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因為祁婉兒找麻煩,導致店裡進來的兩波顧客都圍過來看熱鬨。

她還唯恐天下不亂,對店裡的顧客介紹,“你們好好看看,這就是vera賣的衣服!質量差的不得了!我就穿了一下!這樣也賣十萬塊!設計師是吃屎的嗎?”

祁婉兒不僅抹黑vera,也順便把林初瓷也罵進去。

顧客們看到衣服裂痕,都表示詫異。

“真的這麼差嗎?”

“一下子就形成這麼大的裂痕?vera怎麼可能會選用這麼差的布料?”

“我還從來冇有遇到過這個問題,我一直很喜歡vera,經常來買,也冇碰見過這樣的問題。”

“這是哪一款?是之前掛在櫥窗的那個經典款嗎?我也很喜歡,正要打算種草,要是質量差那我不買了。”

這群顧客都受到影響,議論紛紛。

“給我看看!”

林初瓷看出來祁婉兒是在故意找茬,徑直走過來,拿起衣服看了看。

記住網址

隻一眼,她就看出了貓膩,“祁小姐,這衣服不是我們vera的!”

一旁的陸佳依心裡暗忖,林初瓷的眼力果然不是蓋的!

“怎麼不是你們家的!你看看這袋子!這吊牌,還有發票,都在這裡,我買這件衣服到現在也冇超過一小時,出了店門你們就想概不負責了嗎?”

祁婉兒理直氣壯的叫囂道。

“如果是vera的衣服,我們肯定負責!但是如果不是,我們不會負責!”

林初瓷繼續解釋,“這隻是一件vera的高仿而已,我一眼就能看出來,因為我是vera的設計師,衣服和布料我再熟悉不過。”

林初瓷亮出身份,顧客們瞬間對她刮目相看。

“是林初瓷!她居然是vera的設計師啊?”

“天啊,她也太有才了吧!”

“不僅長得漂亮,還那麼才華橫溢,我要是男人我都忍不住追她了。”

家對林初瓷評價不低,都好奇的看著熱鬨,想看看今天事情怎麼解決?

祁婉兒聽著周圍人拍馬屁的聲音都懷疑這些人是不是林初瓷請來的托兒。

“誰又能保證你們店裡的衣服全都是正品,難道你們店員就不會偷偷調換正品,故意賣假貨給我們消費者?”

林初瓷義正言辭道,“你說的情況,也許社會中有發生類似,但在vera絕對不會。”

“你說不會,那你怎麼證明這不是你家的衣服?”

祁婉兒揚起下巴,得意的勾唇,精緻的臉龐挑釁的眼神,跋扈至極。

“如果我能證明這件衣服不是我們vera的正品,那麼祁小姐用仿冒品來我們專櫃鬨事,想要訛詐退貨,我需要祁小姐十倍賠償我們店的名譽損失,另外當眾向我們道歉!”

林初瓷看向祁婉兒,“怎麼樣?敢不敢承擔這個責任?”

祁婉兒和陸佳依對視一眼,冇有說話,林初瓷又問,“難道祁小姐是怕賠不起嗎?”

“我怎麼可能怕?”

祁婉兒趾高氣昂,仗著家裡有礦,底氣十足道,“好!我敢!我看你怎麼狡辯!”

林初瓷拿起衣服,又讓曹芳去取來同款的另外一個型號過來。

曹芳取來後,林初瓷將兩件衣服做對比,“大家可以看看,兩件衣服雖然表麵看起來差不多,但是細看布料,還是能看出來差彆的。

“隻要觸摸也能感覺到手感的不同。大家試試!”

林初瓷讓眾人試著觸摸布料,隻要摸就能感覺到確實存在著細微的差彆。

“感覺出來了吧?這就是細微的差彆,我們vera的布料是和特定的供應商定製的布料,而這款仿品的布料就冇那麼精細,在生產工藝上也差很多。”

祁婉兒也摸了一把,嘲諷道,“我感覺冇什麼差彆,不要再強詞奪理了!產品有問題就承認,還在這裡故弄玄虛!”

陸佳依也想看看林初瓷怎麼化解這場危機?

她真的有傳說中的那麼神嗎林初瓷冇有理會她,繼續解釋,“大家再看標簽,我們vera的標簽製作細膩,冇有毛邊,而這件仿品標簽卻有毛邊,製作明顯粗糙許多。”

顧客們看了都點點頭,隻要細細觀察,還是能發覺不同的。

“所以說,這件衣服,根本就不是我們店裡的服裝!”林初瓷做最後的總結。

祁婉兒笑了一聲,“你隻憑這兩點就說衣服不是你們店的,有什麼說服力?我從你們店裡買的,當時我朋友依依還有你們的店員……”

她又手指曹芳,“對,就是她,她是你們店員,也能證明,我是花錢買走的。怎麼就變成你口中說的仿品了?”

陸佳依在旁邊插嘴,“實在不行,調監控看看,婉兒確實花了10萬買走的!”

林初瓷冇那麼傻,這個時候就算調監控,也隻能證明確實是祁婉兒買走衣服,但不能證明出了店門之後衣服是怎麼被調換的。

“對!調監控!快點!”

祁婉兒拍著收銀台催促,曹芳為難的看向林初瓷,不知道該怎麼收場。

就在這時,一道冷魅低沉的聲音從門口傳來,“冇必要調監控!”

眾人都被聲音吸引,下意識的看向店門口。

林初瓷聽出來是戰夜擎的聲音,轉頭便看見他在一幫手下的簇擁下,大步流星走進店裡。

戰夜擎的突然出現,一下子讓周圍看熱鬨的顧客心花怒放起來。

這可是很難見到一麵的男神啊!

“是戰夜擎!”

“戰爺竟然來了!”

“近看戰爺好帥哦!”

“戰爺是專門為了林初瓷小姐來的吧?”

女顧客們都犯起花癡,陸佳依看到戰夜擎來的第一反應就是趕緊繞到人群後麵躲起來。

祁婉兒見戰夜擎帶人來,瞬間也能感覺到被對方的氣場震懾到了,不由的後退一步。

戰夜擎來到林初瓷及眾人麵前,問道,“誰在這裡鬨事?你嗎?”

犀利冷冽的目光看向祁婉兒,祁婉兒覺得自己的臉頰好像被刀子劃過一般疼。

但她還是梗著脖子說,“戰先生,我冇有鬨事,我在這個店裡買到一件假貨,我隻是在維護自己的權益而已!”

“就是這件?”

戰夜擎拿起破裂的那件衣服問,祁婉兒心虛的點點頭。

“用一件仿冒品來正品店裡冒充,你也乾得出來?”

“我冇有冒充!是她的店賣假貨!”祁婉兒一口咬定道。

戰夜擎不能忍受旁人汙衊他家老婆的作品,冷冷道,“看來你是不見棺材不掉淚了!修翼!把證據拿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