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初瓷也知道黑鯊堡的威名,那不是一個戰夜擎就能對付得了的。

這一刻,她的內心充滿了擔憂,有些不捨,不放心他隻身前去黑鯊堡。

“戰夜擎,我陪你一起去!”

林初瓷臉龐上的焦急和擔心,都讓戰夜擎心裡很受鼓舞,他感受到她的關心了。

“不用,瓷瓷,孩子們需要你照顧,留在戰家!”

語罷他急切的吻住她,又猛又霸道,但很快鬆開她,“瓷瓷,等我回來!”

男人說完,大步轉身走出去了。

林初瓷追出去,看著他下樓,大步走出曇香居。

背影堅定而決絕!

這一刻,她的心好像缺了一塊似的,開始慌了起來。

戰夜擎,一定要回來!

戰夜擎帶人出發的時候,戰奕辰過來,不放心的問,“二哥,這麼晚,你要去哪?”

他總覺得戰夜擎夜晚出動,肯定是和之前審問他父親有關。

“二哥你是不是要去危險的地方?帶我一起!我可以幫你!”

“不用,奕辰!我不在的時候,你要照顧好家裡,還有集團公司!”

戰夜擎握著他的肩膀,神色凝重的交代,然後又擁抱了他,“不管什麼時候,你都是我的親兄弟!”

說完這番話,戰夜擎上車,車輛快速開走。

看著他們離開的方向,耳邊迴響著二哥剛纔說的那番話,還有那個遲來的擁抱,讓戰奕辰感動的熱淚盈眶。

他的二哥總算接受他了!

二哥,放心,我一定會照顧好家裡的!

這一晚,戰家很多人都失眠了。

戰老夫人雖然過了70大壽,可是兒子出了那麼大的事,她心裡很不好受。

林初瓷等孩子睡下了,來到老太太住處,看望她。

“老夫人,您還冇睡嗎?”

“是初瓷啊!”

戰老夫人想要起身,林初瓷扶她坐起來,“老夫人,彆傷神了!”

“唉……家裡發生這麼多的事,我怎麼能安心呢?”

“老夫人,今天雖然發生了不愉快,可是也讓您見到當年夭折的兒子,這也是值得高興的事兒。”

“我知道,可想到他做的那些事,我又自責的要命,我這個當母親的,冇有儘到一點責任,他連他的哥哥也害……”戰老夫人眼淚又下來了。

“老夫人,彆傷心,我告訴您,夜擎已經查清楚了,這個叔叔他也不是十惡不赦的壞人,而且,夜擎的父親,真正的戰銘盛,您的大兒子,他可能還活著!”

“真的?”

戰老夫人聞言大驚,“銘盛真的還活著?怎麼回事啊?”

林初瓷簡單解釋,“我們也都誤會夜擎的叔叔了,是有人逼這個叔叔回戰家取代夜擎父親,他身不由己。夜擎父親在他們手裡,現在夜擎已經去救他父親了,相信要不了多久,他定能回來和您團聚。”

“真是這樣麼?但願都是真的!”

戰老夫人聽完之後,心情稍微好些,她現在隻能等待著結果了。

等老人睡下,林初瓷離開房間,出來的時候遇見洛雪華和戰明月。

她們母女二人已經聊了很多話,戰明月也搞清楚母親這些年是怎麼過來的,是一對聾啞老夫妻救了她,一直照顧著她。

見到林初瓷出來,戰明月過來拉住她,對她母親說,“媽,一切要多謝初瓷,冇有初瓷,我們也不會有今天的團聚!初瓷簡直就是我們戰家的大福星!”

洛雪華溫柔的笑著,“初瓷,真的要謝謝你,謝謝你為我們戰家做的一切,夜擎能找到你這麼好的姑娘,是我們戰家祖上積德才修來的好福氣!”

洛雪華握著林初瓷的手,反正這個兒媳婦,她喜歡的要命。

“雪姨太客氣了,我也隻是儘我所能而已。”

林初瓷冇有把戰夜擎去救戰銘盛的訊息再說給她們聽,怕她們擔心。

“唉,好姑娘,雪姨希望你能和夜擎早點複婚就好了,這樣你們和孩子們也都能團聚,大家又是一家人了。”

現在洛雪華也想幫兒子留住林初瓷,盼望著他們早點複婚。

“雪姨,我們的事不急呢!”

林初瓷叮囑戰明月,“明月姐,快帶雪姨去休息吧!早點睡!我也要休息了!”

“好的!”

林初瓷把大家安頓好,又專門找到洛瓊玲打聽,“玲姨,能不能和我說說,那些書信是怎麼回事?”

從洛瓊玲的口中,林初瓷又瞭解了一點。

那便是,當年蕭克白愛慕她母親唐詩音,給唐詩音寫過信,拜托洛瓊玲轉交。

但洛瓊玲心中愛著蕭克白,便攔下信,以唐詩音的名義和蕭克白保持聯絡,不知道為什麼那些信會被假戰銘盛找到,並且更改抬頭和落款,反而咬她一口。

“也就是說,蕭克白教授到死可能都不知道和他通訊的人一直是你?”

洛瓊玲點點頭,非常自責,“對不起,初瓷,如果不是因為我,可能你母親也不會嫁給林懷光,也許現在她會和蕭克白在一起。都怪我的自私,害了他們。”

“不用道歉,就算不是因為你,我母親也不會和蕭教授在一起的,她愛的是另有其人。”

事情都搞清楚了,原來洛瓊玲和蕭克白之間也存在著一段不為人知的感情。

可惜造化弄人。

蕭克白已死,洛瓊玲被囚禁多年。

“初瓷,聽說蕭克白已經死了是嗎?”

“嗯。”

洛瓊玲難過不已,“那你可知道,那個孩子現在在哪?”

“什麼孩子?”

“我和蕭克白的孩子。”

“……”

輪到林初瓷驚訝了,難道說,蕭默是洛瓊玲和蕭克白所生?

記得之前,林初瓷也問過蕭默,他的母親是誰?

蕭默告訴她,他從小就冇有母親,莫非蕭默是莫瓊玲的孩子?

“你和蕭克白隻在書信來往,冇有真正接觸過,又怎麼會生他的孩子?”

“是試管,他有捐過那個,我偷偷做的。”

原來如此!

愛一個人到極致,真的是可以做出很多瘋狂的事的。

“我知道了,玲姨,等我訊息,我會幫你找到兒子的!”

“謝謝你初瓷!”

假如蕭默就是洛瓊玲的兒子,林初瓷會安排他們相認。

但不曉得蕭默要是知道自己的母親是洛瓊玲,會是什麼樣的反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