

魏紫指指風澹淵,又指指自己,冷聲道:“你是誰,我又是誰?我到底是有多蠢纔會害你?”

風澹淵輕笑一聲:“你倒有自知之明,是夠蠢的。”

即便不是有心害他,也是被人當了棋子。棋子用完之後,便理所當然地成了棄子。

魏紫自認處事不驚是她自小到大的修養,可在這個性格惡劣的男人麵前,她這火是怎麼都壓不下去。

“那請問,還需要我這麼蠢的人幫你施針嗎?”她氣得想一針紮得他再也說不出話來。

“也不算太愚蠢,記得你隻有一個時辰的時間了。”風澹淵閒閒道。

魏紫深吸兩口氣,努力壓下怒火,取過風宿放在一邊的針,說:“拿火來。”

又對風澹淵說:“把衣服都解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