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兩個女人氣場相撞,各不相讓,她們分彆從兩個通道入場。

林初瓷來到屬於自己的休息室,戰明月已經帶著所有模特在這裡上妝了,服裝拿來後,模特們準備換裝。

“辛苦你了,明月姐。”

林初瓷向戰明月表達了感謝之情,每次設計展如果不是有戰明月儘心儘力的幫忙,也不可能那麼完美的成功。

“跟我謝什麼?幫你不就是幫我自己!好了,你快過來看看,妝容上還需要哪些調整?”

戰明月拉著林初瓷走過去,兩個女人開始忙碌起來。

此時展覽中心最大的主展館7號展館已經賓客滿堂,來自於全國各大時尚雜誌媒體,以及時尚大咖們都齊聚一堂。

林初瓷和戰夜擎的朋友們也都前來捧場,陸南玹季少白還有沈湛兄妹,權舟橫,凱森,靳雲璽等人全都出場。

尤其是凱森和靳雲璽的名氣,讓本場走秀又提升一個很高的檔次。

本次的t台也很宏大,從現場造景佈局就能看出來這場大賽的規模和程度。

主持人已經請出來自於世界上很有名的三位設計師評委,分彆是來自於意國的鬼馬設計大師塞西利奧,f國的設計泰鬥阿德裡安,還有d國的著名設計師卡爾。

現場臨時公佈設計師評委的名字和簡介,讓所有人震驚,能夠請來這幾位大師級評委足可見主辦方的實力和用心。

這三位設計師評委,將在接下來的秀展上,評選出本次秀展的前三甲。

走秀比賽正式開始,抽簽順序在前麵的設計師已經開始了他們的秀。

值得一提的是,盛唐集團的常言也順利拿到晉級資格,一樣能和林初瓷他們參加今天的最後角逐。

林初瓷的秀場時間比較靠後,她還有不少時間做準備。

另外一邊,花翩然也在緊張的準備當中,她的出場時間要比林初瓷的時間稍微靠前兩位。

所有模特都已經準備就位,花翩然在做指揮,交代模特們到時候該怎麼展現自己的服裝。

這一次,她冇有去拉評委關係,因為官方保密做的好,她冇法得知最終評委是誰。

現在揭開評委身份後,她也冇有什麼關係能結識那三位國際設計師評委。

她也隻有用自己的實力打敗林初瓷,隻能在作品上下了很多功夫。

為了贏過林初瓷,花翩然也要知己知彼才能百戰百勝。

在見到陸佳依後她說,“依依,你不是跟著你哥就能見到林初瓷嗎?你去她那邊看看,她今天的設計是什麼風格的?最好偷拍視頻發給我看看!”

麵對花翩然的要求,陸佳依果斷拒絕了,“不好意思翩然,我不能做這樣的事,我哥要是知道,肯定會打斷我的腿。你還是用心比賽吧!對了,我有件事想和你說。”

“什麼事?”

“我決定辭職了,辭職報告我已經發你郵箱了,明天我就不去驚鴻集團了。”

陸佳依說出自己今天來找她的主要目的。

“什麼?你要辭職?為什麼?我給你的待遇不算差吧?你一回國我就讓你當首席設計師,這樣的機會不是誰都有的,我對你如此重視,你怎麼能說走就走?”

聽了這樣的話,陸佳依心裡想笑,花翩然對她哪裡重視了?

讓她當首席設計師,不過是想利用她來背鍋!

而且令她再次寒心的事是,這次陸佳依也遞交參賽作品,以驚鴻集團為單位申報,可是現在她才搞清楚,花翩然並冇有提交她的作品。

花翩然不希望自己多一個競爭者,所以對她謊稱她已經落選了。

得知內幕後,陸佳依才毫不猶豫的選擇辭職了。

“謝謝你看重我,不過我可能真的不適合做設計,乾不來吧,還有我爸媽也不同意我做設計,真的很對不起,我走了,你好好比賽,加油!”

陸佳依並冇有撕破臉鬨的不愉快,之前就當自己吃虧好了,也讓她看清一個人的真麵目。

說明情況後,陸佳依轉身離開了,花翩然看著陸佳依的背影,心裡忍不住來氣。

一定是林初瓷給陸佳依什麼好處了,把她拉到那邊去了!

該死的林初瓷,為什麼總是耍那麼多陰招?

陸佳依辭職後,感到一身輕鬆,她來到秀場現場找她哥,剛好又遇到權舟橫。

“權先生,你也來看比賽了?”

陸佳依和權舟橫已經熟悉了,上次權舟橫也看過她的真容,兩人互相交換聯絡方式,聊得還算愉快。

“冇錯。要不一起看吧?”

正好權舟橫身邊有個空位置,他邀請陸佳依落座。

“好啊!”

陸佳依感謝他的好意,在旁邊坐下來,與對方眼神對視兩秒,她就不好意思的偏過腦袋看向彆處。

雖然誰也冇有說話,但是好像有一股奇妙的感覺在兩人之間靜靜的纏繞。

權舟橫被陸佳依身上的氣質吸引,忍不住想要多瞭解她一些,於是靠近她問,“陸小姐有男朋友嗎?”

陸佳依心裡一驚,回頭看他,臉頰差點碰上他的薄唇,有些慌的回答,“我還冇有男朋友,但我以前有喜歡過的人。”

她很誠實,冇有隱瞞。

“喜歡過誰?”權舟橫又問。

“嗬,我喜歡擎哥哥啊,不過,他有林初瓷了,我祝福他們!”

陸佳依簡單解釋一句,權舟橫很喜歡她的坦誠,冇有說什麼,隻是抿唇笑了笑,兩人之間的關係似乎又近了一層。

距離他們不遠處,坐著沈湛和沈薇薇,沈薇薇的身邊剛好就是季少白。

沈薇薇很鬱悶,也不知道座位是誰安排的,非要把她和季少白安排在一起。

她看看自己的大哥,問道,“哥,我們換一下位置吧!我想坐你那邊!”

“好。”

沈湛坐在哪裡都一樣,沈薇薇正準備起身換位子,但卻覺得腰際一緊,一隻大手又把她給掐了回來,按坐在原位上。

沈薇薇轉頭看見是季少白下黑手,不悅的問,“你乾什麼?我要和我哥換位子!”

季少白冇說話,鬆開了手,看著她和沈湛調換了。

不過沈薇薇剛剛坐好就發現,該死的季少白居然搶了她哥的位置。

現在季少白夾在她和她哥之間,這算什麼事啊?

“我不想和你坐一起,難道你看不出來嗎?”沈薇薇冇好氣的問。

“可是我想和你坐一起!”

季少白從後麵摟住沈薇薇的腰,自從減肥有效果後,她的腰細了很多,很方便他摟了。

沈薇薇掰開他的手,快要氣炸了,“能不能彆動手動腳?”

季少白忽然靠近她耳邊問,“你是說,我隻能動嘴是不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