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訊息是暗月閣那邊發來的,隻有一張圖片,上是她的家人都被捆綁的照片。

冇有其他隻言片語,但就一張圖,也足以說明她家人的處境,現在已經落入暗月閣之手。

禦震天一定是想催促她進度快些!

他可能已經等不及了!

看過圖片後,孤雪悄悄收了手機,有些茫然的看向舞台上翩然起舞的林初瓷。

她該怎麼辦啊?

跟著林初瓷後麵,她認識了不少新的朋友,每個人都很真誠,對她都很友好,他也感受到家庭的溫暖和關心。

真的不想做出任何背叛林初瓷的事啊!

林初瓷和戰夜擎的第一支舞已經結束,接下來,精靈王國變成一個夢幻的海洋。

每個人都可以尋找自己心儀的舞伴,一起跳舞。

戰明月第一個站起來,揪住沈湛的領帶,把他拖走,“走吧,湛湛,我們一起去跳舞吧!”

沈湛真是拿戰明月一點辦法都冇有,她想做什麼,他都會陪著她去做,哪怕他自己不想做的,他也會努力去嘗試。

比如現在,跳他不擅長的舞!

“老公,我們也去跳個舞吧!”季夢嬌主動邀請自己的丈夫。

“我不太會。”

“沒關係,我可以教你的。”

薛靖宇被季夢嬌拉入舞池,季少白看向沈薇薇,沈薇薇可不想跳舞,但終究還是逃不過季少白的“魔爪”。

他上前來拉住她的手,不由分說道,“胖胖,陪本少跳舞!”

“我不跳!”

“不跳也得跳!”

就這樣,沈薇薇硬是被季少白拉進了舞池,兩人跳起了彆扭的舞來。

成雙成對的越來越多,就連戰銘盛和洛雪華老夫妻倆也下場了,他們緩緩跳起華爾茲,彷彿時光倒回幾十年一般,又重回年輕時候。

陸佳依冇想過跳舞,她隻是跟著哥哥蹭著來的,戴著麵具生怕被戰夜擎發現。

但她冇想到竟然有人來邀請她跳舞,權舟橫主動伸出手,“能邀請小姐你跳個舞嗎?”

權舟橫是單純的被戴著麵具的陸佳依吸引,注意到了她。

陸佳依看著眼前出現的英俊男人,心口狂跳起來,她也早就注意到了他,聽她哥說,他是離城的九爺,人家聲名赫赫,怎麼會選擇她來跳舞的?

“我……我可能跳得不是很好。”

“沒關係,我也在學習。”

就這樣,權舟橫牽起陸佳依的手,帶著她步入了舞池。

跳舞的人越來越多,青霄也主動拉起斐洛的手,一起去跳舞。

雖然他不太會跳,總是踩斐洛的腳,但是難得是有個能夠近距離相處的機會。

邢峰發現大家都成雙成對跳舞去了,他瞄了一眼旁邊的孤雪,心裡比參加高考的少年還要緊張。

他要是主動邀請孤雪跳舞,孤雪會答應嗎?

要是被拒絕不是尷尬死了?

邢峰做了好一會心理建設,好不容易鼓起勇氣,準備邀請孤雪,可就在這時,孤雪起身,朝宴會廳外走去。

看著她神色有些不對,邢峰悄悄跟上去。

酒店外,孤雪找了一個極為僻靜的安全通道,撥打了長途電話。

邢峰悄然跟過來,透過門縫,聽見裡麵打電話的聲音。

聲音不大,但是仔細聽,也能聽見一些,“……我一直都在努力博得初瓷的信任……隻要我找到秘譜,我會第一時間和你聯絡……嗯……可能就在最近……”

通話結束了,孤雪收了手機,準備返回宴會廳,但當她拉開安全通道大門,看見站在門口的邢峰時,她震驚了。

“邢峰?”

邢峰滿臉的詫異,“孤雪姐,原來你是在演戲?”

孤雪心裡一緊,趕忙解釋,“邢峰,你聽我解釋,我不是……我隻是……”

“不要說了,你對得起我們少夫人對你的信任嗎?原來你也是為了秘譜來的!我現在就去告訴戰爺和少夫人!”

“不要!”

見邢峰要去告密,孤雪及時擁抱住他,“不要去!邢峰我求你……你聽我解釋好嗎?”

孤雪哭了起來,聽著女人的哭聲,邢峰心軟了,願意給她一個機會,聽聽她的解釋。

安全通道內,孤雪靠著牆壁,含著眼淚說出自己現在麵臨的遭遇。

邢峰聽完憤怒不已,“他們也太過分了,居然拿你的家人來威脅你!孤雪姐,我覺得你不能聽他們的!你應該把這件事向我們少夫人坦白!”

“可是我……”

見她猶豫,邢峰說道,“要不然我去幫你說!我相信她肯定會給你機會的!”

“不……我自己說!”

孤雪再次擁住邢峰,攔住他的腳步,臉頰貼在他的胸口,流著淚道,“我自己的事,我自己會處理!你就不要牽扯進來了!我不想連累你!”

這一刻,她不再是冷冰冰的殺人機器,而是一個內心脆弱又無助的女人。

“孤雪姐……”

被朝思暮想的女人摟著,邢峰內心激動不已,他也鼓起勇氣擁抱住她,甚至懷著忐忑的心,試著親吻了她。

孤雪冇有拒絕,邢峰的膽子又大了點,吻得也愈發的用力起來。

*

多瑙河廳的生日宴會還在繼續。

花翩然掃了一眼祁渝東起身接電話走開的方向,又看了看他留在桌上的酒杯。

一個大膽的想法冒出來,她趁著賓客們都聚集在祁婉兒身邊唱歌的空檔,將藥水滴在祁渝東的杯中。

做完這一切,觀察一下四周,冇有任何人發覺。

她又拿起手機,做出一副悠然自得的樣子,像是什麼都冇發生過。

幾分鐘之後,祁渝東接完電話,從外麵回到自己的座位上。

花翩然抬起眼眸,朝男人笑了笑,又主動舉起酒杯敬酒,“祁先生,和你聊天,我學到很多東西,謝謝你,這杯酒我應該敬你!”

祁渝東挑了挑英俊的眉頭,端起酒杯,“謝謝花小姐,我也不能薄了美人麵子。”

眼看著酒杯快要到他的嘴邊,花翩然壓製住內心的激動,等著他喝下去。

隻要他喝了加過料的酒,等下,她就能如願以償了!

酒杯剛剛碰到唇邊,祁渝東的手下進來,在他耳邊耳語一番,聽完之後,祁渝東放下酒杯,臉色沉鬱了幾分。

花翩然看到這一幕,心跳都快要蹦到嗓子眼,難道他的手下看見她剛纔的所為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