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抱歉,這位小姐,今晚這個宴會廳不對外開放,你是不是走錯地方了?”保鏢解釋道。

“什麼情況?我走錯了?”

祁婉兒百思不得其解,朋友們建議,“婉兒姐,我們去問問大堂經理,看看是怎麼回事?”

也隻有這樣了,祁婉兒他們找到大堂經理詢問,從大堂經理口中得知,祁婉兒的生日宴會廳安排在另外的多瑙河廳。

多瑙河廳要比塞納河廳規模麵積少很多,祁婉兒得知這個安排,非常生氣,“你們怎麼回事?明明我生日要訂的是塞納河廳!為什麼給我安排在多瑙河廳?”

“這個我們已經和祁先生做過溝通,征求過他的同意,您有什麼問題可以和祁先生聯絡一下。”

大堂經理解釋了原因,要怪隻能怪祁渝東幫侄女訂宴會廳的時候,塞納河廳早就被人訂下了,他們退而求其次,選了多瑙河廳。

這件事因為祁渝東太忙,冇有來得及和侄女說,才導致現在出現資訊時間差。

“婉兒姐,要不然我們先去多瑙河廳看看?說不定你叔叔已經給你準備好了呢?”

“你們先去看看,我要在這裡等我叔叔來!問問他怎麼回事?”

祁婉兒還在生氣,打她叔叔的電話也冇人接聽。

同事們都覺得能在這個酒店辦生日會已經非常

ice了,他們跑去多瑙河廳看了,發現裡麵裝飾的非常漂亮。

這些人又跑回來告訴祁婉兒,“婉兒姐,你真的要去看看纔是,多瑙河廳裡太漂亮了!”

女人們嘰嘰喳喳的說著,這時候,門外進來一行隊伍。

那些人穿著華麗,個個帶著樂器,有人認出來,“啊天啊,那是不是著名的歐洲皇家樂團啊?”

“好像是啊,我以前電視上看過他們的表演!他們今天怎麼來這裡了?”

想到什麼,有女同事尖叫,“啊,會不會是請來為婉兒姐慶祝生日的?他們朝這邊走來了!一定是吧?”

“我們也太幸運了,有生之年能看到歐洲皇家樂團的演出!據說赫赫有名的鋼琴王子也在他們的樂團裡!”

看著那行隊伍走來,就連祁婉兒都覺得是來為她慶祝生日的,要不然他們怎麼會朝多瑙河廳方向走呢!

女人們都充滿興奮和期待,但是很快,大堂經理從另一側跑過來,攔住隊伍,不知道說了些什麼,他把皇家樂團的人引領向塞納河廳方向了。

“什麼?搞了半天不是來這裡的?”

“啊,白高興了!是去塞納河廳的!”

“我倒是好奇了,今晚誰包了塞納河廳?居然那麼大手筆!”

不僅朋友好奇,祁婉兒也好奇,她忍不住想知道截走塞納河廳的人是誰?

就在這時,門外又進來幾個人,走在前麵的是陸南玹和他的妹妹陸佳依。

祁婉兒見他們進來,以為是陸佳依把她哥哥也請來參加她的生日會了,開心的朝她招手,“依依,這裡!”

陸佳依看見祁婉兒後,跑過來說,“婉兒姐,生日快樂,不過我今晚可能不能參加你的生日宴會了。”

“什麼?怎麼了?”

“我要跟著我哥去那邊看演出,歐洲皇家樂團的演出,我等了好久呢!”

聽了這話,祁婉兒臉色難看極了,“你跟著你哥是要去塞納河廳的?我好奇那個廳,今晚是被誰包下來了,乾什麼的?”

“哦,是擎哥哥包下來,為他女朋友慶生的。”陸佳依如實告知。

“什麼?你是說林初瓷?她也今晚生日?”

“是啊!”

陸佳依聽見哥哥喊她,對祁婉兒說,“我哥喊我了,我先過去,回頭再見啊拜拜!”

看著陸佳依他們也去了塞納河廳,祁婉兒快要氣爆了,搞了半天,今天林初瓷也是今晚過生日。

竟然和她在同一天!

怎麼會這樣呢?

讓祁婉兒氣不過的還在後頭,外麵接連來了不少有身份的大佬等人物,幾乎都是去塞納河廳那邊。

就連先前直播發祝福的靳雲璽也和幾個明星一塊過來,包括vx天團的美少年們都來了,他們徑直去了塞納河廳。

“哇,那是靳男神啊!還有vx天團!”

“我的天啊,把他們都請來得花多少錢啊?”

此時此刻,祁婉兒才搞清楚,原來靳雲璽的歌舞祝福,根本就不是為了她做的,人家是為了林初瓷!

現在想來,著實夠打臉的!

“婉兒姐我們先去宴會廳吧!”

有人勸說祁婉兒彆站在門口了,看著就鬨心。

祁婉兒也準備走,可就在這時,他們看見一輛超級豪華的加長豪車停在酒店門口。

“那是我叔叔的車!我叔叔來了!”

祁婉兒一眼認出車,手指門口,女人們都停住腳步,想一睹祁婉兒叔叔的風采。

很快,一道高大修長的身影從車裡走下來,女人們看見祁渝東時,個個激動的心花怒放。

“婉兒姐,你叔叔好帥好帥啊!”

“真的超級帥啊,又成熟又有魅力!”

女人們泛著花癡,祁婉兒也看著門口,她以為叔叔會直接進來,但冇想到他繞過車的另一邊,親自打開車門,護著一個女人下了車。

“啊!你叔叔是不是有女朋友了?他帶了女伴!”

女同事們瞬間幻想破滅的感覺,不過下一秒,祁婉兒認出她叔叔帶著的女人是誰了。

“那是……林初瓷?她怎麼會和我叔叔在一起?”

祁婉兒以為自己出現幻覺了,眨了眨眼又冇看錯,她的叔叔陪著林初瓷一塊走進來。

不可能啊!

她明明已經通知過祁派的人,讓他們攔截林初瓷的車,好好修理那個女人,可是現在,她怎麼安然無恙的出現了?

祁婉兒一臉幻滅的表情,死死的盯著走進來的兩人,“叔叔!”

她朝祁渝東喊了一聲,祁渝東聽見祁婉兒的聲音,轉頭看見她。

眉頭不由的皺起,祁渝東先和林初瓷說,“林妹,你先去忙,回頭我過去找你,為你慶賀生日。”

“好的,祁哥,我先過去了。”

林初瓷掃了一眼祁婉兒等人,帶著淩絕轉身走向塞納河廳。

等祁渝東過來,祁婉兒迎上前,氣呼呼的問道,“叔叔,你怎麼和她在一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