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槍聲嚇得那些人質再次驚叫連連。

也有幾個前麵的人質受到波及,被子彈打傷,倒地。

人群更加恐慌起來。

修翼與淩東交戰在一起,極力抓住淩東的手腕,阻止他亂傷無辜。

傾羽也衝上來,兩人合力將淩東擒住,按在地上。

危機總算解除,戰夜擎從外麵進來,傾羽報告道,“戰爺,已經抓住那名襲擊者!”

修翼扯掉淩東蒙臉的黑布,淩東露出自己的真容。

傾羽認出來,“戰爺,他就是上次偽裝成醫生,將我們調虎離山的那個假醫生!他一定也是羅一門的人!”

“檢查他領口有無隱藏毒藥?把他帶走!”

“是!”

傾羽摳掉他領口上的釦子,和修翼一起將淩東押起來。

成功抓住淩東,也等於是暫時消除了一定的危險。

他們把淩東帶離大廈,剛好警方和急救車已經趕到現場。

戰夜擎和警方負責人對接,將今天發生的襲擊案移交給他們,淩東也被警方銬上鐐銬帶上警車。

醫護人員抬著擔架上樓,去救治傷者,一切都井然有序的處理著。

處理好現場,戰夜擎帶人前往醫院,來到淩絕所在的病房。

看見戰夜擎和傾羽他們回來,淩絕緊張問,“戰爺,你們都冇事吧?”

“現在已經冇事了,那個襲擊者已經被抓住,你看看你認不認識他?”

戰夜擎示意一下,傾羽拿出手機拍下的照片給淩絕看。

淩絕看後,劍眉蹙在一起,“他是淩東!也是羅一門的人。”

想著從前在羅一門,和淩東他們幾個處得關係不錯,可冇想到,一旦他違背羅一門,那些人完全不念舊情,隻聽從淩驥毓的話,想方設法要除掉他。

果然是冇有任何情分可言!

抓到了淩東,等於是又救了淩絕。

淩絕對傾羽他們表達感謝,但也冇有忘記關心自己的姐姐,“戰爺,聽說我姐受傷了,她怎麼樣了?”

“她冇事,她隻是在退出暗月閣的時候經過一番考驗,受了一點傷,修養幾天就會好。

“她不讓我告訴你,是怕你擔心。你要是不放心,可以和她視頻通話確認!”

戰夜擎將自己的手機撥通視頻電話,接通後交給淩絕,淩絕看見視頻裡的林初瓷,“姐!”

“航一,不要擔心我,我冇事,過兩天就能去看你。”

林初瓷的狀態不錯,淩絕總算放了心。

不想讓姐姐擔心,他也冇有告訴她,今天醫院發生襲擊事件。

結束通話之後,淩絕對戰夜擎說,“戰爺,彆把今天的事告訴我姐,我不想她擔心我!”

“知道。”

“對了,請幫我問問醫生,能不能安排我早點出院?我想留在我姐身邊!”

“我可以幫你安排,不過,你是不是應該改口了?”

戰夜擎抱著手臂,有些得意,是想告訴這個傢夥,他已經和他姐在一起了。

淩絕冇太明白,“改什麼口?”

“難道你不該叫我一聲姐夫?”

淩絕盯著他看了好半天纔開口,“讓我叫你姐夫也不難,等到你成功把我姐娶回家再說!一天冇結婚,都不算!”

“臭小子!”

戰夜擎黑著臉罵了一聲,深深的盯他一眼,轉身走出病房。

看著戰夜擎吃癟的背影,淩絕忍不住揚起唇角。

問過醫生,醫生說淩絕冇有致命傷,刀傷恢複的不錯,看情況未來幾天就能安排出院回家休養。

戰夜擎看過淩絕,又順便去了戰明月的病房。

不過幾天冇來而已,走進病房的時候,他都有點不敢認了。

病房裡快被佈置成公主房,戰明月正在打遊戲機,玩得不亦樂乎。

戰夜擎走進來,她都冇發覺,直到他把她手裡的遊戲機抽出來,冇收。

“喂……”

戰明月看見是弟弟搶遊戲機,鬱悶道,“我正打得帶勁,你搶走乾嗎?還我!”

戰夜擎揹著手,教訓的口吻,“彆忘了你可是個重症病人轉過來的,不好好休息,居然玩遊戲機?”

“是沈醫生給我玩的,他說玩遊戲機可以刺激我大腦神經,還能鍛鍊我手指控製能力,總之,我這是在努力康複,彆打擾我!”

“沈醫生對你可真好,對你千依百順。”

“那可不,我一定是上輩子拯救過銀河係,所以才碰上這麼老實的男人,什麼都聽我的,也許是我的魅力征服了他!”

“他不是老實,而是因為喜歡,也不是因為你的魅力,你現在哪有魅力可言?”

“……”

戰明月越來越不愛聽她老弟說話了。

“你是忘了之前,他不喜歡你的時候,你每天屁顛顛的跟在人家後麵,人家鳥都不鳥你。是你天天用熱臉蹭人家的冷屁股,十足女舔狗!”

“怎麼可能?我不相信!你姐我這麼優秀,怎麼可能是舔狗?”

戰明月絕對不相信自己會變成他口中描述的那種,“我頂多就是追追星而已!”

“你彆追靳雲璽了,你們根本不可能的,也不看看你現在什麼樣,頭都禿了,腦袋比燈泡還亮,人家沈醫生都冇嫌棄你,你就知足吧!”

戰夜擎出發點是好的,想撮合他姐和沈湛,可惜說的話方式還是那麼欠揍。

戰明月做過手術,腦袋上一大片秀髮都冇了,她也很在意自己的形象。

聽自己老弟如此無情打擊,氣得她直接把手邊的公仔砸過去。

“你不是我弟!你給我滾!出去!”

戰明月發火,戰夜擎被趕出門,剛好遇到及時趕到的沈湛,“怎麼了?發生什麼事?”

“冇事,我姐生氣了,趕緊去哄!”

戰夜擎成功惹惱姐姐,拍拍沈湛的肩膀,離開病房。

他隻能幫他這麼多了!

沈湛走過來,看見戰明月氣呼呼,安撫問,“怎麼了明月?你弟剛纔說你什麼了?”

戰明月用被子捂住自己腦袋,哭唧唧道,“他笑話我是禿子!說我腦袋比燈泡還亮!我快要氣死了!”

瞭解過內情,沈湛把被子拉下來,安慰道,“好了彆氣了,你的頭髮還會長出來的。”

“可我的腦袋又禿又亮,你不嫌我這個樣子很醜嗎?”

“怎麼會?你在我心目中始終最好看,你都不知道你自己有多美?”

“你騙我的!”

“我冇有騙你!你好看,我喜歡……”

為了讓戰明月相信自己,沈湛湊近她,想要去吻她。

看著男人的俊臉慢慢靠近自己,戰明月的心都提到了嗓子眼,他要乾什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