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戰夜擎與黑衣男人搏鬥了幾分鐘,對方身手不凡,懂得運用暗力,能感覺得出來,必然是武道高手。

但戰夜擎也不是泛泛之輩,猛踹一腳,黑衣人被震傷內臟,口吐一股鮮血。

戰夜擎揪住對方,趁機扯掉他的黑帽,令人吃驚的是,裡麵居然還有一張暗黑的皮麵具擋住真容。

他想伸手去扯那黑皮麵具,黑衣男人藉此機會,掏出匕首,捅向戰夜擎的腹部。

千鈞一髮之際,戰夜擎側身一躲,附上一記飛腳,踹開黑衣男手裡的匕首。

匕首掉落在地,黑衣男不敵,見戰夜擎來抓,對方使出陰招,朝他的眼前撒了一把粉末。

戰夜擎避之不及,眼睛被粉末迷住。

黑衣男抓起匕首,趁機想要再次襲擊戰夜擎。

“砰!”

林初瓷已經拿到掉在地上的武器,朝黑衣男開槍。

黑衣男被打中,隻能摔煙霧彈逃離。

頓時屋裡滿是白色濃霧,等濃霧散去,那人已經逃之夭夭,不見蹤跡。

林初瓷追到門外,可腳底發疼,無法去追,隻能作罷。

轉回身來,她趕緊過來扶住戰夜擎,“你怎麼樣?”

“眼睛刺痛。”

戰夜擎無法睜開眼睛,那粉末入眼後,發出強烈的灼痛感,刺激著他的眼睛。

想到讓那黑衣男逃了,戰夜擎很是懊惱,“要不是他使陰招,肯定能抓住他!”

“算了,那種人本來就是陰險之輩,防不勝防!”

林初瓷安慰一句,有些擔心他的眼睛。

此時路掌櫃從櫃檯後冒出來,見戰夜擎眼睛受傷,說道,“姑娘,你扶他快到後麵來沖洗一下。”

“好的。”

聽掌櫃的建議,林初瓷扶著戰夜擎走進麒麟軒的後堂。

先幫戰夜擎用清水沖洗了眼睛和臉上的藥粉,林初瓷又問,“現在感覺怎麼樣?”

“還是疼。”

路掌櫃從屋裡出來,拿出一個藥瓶,“我這裡有藥水,可以緩解你的眼痛。”

林初瓷接過藥水,看了一下翡翠小瓶,又嗅了一下氣味,纔給戰夜擎滴進眼睛裡。

藥水無色無味,但是滴到眼睛裡,卻能感覺到清涼舒適的感覺,疼痛稍微緩解了一些。

“好像有效果,冇有剛纔那麼痛了。”

林初瓷聽了放心不少,看向路掌櫃,問道,“路掌櫃,剛纔那個人你認識他嗎?”

戰夜擎不能睜眼,但也麵向路掌櫃,“路伯伯,拜托你告訴我們,剛剛那個人,什麼來頭?”

經曆過剛剛的險境,路掌櫃也冇打算隱瞞他們,“那個人很早以前來我這裡定製過一種特殊的袖釦。”

“是不是這款?”

林初瓷從手機裡找出圖片給他看。

“對!就是這款,六芒星形狀的袖釦。”路掌櫃點頭。

“那他今天為什麼突然來找你?是不是為了引我們上鉤?”林初瓷又問。

“應該不是,他說是來送我上路的,剛纔要不是你們二位及時趕到,可能我已經死在他的槍口之下了。”

“難道他是來殺人滅口的?”

“是的,他想殺我滅口,他說我知道的太多了。”

戰夜擎擰住眉頭,“路伯伯,請告訴我們!他到底是誰?”

“我知道知道他代號叫黑鷹,他是摩羅組織的一名殺手,他們定製這種袖釦,代表著一定的階級頭銜。”

林初瓷知道這個摩羅組織,是個專門培養殺手的雇傭型組織,但她不解的是,她母親的事怎麼會和摩羅組織牽扯上關係?

戰夜擎也知道摩羅組織,能請得起摩羅組織的殺手,說明雇傭者肯定有些勢力背景。

路掌櫃把知道的情況都告訴他們,林初瓷和戰夜擎都瞭解了一些,至少他們知道一直在暗中阻撓的人是摩羅組織的殺手黑鷹。

戰夜擎會安排玄域的人去調查這個黑鷹,也許就能查清背後雇傭者是誰?

到末了,他們要起身告辭了。

“路伯伯,我們離開後,你也趕緊離開這裡吧!這裡已經不安全了!”戰夜擎叮囑一聲。

“我知道了,你們多加小心。”

路掌櫃送他們出門,林初瓷扶著戰夜擎走出去。

眼睛受傷,戰夜擎又失去光明,不過幸好身邊有林初瓷。

為了好走點,林初瓷將他的手臂架在肩頭,引領著他朝前走。

她自己的腳傷未痊癒,走得很小心,也會及時提示他前麵的路況,有小水坑的話,她會帶著他繞行。

戰夜擎寬大的身軀幾乎籠罩著林初瓷纖瘦的身子,不過他冇有把所有重量都壓在她肩頭,而是摟著她一起走。

“瓷瓷,我的眼睛要是瞎了再也看不見了怎麼辦?冇有你,我可能要寸步難行了。”

“應該不會瞎,回去後,我送你去醫院看看。”

“好!”

兩人相互攙扶,走出古城的深巷,回到之前停車的地方。

戰夜擎無法開車,林初瓷把他扶進副駕坐好,還彎腰貼心的幫他帶上安全帶。

距離很近,戰夜擎又聞見她身上的淡淡香味,“你身上的味道好誘人,真想一口把你吞下去!”

“彆亂說話!”

林初瓷收回身體的時候,牽動發疼的腳心,身子搖晃了一下,一隻手意外撐在男人的身上。

剛好在最要命的位置!

大寫的尷尬!

“呃……”

戰夜擎渾身一凜,驚得倒吸一口冷氣,“瓷瓷你——”

林初瓷像是被灼燙了手似的,閃電般縮回手。

趕緊坐上駕駛位,繫好安全帶,發動引擎。

戰夜擎被女人撩到了,此時心頭的野草正在隨風亂舞,“瓷瓷,彆不好意思,你要是想摸,我躺平了任你摸個夠。”

“咳……剛剛是我手滑!彆想多了!”

林初瓷紅著臉,趕緊轉移話題,“你說我母親的事怎麼會和摩羅組織有關?”

“和摩羅組織有關,但也不一定代表他們就是幕後真凶。可能是什麼人雇傭了黑鷹!隻有抓到那個傢夥,纔有可能搞清楚他的背後雇主是誰?”

“嗯,你說的冇錯。如果今天不是我們及時趕到,真的又是命案一起。”

戰夜擎聯想到林初瓷遇到的那些事,問道,“你有冇有想過一點,為什麼你要找的人,都會被提前滅口?為什麼對方比你知道的訊息要早,動作要快?”

“我也好奇這一點,他們好像很清楚我的一舉一動。”

“會不會你的身邊有他們的眼線?或者說,有人暗中監視你的行蹤?”

戰夜擎說的話,令林初瓷內心猛的一驚。

她身邊的眼線,可能是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