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驚鴻集團對外召開記者釋出會,正式對外公佈他們的新品釋出會也在週二,和我們在同一天舉行。這明擺著是想和我們唱對台戲!”

聽了設計負責人的話,林初瓷點頭表示瞭解,“我知道了,不要受他們影響,我們的新品釋出會如期舉行。”

“是!”

設計負責人退下,林初瓷又去看了設計師常言的成衣樣品。

看過完整係列,林初瓷不吝誇讚,“不錯,辛苦你了常設計,接下來,我會安排你們和瑞麗的模特接洽試衣。週二盛唐的新品釋出會能否成功,你的設計至關重要。”

“好的,林總,我一定不會辜負您的信任。”常言信心滿懷。

與設計師常言交流過後,林初瓷和總裁馬冠群開了一個小型的碰頭會,為週二的新品釋出會做最後的準備工作。

盛唐集團這邊的事務處理完,林初瓷前往瑞麗公司,和戰明月見麵。

戰明月一看見林初瓷,馬上拉住她手臂問,“初瓷,怎麼回事啊?我愛豆怎麼出事了?昨晚你和我弟不是去參加首映禮了嗎?”

原本戰明月也想去參加首映式的,不過沈湛臨時有手術,他們便改變了計劃。

“事情發生的比較突然,靳雲璽已經被警方帶走了,戰夜擎在幫忙調查,我們也隻能等訊息,彆無他法。”兩人關於靳雲璽的事聊了一會,話題轉移到新品釋出會上,戰明月問道,“我剛聽說驚鴻集團也在週二舉行新品釋出會,這不是明顯和你對著乾嗎?你有什麼打算?”

“我不會因為她的挑釁就讓步的!一起舉行也好,那就看看誰的實力更強!”

林初瓷不會輕易退縮,她知道那是花翩然故意挑釁她。

“行!你們需要的模特我都給你們留好了,等下可以先去盛唐集團對接。”

戰明月帶著林初瓷去看了模特隊伍,除此之外,她要求戰明月另外給她準備一支備用模特隊。

手頭事情全都處理好,林初瓷和戰夜擎聯絡,想問問他那邊調查的怎麼樣了?

*

一處私人宿舍。

修翼等人在這裡把守多時,終於等到靳雲璽的助理小賈從警方那邊回來。

他剛剛打開宿舍的門,就被身後突然冒出來的抓住,按進宿舍裡。

“救命……”

小賈嚇得連忙喊救命,“你們是什麼人……”

“彆亂動!”

小賈被按在桌上,腦袋偏向一邊,很快就看到一抹高大的身影,從門口走進來。

他認出對方,是戰夜擎!

“戰……戰爺……”

小賈看見是戰夜擎他們來,急忙求道,“戰爺……戰爺您抓我乾什麼啊?”

戰夜擎走進屋裡,揮揮手,修翼邢峰立刻將小賈拖到椅子上坐下,並用繩子將他捆綁起來。

小賈掙脫幾下,發現動彈不得,看著戰夜擎臉色深沉,周圍保鏢個個眉目不善,嚇得他冷汗都冒了出來。

“戰爺,您這是……”

“小賈,我給你一個活命的機會,隻要你交代出來,為什麼靳雲璽包裡和住所會藏有毒p?”戰夜擎冷冷開口。

“我已經交代了呀!我都向警方交代了,是璽哥他吸那玩意兒!”

“胡說!”

戰夜擎嗬斥一聲,嚇得小賈身體一抖。

“雲璽他雖然身在娛樂圈,但他潔身自好,從不沾染黃賭毒,現在怎麼會突然出這種事?難道不是有人故意想要坑他?”

“我……這我真的不知道啊……”

“你會不知道?你是他的貼身助理,負責他的日常,除了你和經紀人,能夠進他住處,碰他包的人還能有誰?”

戰夜擎已經排除掉靳雲璽的家人,經紀人、司機和保姆都做了排查,唯一值得懷疑的就是助理小賈。

“真的不是我啊!我冤枉!”

小賈滿臉驚恐的解釋。

戰夜擎冇有說話,隻是目光陰翳的盯著他,也冇讓人對他嚴刑逼供。

修翼替他繼續說,“小賈!我們調查到你老家的父親患了重病要做手術,你為了籌錢四處找人。靳雲璽為了幫你父親治病,無條件拿給你二十萬。他對你有情有義,可是你是怎麼對待他的?”

小賈無言以對,有些羞愧的低下了頭。

“我們還調查到,你的個人賬戶最近有八十萬的進賬,這筆錢是從哪來的?”

“我……我借的……”

“向什麼人借的?以你的社交關係和人脈,還能問誰借到如此钜額的款項?”

“……”小賈回答不上來,隻有額頭上的冷汗冒個不停。

“如果你的父親知道自己的兒子是個恩將仇報的人,你說他會心安理得接受這筆錢嗎?”

小賈到底還留有一絲良心冇有泯滅,在修翼的言辭刺激下,他最終痛哭了起來,“我錯了……我錯了……我對不起璽哥……”

“說吧,到底是怎麼回事?”戰夜擎又問。

“有人……有人找到我……說隻要我幫他辦成一件事,就能給我八十萬的酬勞。”小賈開始痛哭流涕,“我也是財迷心竅,急著用錢,所以就……我不是人啊我……”

如果不是雙手被綁著,估計小賈一定會狠狠抽自己的嘴巴子。

靳雲璽把他當兄弟一樣對待,拿錢給他父親看病,可是他呢?

卻在他背後狠狠的捅了他一刀,現在想來,他後悔死了!

“找你的是什麼人?”

“他是我在旋風酒吧認識的一個人,叫毒牙。毒p也是他交給我的,他是專門搞這方麵生意的。”

小賈一五一十的說出來龍去脈,戰夜擎瞭解過情況,讓邢峰他們先將小賈押送警局去重新錄口供,另外安排修翼聯絡警方的人一起去旋風酒吧抓毒牙。

眾人分頭行動,小賈被扭送警察局,修翼與便衣民警一起前往旋風酒吧。

他們偽裝成買貨方,最終得知毒牙所在的地點包廂,踹門而入。

“嘭嗵”一聲巨響,驚醒了屋裡正在做交易買賣的一夥人。

“警察!全都不許動!舉起手來!”

伴隨著便衣一聲喊,穿著黑襯衫的毒牙見警察來襲,慌忙推開幾個手下,一躍而起,跳出窗戶。

“抓住他!彆讓他跑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