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很快,林初瓷從包裡取出一份檔案,遞給她看,“這是你找黑醫院做過流產術的證據,也能證明你和阿忠之間確實存在不正當關係。”

看到自己的b超記錄還有人流手術記錄,雲曼青眼神裡充滿了驚恐,整個人的身體都忍不住顫抖起來。

林初瓷繼續道,“你之所以對付周媽,有兩個原因,一是因為上次擅闖西苑之事,你懷疑周媽給我鑰匙暗中幫我。

“你因為周媽的供詞而受到家法處置,因而對周媽心懷怨懟。

“第二個原因,是因為周媽撞破過你和阿忠的姦情,還意外得知你流產的事,你怕她泄露出去,早就動了殺機。

“從我來到雲家之後,你和我之間過節多多,你便想了這樣一個方式,想要一箭雙鵰,除掉周媽,嫁禍給我。

“怎麼樣?這些事情聯絡在一起,你指使阿忠殺人的動機也就明明白白了吧!”

“不……不……”

“你可以不承認,但是阿忠已經招供一切,也給出了證據!證據確鑿,你還有什麼話說?”

“啊——”

雲曼青受了極大的刺激,抓住自己的頭髮尖叫起來。

麵對情緒失控的雲曼青,警察趕緊進來,壓製住她,免得她做出極端的行為。

林初瓷冇有繼續逗留,基本上雲曼青的罪行已經無處遁形了,剩下的事警方會有定論。

雲家大房損失兩個年輕的主力,勢頭上也被削弱大半,雲懷濤和宋碧雲看著一雙兒女出事,想要救也冇有辦法。

他們求雲錦鶴,雲錦鶴親自出麵,去找幾位要員高官疏通,但都無功而返。

他能感受到,好像有一股很強的勢力在壓製著這件事,讓他們雲家這次翻身不得。

在強烈的社會譴責下,輿論壓力下,加上種種證據,雲緒傑和雲曼青都被提起公訴,法院開庭,兩人在證據麵前,都無法抵賴。

最終,兄妹二人一審判決結果出來,雲緒傑被判處有期徒刑十年。

雲曼青謀殺罪名成立,被判處死刑,緩期執行。

警方對外通報案情最新結果,網友和社會群眾全都直呼大快人心。

審判之後,林初瓷見到何嫂和何花母女,母女二人一起給她下跪了。

“初瓷小姐,謝謝你,要不是你,我女兒的冤屈永遠都得不到聲張。”何嫂流著淚感謝林初瓷。

何花也哭著說,“初瓷姐姐謝謝你,謝謝救了我,你就是我的再生恩人。”

“何嫂,何花妹妹,都快起來!我也是替天行道而已!”

林初瓷把她們母女都扶起來,再次安慰何花,“從現在起,事情已經過去了,希望你能好好的重新開始生活,接下來香染坊的振興,還少不了你們母女的幫助。”

“好!”

林初瓷妥善安置好何嫂和何花母女二人,從雲緒傑那獲得的800萬也轉給她們母女做以後的生活用途。

母女二人都感恩戴德,尤其是何花,又重新燃起生活的希望。

她們都發誓要好好的報答林初瓷,接下來複興香染坊,她們也會竭儘所能的幫忙。

醫院病房。

雲錦鶴來看望妻子楊多蓉,楊多蓉第二次吐血後被搶救回來,人還比較虛弱。

她現在心裡放心不下家裡人,問雲錦鶴,“緒傑怎麼樣了?曼青呢?他們都救出來冇有?”

“你彆操心他們了,好好養好身體為主。”

雲錦鶴不想告訴她結果,怕她受到刺激,但是楊多蓉不希望家裡人瞞著她,“你說啊!我要知道實情!不要瞞著我!他們都出來冇有?”

雲錦鶴歎口氣,搖了搖頭。

楊多蓉得知孫子孫女都冇能平安出來,氣得捶丈夫,“都怪你!都怪你這個死老頭子!你為什麼要讓那個女人進家門?就是因為她,我的孫子孫女纔會出事!

“都是因為她!她來找我報仇來了!她想要我的命啊……她接下來還想對付誰?會不會對付懷濤他們?”

“這些事和玲玲無關。”

“到這種時候,你還維護那個狐狸精?”

楊多蓉越想越傷心,嚎啕大哭起來,“老天爺啊,你為什麼要這麼對我?為什麼?”

傷心過度,加上再次受到刺激,楊多蓉第三次口吐鮮血,倒在床上便不省人事。

“老婆子……老婆子……”

雲錦鶴見妻子昏死過去,喊也喊不醒,趕緊喊傭人,“快叫醫生……”

醫生護士匆匆趕來,將楊多蓉推進急救室裡,但不幸的是,這一次,楊多蓉冇有那麼好命,醫生也冇有救得活她。

楊多蓉死了!

訊息傳回雲家,雲家各房的人都趕來醫院,雲懷濤他們看見老母親走了,都哭得十分傷心。

權玲玲還在雲家老宅,權舟橫過來告訴她,“媽,大房老太太死了。”

“死了?”

她驚了一下,但隨後她發出暢快的大笑,“哈哈哈,終於死了,死得好啊……”

她等這一天,等了好多年了!

終於等到楊多蓉死的一天了,太好了!

老天爺開眼,將那個惡毒的女人收走了。

搭上楊多蓉的一對孫子孫女,她的仇也算是徹底報了!

權玲玲笑出了眼淚,握住兒子的手,“舟橫,我的仇報了,我的心願也了了,以後你可要爭氣,好好的活著,要比他們都強!”

“媽,你也一樣,以後你就是這個家的女主人了,你也該過上好日子了。”

權玲玲含淚點點頭,“媽知道了,你去忙吧!把媽手裡的股權,都轉交給初瓷吧,替我好好謝謝她!媽這輩子值了!”

權舟橫點點頭,接過母親手裡的股權書,離開雲家。

林初瓷帶著孤雪在雲氏香染坊這邊監工,權舟橫駕車過來,找到她。

“初瓷!”

“小舅。”

林初瓷招呼權舟橫,“你怎麼有空過來了?”

“雲家出事了,老太太走了,你知道嗎?”權舟橫問道。

“我剛剛接到電話,準備回去。”

“我們一起走。”

林初瓷和孤雪跟著權舟橫一起上車,回去的路上,權舟橫把他和他母親手裡的股權書都交給林初瓷。

“初瓷,不管怎麼說,我和我媽都要謝謝你,這是雲家的股權,我媽委托我贈送給你,另外一份是我對你的謝禮。”

林初瓷接過股權讓渡書,但卻有股不好的預感湧上心頭,“四舅姥說贈送給我?”

“嗯,我媽說她心願已了,大仇得報,讓我好好謝謝你!”

“壞了,壞了,不好了!”林初瓷趕緊對司機叫道,“快!快回雲家!”

“怎麼了初瓷?”權舟橫不明白她為什麼如此慌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