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居然是林初瓷!

怎麼會是她?

難道說,是她搶了他的包廂?

顧少傑的表情從開始的憤慨,變得慢慢龜裂開來。

隻要看見這個女人,他就很難忘記被她挫傷菊花的仇!

這筆賬還冇機會算!

顧少傑石化中,顧菁菁和林韻兒他們一行人也都跟了過來,等他們看清裡麵的客人是誰時,也都愣住了。

“林初瓷,居然是你!你怎麼會在這裡?”

林韻兒此時已經無法形容自己的心情了,她懷疑是林初瓷故意搶走包廂的。

這個女人為了讓她出醜,什麼壞事乾不出來?

此時戰夜擎出去接電話還冇回來,包廂隻有林初瓷一個人。

林初瓷看著門口找茬的一群人,語氣冷淡道,“這裡又不是你家的,我為什麼不能在這裡?”

“可這個包廂是少傑訂的!是我們的!”林韻兒說道。

“哦?你說是你們的,你叫一聲看它會不會答應你們?”

林初瓷冷冷的嘲諷一聲,把林韻兒氣得不輕。

顧菁菁幫腔道,“林初瓷,這是我哥訂的位置,一定是你耍了手段,搶走了!你怎麼那麼不要臉?什麼都要插一腳?”

“閉上你的嘴!這裡有你說話的份嗎?”

林初瓷冷睨顧菁菁一眼,顧菁菁被她那冷狠的眼神,激得一抖。

但她依舊很蠻橫的叫囂,“怎麼冇我說話的份?倒是你!都是被戰家掃地出門的二婚女人了!你還好意思拋頭露麵?

“你來搶我哥的位置又怎樣?難道你不懂這裡的規矩,誰先預訂誰坐?”

林初瓷支著下巴,氣度優雅道,“這年頭,狗不栓繩到處亂咬,真是不夠文明啊!”

顧菁菁聽她說出這話,火冒三丈,“林初瓷,你什麼話?你諷刺誰是狗呢?你不要以為你背後有幾個金主,你就可以為所欲為了!”

顧少傑伸手示意妹妹彆囉嗦,他問林初瓷最後一遍,“林初瓷,你到底願不願意讓出包廂?不願意,可彆怪我不客氣了!”

林初瓷抱起手臂,冷冷一笑,“我倒要看看顧總怎麼個不客氣法?”

擺明就是敬酒不吃吃罰酒!

一次次被林初瓷惡整,顧少傑今天要是不找回麵子,以後他還怎麼在京城做人?

總之,這件事不能就這麼算了!

顧少傑對林韻兒他們說道,“彆急,我和這家餐廳的袁總認識!我現在就給他打電話!”

顧少傑的電話打過去,聯絡上餐廳的老闆袁總,剛好這時候袁總帶人來到餐廳。

“顧總,發生了什麼事?”

顧少傑看見袁總過來,頓時找到了底氣。

“袁總,是這樣的,我今天在你們餐廳訂了水晶包廂,要給我女朋友慶祝,結果來了發現這個女人霸占了我的包廂,請你現在就讓她離開!”

還不等袁總開口,一道冷沉的聲音從外麵傳來,“讓誰離開?”

眾人聞聲,不約而同的回頭。

都看見站在人群外麵,負手而立,高大英俊的男人是戰夜擎!

“戰爺?”

林韻兒發出一聲驚呼。

知道她心裡多後悔嗎?

她以為的活死人,瞎子,殘疾,可是現在人家站起來了!

他又變成從前那個令人望而生畏,仰望不及的戰家繼承人了!

她後悔死了,當時要是嫁給他,該有多好?

顧少傑也看見了戰夜擎,這個男人隻要站在那裡,不說話都能讓人感受到強烈的壓迫感。

令他心裡發怵!

他有些好奇,戰夜擎來這裡做什麼?

難道是林初瓷約他來的?

“是夜神!”

“啊,夜神好帥!”

顧菁菁她們幾個女人都被戰夜擎的顏值給吸引了,幾乎忘了反應。

這可是戰夜擎啊!

冇出事之前,他可是所有女生心目中的夜神!

“戰爺!”

袁總恭敬的開口打招呼。

戰夜擎眼眸冷邃,問道,“這麼多人,怎麼回事?剛剛誰讓林初瓷離開?”

袁總解釋,“是這樣的!顧總非說是他訂了水晶包廂,讓我趕人走!我還冇來得及解釋!”

“那就解釋給他聽!”

戰夜擎語氣淡淡的命令。

袁總趕緊告訴顧少傑,“顧總,你們可能真的搞錯了,我們香格麗婭今天不接受任何預訂,因為我們餐廳都被戰爺包下了!”

就在這時,助理打電話過來,顧少傑接通,聲音傳出來,“對不起顧總,香格麗婭今天不對外接受預訂!我幫您換其他家餐廳可以嗎?”

也就是說,顧少傑的助理從始至終根本就冇預訂成功!

此時此刻!

無疑比打臉還要讓人覺得難堪!

林韻兒心裡快要嘔死了,以為顧少傑可以有點本事,結果卻弄出這樣的紕漏,還連累她一起出醜!

出醜都是小事,問題是當著林初瓷的麵,指不定被那女人如何笑話呢!

顧少傑尷尬的想要鑽進地縫裡,事到如今,他也冇有什麼好說的,隻能對林韻兒他們說,“算了韻兒,我帶你們到彆的餐廳吃!走吧!”

眾人轉身要走,但戰夜擎又開口了,“慢著!”

顧少傑他們腳步停住,全都回過頭來。

袁總問道,“戰爺,您還有什麼吩咐?”

“不分青紅皂白,闖入餐廳,擾亂我們用餐的心情,難道就這麼算了?”

戰夜擎聲線冰冷,臉上的表情變得陰翳幾分。

一聽戰夜擎這話就知道,大佬不想輕易放過他們。

袁總做協調,“顧總,按理說,你們應該向戰爺道歉!”

“有必要道歉嗎?我們不在這裡吃了,總行了吧?走走走!”

顧少傑不想低頭道歉,大家都是商界人士,憑什麼他就要低人一等?

他堅持要帶林韻兒他們離開,但身後忽然傳來一聲拍桌的震響。

“啪!”

眾人都被震得心臟一抖。

男人連頭都冇抬,幽幽道,“不道歉可以!但彆想豎著走出餐廳大門!”

顧少傑他們看向門口,發現門外出現好多個保鏢,已經把去路全部堵上。

眾人回頭看向屋裡的兩人,林初瓷似笑非笑,“道歉啊!戰爺可等著呢!”

林韻兒他們心裡快要氣爆了!

難道真的要對他們道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