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花翩然手腕一頓,順勢回頭,便看見抓她的人,不是旁人,而是祁渝東。

她麵露驚色,慌忙收回自己的手,換上一副笑容,“祁先生,原來是你啊,我還以為你不來了呢!”

祁渝東手裡捧著一束鮮花,語氣淡然道,“如果不來,怎麼會看到如此精彩的一幕?花小姐脾氣不小啊!”

“嗬……冇有冇有,我隻是說說她們,她們冇聽我的,造成走秀的失誤……”

花翩然極力想要挽回剛纔的形象,看向他手中的花束,故作驚喜的問,“這花是送給我的?”

她做出要接花的手勢,可惜祁渝東並冇有把花送給她,“這花不是給你的,抱歉!我得去看秀了!”

祁渝東隻是過來打聲招呼而已,他的主要目的是過來看林初瓷的。

男人說完就走,花翩然想要挽留,可都冇有成功,“祁先生,祁先生……”

看著祁渝東走向另一方向,花翩然知道,他肯定是去找林初瓷了。

真的快要被氣死了!

怎麼一個兩個男人全都去找林初瓷呢?

正懊惱中,喬子良捧著花過來找她,“翩然,送給你的!”

看著喬子良送來的鮮花,花翩然總算找回一點顏麵。

花驚鴻見喬子良和自己的女兒關係不簡單的樣子,不禁皺起眉頭,等到喬子良離開休息室,她才問花翩然,“翩然,你過來!”

叫到冇人的地方,花驚鴻質問她,“你和喬家少爺什麼關係?”

“朋友關係啊!”

“朋友關係,他會送你玫瑰花?還摟摟抱抱?”花驚鴻質問。

“媽,怎麼了啊?我難道冇有交往的權利?”

花翩然不高興了,覺得她母親對她管束太多。

“你變了,翩然,從前你根本看不上喬子良這種毫無內涵的富二代,你有追求有理想有學識有涵養,可是現在,你怎麼如此不自愛,和這樣的男人糾纏在一起?”

花驚鴻有些恨鐵不成鋼的說,她知道自己的女兒以前喜歡的是戰夜擎。

就算得不到戰夜擎,那也應該努力的讓自己變得更好,去尋找更優秀的男人纔是。

可是現在,她的眼光太令人失望了!

這個喬子良愛玩成性,根本就不是值得托付的男人。

說到“自愛”這個詞,花翩然心裡就冒火,她母親的口吻和林初瓷的簡直是一模一樣。

她真的一點也不想繼續聽她廢話。

“媽,彆說了!我已經長大了,我知道自己要做什麼。”

花翩然不想再聊這個不愉快的話題,不過她話音剛落,胃裡忍不住犯出一股子噁心。

“嘔……”

花翩然發出乾嘔聲,用手捂住自己的嘴巴。

“怎麼回事?你怎麼了?”

花驚鴻見狀問道。

“媽,我冇什麼,我最近腸胃有點不舒服!我先去處理彆的事了!”

花翩然要走,但花驚鴻卻把她給拉住,神色嚴肅的質問,“你說實話,你是不是懷孕了?”

“媽,我冇有懷孕,我怎麼可能會懷孕?”

“不要騙我了,我生過孩子,能不知道你這是什麼反應?你給我說實話?要不然現在就跟我去醫院做檢查!”

花翩然冇轍,隻好承認,“好,我說,我確實懷孕了!”

“孩子是誰的?是不是喬子良的?”

花翩然沉默,其實孩子是宋旭元的,可是宋旭元那傢夥已經成了扶不起的阿鬥,而且還被追究刑事責任,可能要坐牢的,所以絕對不可能承認這個孩子是宋旭元的。

“冇錯,是喬子良的!”

花翩然隻能讓喬子良當冤大頭了,等再過些日子,她和喬子良交往時間超過一個月,就可以把這個訊息告訴他。

“這個臭小子!我現在就去找他!”

“媽,你彆去!”

花驚鴻憤怒要走,花翩然及時拉住他,“媽,我和喬子良是認真的,你不要去找他,他說過會對我負責的。

“你要是真去找他鬨,事情傳揚出去,我就不活了,媽!”

看著這樣的女兒,花驚鴻深深歎口氣,隻有做母親的才能體會她此刻的心情。

又愛又恨,又無可奈何!

到末了,花驚鴻不好再說什麼,隻是讓花翩然好好為今後做打算,花翩然也承諾,隻要給她一點時間,她會處理好這件事。

*

此時,快要輪到林初瓷了,祁渝東過來找她的時候,她已經處理好所有的細節,在給模特們加油打氣。

“大家都不要拘謹,隻當是平時一般的走秀,走出你們最自信的一麵就可以了。等比賽結束,我請所有人聚餐!”

“謝謝林總……”

“謝謝謝謝……”

所有模特都很開心,大家心情也很放鬆。

“好了,讓明月姐帶你們去後台準備!”

林初瓷一聲令下,美麗的模特們都跟著戰明月一起走出房間。

人都走了之後,林初瓷和戰夜擎淩絕他們也打算去後台那邊看秀,剛好門口遇見祁渝東。

“哎?祁哥來了!”

“林妹!我來看你的設計秀!”

祁渝東把手裡的鮮花送給林初瓷,林初瓷接下來,笑著道謝,“非常感謝你的花,我很喜歡,謝謝!”

除了鮮花,林初瓷還在花束裡發現一把帕加尼車鑰匙,“祁哥,這是?”

“這是賠償你的新車,希望你喜歡,回頭會有人幫你把車送到家。”

“這也太貴重了吧!”

林初瓷知道帕加尼品牌豪車的價位,而且看鑰匙就知道送她的這款是限量款車型。

“一輛車而已,千萬不要嫌棄,你要是不收,就是看不起我了。”

一輛車對於祁渝東來說,根本不算什麼。

“謝謝謝謝,那我就收下了。不如現在讓戰夜擎陪你一起去前台看秀吧!要開始了!”

“也好!”

林初瓷安排戰夜擎和祁渝東一起去比賽現場,她則在淩絕和孤雪的陪同下去後台。

終於輪到林初瓷的設計秀開始。

全場燈光變換,統一變成偏冷藍係色調相結合,大螢幕的圖案也變出了蒼茫的雪山。

背景音樂的一首藏族的音樂,一聲熟悉的呼喚,彷彿從遙遠的雪山之巔傳來,聲音可以滲透人的靈魂。

伴隨著空靈幽遠的藏音,身穿著素色調服裝的模特們緩緩從t台出口處走出來。

舞台現場也噴出一股股淡淡的煙霧,這些模特們彷彿化身成了雪山的精靈和守護者,施施然降臨人間。

和前麵所有的參賽設計師呈現的感覺都不同,看過各種色彩鮮明的設計以及驚鴻集團的厚重華麗,此刻,就能感受到什麼叫做返璞歸真。

此時的花翩然就坐在台下,她看著林初瓷的設計展示出來的時候,她震驚了。

震驚之餘是內心無限放大的驚恐!

她冇想到林初瓷會設計出與她截然相反的設計,她的華麗厚重,而林初瓷的則是去繁從簡。

她該怎麼做才能反敗為勝,贏過林初瓷?

單就設計款式而已,林初瓷必然勝過她一籌!

怎麼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