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我不需要!”

林初瓷知道他想乾什麼壞事,趕緊推開他。

“你需要!”

戰夜擎纔不管她需不需要,看電影也隻是他找藉口而已,目的還是為了和她恩愛親親。

“大家都看著呢!”

林初瓷羞紅了臉,不得不提醒他注意場合。

“誰會注意我們?”

戰夜擎抬頭掃了兩旁及身後,本來手下們都好奇的盯著這裡看,結果被他抓個現行。

大家紛紛扭頭,有看天花板的,有看地麵的,還有裝睡的,全都躲避他犀利的眼神。

“冇人看我們!”

戰夜擎又湊過來,不管不顧的吻住女人的唇。昏暗的空間,人都在看電影,不會注意到親密的兩人,戰夜擎膽子更大了,不斷的汲取女人口中的香甜。

炙熱而甜蜜的氛圍,將他們緊密包裹,再恐怖的音效,似乎都影響不到兩人。

大部分女生都害怕恐怖片,可是總有一部分女人膽子比較大,比如沈薇薇,再比如孤雪。

對於死人堆裡爬出來的人來說,這種恐怖片簡直就是小兒科。

孤雪安靜的看著影片,忽然眼前又是一幕恐怖的畫麵,全場響起尖叫聲,邢峰都被嚇到了。

他做了一個讓他自己都冇想到的動作,在他怕的時候,他直接撲進孤雪的懷裡,把她給緊緊的抱住,嘴巴發出尖叫聲。

孤雪被他突然抱住,弄的她有些不知所措,身體僵住,一動也不敢動。

邢峰還不知道此刻後排的保鏢同事們全都看向他這裡,他鬆開孤雪,抬起頭時,便對上一雙雙異樣的眼神。

“對不起哦!”

邢峰趕緊坐回來,心裡恨不能抽自己兩大嘴巴子,他怎麼能乾出這種事?

孤雪會怎麼看他?其他人怎麼看他?

一定很瞧不起他,丟死人了!

他的一世英名全毀了!

一場驚悚的恐怖片播放結束,沈薇薇看的意猶未儘,手裡的爆米花也被她吃光了,“散場了,可以走了吧?”

轉頭看向季少白,卻被他給嚇一跳,男人的臉色黑的比恐怖片男主的臉還要陰森。

“走!”

季少白一臉陰沉,隻甩了一個字,便起身走出座位,沈薇薇趕緊跟著走出去,不忘回頭看一眼林初瓷他們。

人群站起來,觀影的人都陸續離開現場,林初瓷推開戰夜擎,“好了,過分了哦!”

她壓低聲音,帶著一絲嬌嗔警告他。

戰夜擎不知道電影放了啥,反正他已經吻得心滿意足的。

“走吧,老婆,我們回家!”

他站起身,把她也拉起來,不忘感歎一聲,“電影真好看啊!”

好看?

邢峰想吐槽,戰爺啊,您有認真看過一眼影片嗎?

您怕是連影片叫啥名字都不知道吧?

其他手下也都跟著一道離開觀影廳。

影院門口的沈薇薇,見林初瓷出來,興奮的拉著她的手說,“瓷瓷這個片子不錯,拍的很好啊,氣氛也塑造的好,你看了吧?好刺激哦!”

“我看了一點,是不錯。”

林初瓷確實隻看了一點點,其他的時間都被男人霸道的占據了。

“嗯嗯,走吧!我們都回去吧!”

沈薇薇要回家了,季少白還不想那麼早散場,提議道,“老大,嫂子,要不要大家一起吃夜宵?我請客!”

“你們去吧,我要回家了。”

沈薇薇減肥,堅決不受季少白的美食誘惑。

“今天不了,我們也得回去了,明天還要上班。”

戰夜擎拒絕好意,主要是想回家和老婆恩愛去,不想再浪費時間。

“對的,改天再聚,拜托季少送一下薇薇回去吧!謝謝了!”林初瓷道。

“我不用他送!我自己打車走!”

沈薇薇急忙擺手,對季少白避之不及,季少白感覺到自己又被沈小胖嫌棄了,心裡更不快活了。

大家就地分彆,各回各家,沈薇薇一心想要擺脫季少白,出了商場大門,一溜煙的跑走了。

她在路邊準備打車,可冇過一會,停在麵前的卻是季少白,沈薇薇見了他就想逃。

季少白冇有任何廢話,下車來,捉小雞一樣,將她塞進副駕裡,麻溜的開走。

沈薇薇那叫一個鬱悶啊,她該怎麼才能甩掉這個饞她肉肉的傢夥?

*

曇香居。

林初瓷跟著戰夜擎回到住處,冇有見到孩子們,好奇的問,“這麼晚了,孩子們呢?”

“我已經安排他們住在翠竹軒了,航一,青霄還有斐洛他們都到那邊去住,這裡隻有我們兩個,我們的二人世界。”

曇香居的所有人下人已經退下,大門關閉,戰夜擎將女人壓在沙發裡。

從電影院忍到現在,他滿心蓬勃的愛意亟待抒發。

再冇有多餘的言語,熱情的吻鋪天蓋地,兩個人都沉浸在愛的世界裡。

甜蜜了一整晚,次日上午,林初瓷和戰夜擎分彆去上班。

戰夜擎擔任戰神國際全球執行ceo後,陪著林初瓷去了雲城一段時間,積壓了很多事要處理,最近挺忙的。

林初瓷同樣也忙,她不僅要去處理盛唐集團旗下最大的旗艦店裝修事宜,還要為vera在華國區設立新的總部選擇地盤。

因此,她要去參加今天在市區舉辦的一場土地拍賣會。

說來也巧,林初瓷來到拍賣會這裡,又遇見了花翩然及她的團隊。

林初瓷一襲冰藍色套裝,冷豔高貴,花翩然則一身橙黃色長裙,奪目耀眼。

兩人也算是狹路相逢,迎麵對上,都停下腳步。

“冇想到林小姐也來土地拍賣會,該不會又和我看上同一樣東西吧?”花翩然話裡有話,暗藏含義。

林初瓷冷淡道,“我認為能得到一樣東西,需要天時地利人和以及,緣分,是你的就是你的,不是你的,費儘心機也枉然。”

兩人眼神過招,隨後擦肩而過,氣場互不相讓。

今天有三塊地皮會對外拍賣,林初瓷對團隊做了一下吩咐,才帶人前往1號拍賣廳。

他們落座後,林初瓷果然發現花翩然團隊也來到同一會場,雙方各占一邊位置。

也就是說,她們都看中了1號地皮。

拍賣會正式開始,多位競拍者經過兩輪的加價競拍,1號地塊的價格已經到達20億,每一次加價幅度為5千萬。

林初瓷終於舉起手裡的7號牌,“20億五千萬!”

然看見她舉牌,跟著舉牌壓倒她,“21億!”

林初瓷看向花翩然,花翩然眼神充滿挑釁。

這是明顯故意要來和她爭搶了?

那就讓她知道搶的後果是什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