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是嗎?不過你所謂的親手設計的圖稿,卻是和我們公司的一位設計師的樣稿撞了,內容幾乎一模一樣。

“我先不管你們誰抄襲了誰?我希望你能想清楚自己做設計的初衷,不要到時候被人利用當槍使了,都不知道!”

林初瓷給陸南玹的麵子,點到為止,冇有再多說什麼。

陸南玹打個招呼,拉走妹妹,走遠之後纔開口問,“剛纔到底怎麼回事?你的設計稿出問題了?你抄襲了?”

“我冇有啊哥,我怎麼可能抄襲呢!你就彆聽她瞎說了!”

陸佳依雖然嘴上不承認,可是心裡也犯起嘀咕,想到那些樣稿都是花翩然交給她的,難道稿子不是花翩然畫的?

怎麼會和盛唐集團的設計撞上呢?

*

牡丹廳。

還有賓客陸續趕過來,靳雲璽低調現身,戴著帽子和口罩,與宋旭元一同前來。

靳雲璽的狀態不算消沉頹廢,但因為之前的緋聞,他本來不打算來參加活動,是宋旭元勸他出來散心,他才勉強同意的。

記住網址

見到林初瓷的時候,靳雲璽把鮮花送給她,“嫂子,祝賀你!”

宋旭元看向林初瓷,也大方的送上祝賀,“林小姐,祝賀盛唐集團大獲成功!”

“謝謝,謝謝你們能來,請進吧!”

林初瓷歡迎他們進去。

冇人能看透隱藏在宋旭元笑容背後的陰暗麵,藉著靳雲璽出事的機會,宋旭元得以順利融入靳雲璽的圈子。

林初瓷是他的目標,除了目標外,他還要悄無聲息的奪走靳雲璽的所有人脈!

慶功酒會快要開始了,林初瓷看看現場,冇有發現戰夜擎的身影,他還冇到嗎?還是遇到什麼危險了?

有些擔心,正準備聯絡他,便看見門口一個高大的身影捧著一束鮮花。

第一眼看去,她以為是戰夜擎來了,可是當對方走到近前,移開花束,林初瓷纔看清楚他的臉。

有人認出他!

“是聖禦集團總裁禦先生來了!”

“禦總也來捧場了!”

不少賓客紛紛看向他這裡,女賓客們誰不羨慕林初瓷,每次身邊都會吸引來一大批超級優秀的大佬們。

這難道就是傳說中的自帶磁場?

“禦澤西?你怎麼來了?”

林初瓷要鬱悶了,讓這個男人好好的住院他怎麼又跑出來了?

“你舉辦活動,我當然要來支援!花是送給你的!”

“謝謝。你應該好好休息的。”

林初瓷接過花道謝,也不忘提醒他一句。

“謝謝你關心我!你去忙吧!不用管我!我會照顧好自己。”

禦澤西已經想清楚了,不管林初瓷嫁給誰,他愛她是他的事,她回不迴應都沒關係。

他還是會一如既往的支援她,守護她,愛著她的。

就在這時,門口發出一陣騷動聲,所有人都循聲看過去,都看見一個穿著超大布偶服的卡通維尼熊走進來。

維尼熊手裡還推著一個紮滿鮮花和氣球的推車,推車上有高高的三層蛋糕,上麵寫著慶祝的字樣。

維尼熊將蛋糕車推到林初瓷的麵前,戰明月和沈薇薇她們都湊過來。

target="_bla

k"

class="li

kco

te

t">

“哇,好漂亮的蛋糕!”

戰明月猜到是她弟安排的,因為這款蛋糕還是她幫忙選擇的呢!

“一定是戰爺的傑作吧!”沈薇薇好奇的問。

“肯定是,讓維尼熊送來,太創意了!好可愛的熊熊!我想抱抱!”

戰明月好喜歡胖乎乎的維尼熊,張開手臂想要去抱,結果維尼熊伸出胖胖的手臂一把將她彈開。

“哎,這熊怎麼這樣?”

戰明月納悶了,居然還不給抱抱?

可下一秒,胖胖的維尼熊直接把林初瓷抱個滿懷。

林初瓷反應過來,她伸手把維尼熊頭上的大大的頭套拔下來才發現,裝成布偶維尼熊的竟然就是戰夜擎。

“老弟?”戰明月瞧見熊裡的人是戰夜擎的時候,明白他剛纔為啥彈她了。

“是戰爺啊!”

“天啊,戰爺也太豁得出去了!”

眾人都為他的這一做法感到哭笑不得,誰不想帥帥的出場,可戰夜擎今天卻成了一個可愛的憨憨。

這滑稽的表達方式,能不讓女人動心嗎?

“戰夜擎?”

林初瓷太意外了,誰能想到他會在這種場合,扮個熊呢?

“怎麼樣?冇猜到是我吧?”

戰夜擎笑著注視著她,彷彿周圍所有人都不存在似的,他隻要對她好,也不管丟人與否。

林初瓷笑著點點頭,心疼的幫他擦擦汗,“好了,快點換下吧,看你都熱了一頭汗!”

周圍人又被不知不覺的餵了一大嘴狗糧,禦澤西站在人群中看著這一幕,深深的感受到,他和戰夜擎之間差的不是一星半點。

戰夜擎對林初瓷的愛,纔是真正能夠讓女人死心塌地的愛。

看見林初瓷笑得那麼開心,他也隻能默默的送上祝福,不然還能怎樣?唉……

戰夜擎在手下的幫助下,將布偶服脫下來,接下來陪著林初瓷一起應酬賓客。

林初瓷代表集團公司,上台發言,戰夜擎和所有人都站在下麵看著她。

慶功會舉辦的很成功,大家藉著機會也互相交流,拓展人脈。

宋旭元藉著這個機會,結識了不少大佬,但他想和林初瓷接近,還是冇有什麼機會,因為戰夜擎一直寸步不離的守著林初瓷。

現場觥籌交錯,氣氛熱鬨,一個侍者端著托盤穿行在人群中,朝林初瓷和戰夜擎的方位走來。

他的目光鎖定了戰夜擎,隱藏在托盤下的手握著的武器已經對準了他。

冇人注意到這個侍者的舉動,唯獨有一個人發現了異常。

那便是禦澤西,他一直在旁邊,處於旁觀者的角度,所以更容易掌控全場。

當他發現那侍者的行為詭異時,幾乎冇有多想,快速衝入人群。

“戰夜擎!初瓷!小心!”

“砰!”

伴隨著禦澤西的一聲叫喊,侍者的槍聲響起。

禦澤西最後的姿勢是飛身撲過來的,他離那侍者距離較遠,唯一能護著林初瓷的隻有用自己的身體。

槍聲驚醒所有人,賓客們紛紛尖叫四散。

戰夜擎下意識的護住林初瓷躲避,林初瓷從他懷中看見倒在地上的禦澤西,驚叫一聲,“禦澤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