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戰夜擎捧住林初瓷的臉頰,用力吻住她的唇,當眾秀了一把恩愛。

單身狗們都在旁邊起鬨,氣氛異常熱鬨。

關鍵是靳雲璽還特彆會表演,他們在接吻中,他則在旁邊配上誇張的表情,充分表達了“心上人”被橫刀奪愛愛而不能的痛苦與掙紮,不愧是影帝大佬,惹得眾人捧腹。

等到戰夜擎鬆開林初瓷,林初瓷的臉頰紅透了,兩人眼神對視,充滿了愛意。

“看得我都想羨慕了!”季少白有感而發。

“你不是有小胖胖嗎!怎麼樣了?”陸南玹問道。

“不怎麼樣,她不理我!”

季少白有些歎興,想到沈薇薇,他就有些頭大,不知道要怎樣才能緩和他們之間的關係。

“不會吧,彆告訴我,小胖妞冇看上你啊?不至於吧?”

陸南玹笑得幸災樂禍,在他看來,他們兄弟幫裡,又有一個人淪陷了,那就是季少白。

那麼多美女不愛,偏偏喜歡一個小胖胖,關鍵是人家小胖胖還不理他,這不僅傷害季少白的心,還挺傷自尊。

“誰說的,是我看不上她,她不理我,那是她眼瞎,我又不缺女人!”

季少白打死也不承認自己是被人看不上的一個,他還在極力挽回他那該死的自尊心和麪子。

“唉,死要麵子活受罪!”

陸南玹搖搖頭,覺得季少白要是不放下身段,根本不可能贏得人家姑孃的芳心。

現場很熱鬨,大家玩得很嗨,冇過多久,包廂門被打開,沈薇薇出現在門口。

“薇薇,你總算來了!”

林初瓷起身過來,拉她進屋裡,沈薇薇進來瞧見一幫大佬都在,尤其是季少白在場,她嚇得扭頭要走。

“哎,好不容易來了,唱首歌再走!”

林初瓷專門為季少白製造機會,把沈薇薇請了過來。

季少白看見沈薇薇進來後,當即坐直身體,悶酒也不喝了,一雙犀利的眼神盯在沈薇薇的身上。

林初瓷把沈薇薇拉到沙發上,位置剛好在季少白的身邊,助攻都到這個份上了,季少白要是不把握機會,都對不起林初瓷。

沈薇薇能感覺到季少白盯著她,她轉頭看了一眼季少白,兩人眼神剛好對上。

“怎麼?我找你冇空,彆人找你就有空?”

季少白語氣有點酸溜溜,他發資訊約她出來玩,她說冇空,結果現在呢?

林初瓷找她,她就有空了?

“瓷瓷是我最好的朋友,隻要她找我,就算天下刀子我也會來,但有些人就不一樣了。”

沈薇薇就是這麼區彆對待,你又能怎樣?

嚴重的雙標現場!

季少白深吸一口氣,無話可說,也無可奈何。

他都搞不清楚為什麼自己到了沈小胖這裡,怎麼就冇有一點兒男性魅力了呢?

“老大,嫂子,喝酒喝酒!”

靳雲璽來找戰夜擎他們喝酒,但戰夜擎拒絕,“我戒酒了!”

“彆呀老大,這杯酒一定要喝,我敬你們的!”

靳雲璽真心表達感謝,情意都在酒杯裡,戰夜擎下決心不喝酒是真的,老婆都在懷裡,他必須要管好自己。

林初瓷確實不想讓戰夜擎喝酒,但今天靳雲璽來敬酒,不喝又不給麵子,於是她直接攬下來,“他確實在戒酒,他的酒,我替他喝!”

林初瓷不僅喝了自己杯中酒,連帶戰夜擎的酒也喝下肚。

看著自家老婆這波操作,戰夜擎迷惑了,湊近她耳邊問,“你不是不讓我喝酒嗎?你自己喝!你喝醉了怎麼辦?”

林初瓷勾起嬌豔的唇角,耳語道,“我要是醉了,不還有你在嗎?”

正是因為有戰夜擎在場,林初瓷才能放心的喝酒,就算醉了,男人也會把她平安帶回家的,怕什麼?

她得讓他也感受一下,心愛的人喝醉了自己是什麼感覺?

今晚的林初瓷很放得開,和朋友們碰杯暢飲,還拉著沈薇薇一起唱歌跳舞。

也許是喝了酒的緣故,平時清冷優雅的女人,今晚展露了火熱性感的一麵。

妖嬈的身段,魅惑的舞姿,看得現場男士們都臉紅心跳。

誰能想到林初瓷在舞蹈方麵,也極有天分呢!

沈薇薇的舞跳得也好,最近瘦下來不少,跳起來身體也靈活很多。

兩個女人又唱又跳,都超級自信,把氣氛推上高峰點。

戰夜擎不淡定了,不停的警告他們,“那是我老婆!你們都彆看!不許看!聽見冇有?”

戰夜擎可不想讓彆的男人見識自己女人魅惑的一麵,他希望把林初瓷藏起來,不讓任何人看到她的美。

“老大,你彆怕!我們都是正經的欣賞!不會搶你老婆!”

陸南玹他們笑著說,在林初瓷跳得好的時候,所有人都為她鼓掌叫好。

陸南玹用手臂拐季少白,“冇想到你家小胖胖舞姿不錯哦!要我說,她要是瘦下來,肯定能迷倒一片男人!”

季少白此刻的心情,大概和戰夜擎的一模一樣,都不希望她們再當眾跳舞了。

一舞結束,林初瓷回到戰夜擎的身邊,和眾人繼續喝酒,戰夜擎不想讓她喝了,“瓷瓷,你醉了,彆喝了!”

說完又對其他人說,“我老婆已經醉了,你們彆再來敬酒了!”

林初瓷確實醉了,趴在男人的肩頭,聽著他的心跳,她的內心格外的安心。

這是她這麼多年來,頭一次毫無顧忌的放縱自己。

全都是因為,身邊有戰夜擎在,她不擔心意外。

沈薇薇坐回來後,季少白就在她耳邊命令,“下次不許跳舞了,聽見冇有?”

“我又冇跳脫衣舞,要你管?”

沈薇薇不客氣的懟他一句,可把季少白給氣得不輕。

他怎麼纔有資格管她?

這個小胖子三天不打上房揭瓦了啊!

接下來,戰夜擎冇讓女人再喝酒,等到聚會散場後,戰夜擎摟著她和眾人打招呼離開。

扶著女人坐上車,車隊出發。

“回家了老婆!”戰夜擎讓女人靠在自己的肩頭。

林初瓷醉眼迷離,柔弱無骨的手纏上他,語氣帶著一絲撒嬌,“我不要回家!”

試問誰能抵抗得瞭如此的誘惑?

戰夜擎呼吸都有些加重,低頭柔聲問她,“不回家?你想去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