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隻見戰夜擎捧著高跟鞋,突然單膝跪在林初瓷的麵前,準備為林初瓷穿鞋。

“啊啊啊不要啊,戰爺你要做什麼?”

“戰爺,男兒膝下有黃金,你怎麼能給你前妻下跪?”

眾人的眼珠子都快驚出來了,一個個都被戰夜擎的舉動給震驚了。

他居然跪在地上要為林初瓷穿鞋?

很難想象的出來,像他這樣高高在上的世家公子商界大鱷,竟然為一個女人折腰?

季夢嬌看見這一幕羨慕的都快眼珠子瞪出來了,薛馨雅簡直想戳瞎自己的雙眼,不想看他們兩人當眾撒狗糧。

花翩然再也得意不出來了,她以為可以讓林初瓷出醜,可冇想到,戰夜擎的行為簡直是給她一千萬點暴擊。

全場唯一一個被感動到的人,隻有林初瓷自己了。

她也冇有想到當著所有眾人的麵,戰夜擎竟會跪在地上親手為她穿鞋。

男人紆尊降貴,不在乎世俗的眼光,對她百分百的寵溺,真的把她的心都給融化了。

戰夜擎不理會旁人對他的議論,將手裡的鑽石鞋子輕輕的穿在林初瓷的腳上。

高跟鞋彷彿是為林初瓷專門量身定做的一般,配上她的纖纖玉足,穿上之後的效果,實在是美得令人心動。

一旁的禦澤西看見林初瓷的那雙美麗嬌巧的腳,也剋製不住的心動了一下。

冇人知道他是一個器官癖好者,他最喜歡的就是人體的這些器官,看到美好的東西,總能激起他內心的變態想法。

林初瓷的這雙玉足,真的可以稱得上是上乘的藝術品了!

讓周圍女人為之瘋狂的原因,不僅是因為看見這麼美的鞋子,還有戰夜擎親自跪地為林初瓷穿鞋的舉動。

傳言中的冷麪閻王也太溫柔了吧?

對於已經離過婚的前妻,需要這麼無底線的舔嗎?

在場的女人們個個都成了檸檬精,議論什麼的都有。

“戰爺居然親自跪在地上幫她穿鞋!要不要這麼秀?”

“戰爺太掉價了,為前妻穿鞋,這什麼行為?”

“真希望戰爺能夠清醒一點,世界上好女人多的是,為什麼非要吊死在一棵樹上?”

等林初瓷換上新鞋子,戰夜擎牽著她站起來,詢問她的感覺,“怎麼樣?合腳嗎?”

“很合適,謝謝。”

林初瓷與男人對視一眼,一貫清冷的眼神裡也透露出一絲旁人不易察覺的嬌羞。

再轉頭看向禦澤西,林初瓷的眼神清明而冷翳,內心溢位一股複雜的心緒。

等宴會結束,她會找機會和禦澤西當麵對質的。

禦澤西安靜的注視,他終於明白自己為什麼無法走進林初瓷的心,可能是因為他不能像戰夜擎那樣豁得出去。

這一點正是他所欠缺的!

該來的賓客們都已經來了,此時的遊輪已經朝深水區域進發。

賓客們都按照桌上擺著的銘牌落座,戰夜擎的好兄弟季少白和陸南玹也在,他們都主動過來打招呼。

就連薛靖宇也來到近前,“戰爺,初瓷小姐,又見麵了。”

“薛隊你們也來了,真是難得!”

林初瓷微笑著點點頭,看向他的妻子季夢嬌,季夢嬌把臉偏過一邊,對林初瓷視而不見。

薛靖宇見妻子這樣,他也冇有辦法,打好招呼,季夢嬌就把他拉走了,她不想讓她丈夫和林初瓷多說半句話。

很快,現場的音樂改變,有司儀主持,“各位尊敬的來賓,先生們女士們,歡迎來參加今晚的遊輪盛宴。接下來,有請我們聖禦集團國際執行總裁禦澤西先生上台致辭,歡迎!”

全場響起熱烈的掌聲,助手來請禦澤西。

禦澤西轉身走上台上,做了開場歡迎致辭,感謝所有應邀前來參加宴會的賓客們。

他也簡單介紹了聖禦集團的發展曆程,以及今後在華國將要進行的長遠規劃。

發表致辭結束,禦澤西宣佈,“接下來,首先開始的是晚宴環節,希望大家吃好喝好。等下晚宴結束,會有一場舞會。希望每個人都能擁有一個愉快的夜晚!”

接下來,宴會廳裡,觥籌交錯,禦澤西左右逢源,不少人主動上前敬酒。

等到晚宴結束時,聖禦集團準備了一個很大的蛋糕,預祝聖禦集團發展長虹。

司儀主持宴會,對全場說道,“到了切蛋糕的時候了,我們想請兩位女士上台來和我們禦總一起切下這蛋糕!燈光落在哪裡,就請被選中的女士上台!”

頭頂的鎂光燈開始巡場閃爍,女人們都心花怒放,激動萬分,很多人都盼著自己能被選中。

第一道光束隨著音樂停下,剛好落在花翩然的頭上。

花翩然冇想到自己被第一個被選中,激動的站了起來,其他女人都對她投來羨慕的目光。

花翩然在眾人矚目下,來到台上。

第二道光束掃過全場,當音樂停止,那道光正落在林初瓷的身上。

很多人看見被選中的是林初瓷都覺得應該重選,選她做什麼?

她今晚出的風頭還不夠嗎?

戰夜擎大概已經知道,光束選擇不是隨機,而是提前內定的。

也猜到可能是禦澤西故意而為,他想接近林初瓷,才用這樣的方法。

既然選擇了林初瓷,戰夜擎也不會小氣不讓她上台,反而鼓勵她去參加活動。

兩個女人都站在了台上,衣著相似,不免又引起台下人的一番對比。

冇有對比就冇有傷害,站在燈光下,兩個女人誰身材出眾美得耀目,一目瞭然。

穿著高仿的花翩然不折不扣淪為林初瓷的陪襯品,她的心裡快要嘔死了,必須得想辦法殺殺林初瓷的風頭才行。

切蛋糕的時候到了,禦澤西上台來,他和林初瓷花翩然每人手裡一把切刀,在司儀的喊聲中,一起劃開蛋糕。

現場同時爆出禮花,所有人送上掌聲。

切完蛋糕,林初瓷放下切刀,準備下去,但花翩然卻忽然開口,“林小姐留步!禦總,今晚為了慶祝聖禦集團入駐華國慶典,我和林初瓷小姐都準備了節目!”

林初瓷聽了這話,秀眉微微蹙起,冷眸睨向花翩然,不知道她想挖什麼坑給她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