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就在埃裡克犯起狐疑時,禦澤西從外麵走了進來。

“導師,不要輕信他的挑撥!這個傢夥狂妄至極,野心勃勃,暗中加害於我,我真是看走了眼!你若是信了他的話,可就上當了!”

禦澤西的一席話,打消了埃裡克的疑慮,埃裡克不可能相信一個偽裝成副閣主的傢夥的。

“我明白,副閣主!這個傢夥你看著處理吧!”

埃裡克離開後,禦澤西來到紀鯤的麵前。

紀鯤惡狠狠的仰著盯著他,“禦澤西!你應該知道傷害我是什麼後果!這個後果你承擔得起嗎?父親要是知道,他不會放過你的!”

“你口口聲聲叫閣主為父親,請問他當眾承認過你的身份嗎?誰能證明你是閣主的兒子?”

禦澤西蹲下來,拍打幾下紀鯤的臉。

要怪就怪禦震天的自以為是,以為隱藏紀鯤的身份,就能保他平安。

現在誰會相信紀鯤說的話?

所有暗月閣的人手,還是承認禦澤西的,這就是禦澤西之前返回古堡做的一係列工作的結果。

禦震天當眾任命他為暗月閣的新任管理,他成功的拿到了權力。

而紀鯤,隻能永遠算做一個見不得光的私生子而已!

“禦澤西!你這個叛徒!你背叛了我父親!”

紀鯤憤怒的叫道,禦澤西狠狠的打了他一巴掌,“住嘴!彆再亂認親戚了!你不配!”

禦澤西起身後,招來手下,“把他給我帶走!”

手下領命,封住紀鯤的嘴巴,並用黑布套罩住他的腦袋,將他帶出房門。

等紀鯤再次見到光明,已經是半個小時之後的事了。

黑布套被摘掉,他看清四周的環境,是地下室,但也是一個實驗室,裡麵的器皿奇奇怪怪琳琅滿目。

更像一個刑房,因為牆壁上掛著很多器具,看起來恐怖滲人。

紀鯤知道這是什麼地方,跟著禦澤西那麼久,不可能不知道這裡是什麼地方的。

恐懼頓時湧上心頭,他想從地上爬起來,可是被捆成粽子,無法動彈。

“唔唔……”

他想喊人,但喉嚨裡隻能發出唔唔聲。

又過了一會兒,實驗室的門被打開,有皮鞋的腳步聲傳進來,紀鯤努力的抬頭,看見幾個穿著白大褂的男人走了進來,後麵跟著的是禦澤西。

紀鯤更激動了,他看見那些人手裡拿著的電鋸,嚇得他想往地縫裡鑽。

禦澤西在獨立沙發上坐下來,讓人把紀鯤抬到椅子上坐下來,撕開他嘴上的膠布。

兩人麵對麵,禦澤西問道,“你知道我為什麼要帶你來這裡嗎?”

紀鯤冇有說話,隻是想要掙紮起來,但又被人按下去。

“這裡是禦震天曾經讓我開發的bidder蛛網,他利用我開創了這麼一個販賣人體器官的網站,幫他掙了多少黑心錢你知道嗎?”

紀鯤不知道,眼神驚恐地搖搖頭。

“從前我被他利用,做了不少壞事,但現在,我已經決定金盆洗手了。不過,在此之前,我還要做最後一次,就當是我送給禦震天最後的禮物吧!”

紀鯤聽了這話,渾身已經被冷汗浸透。

難道禦澤西最後一次要拿他開刀?

看見白大褂的人朝他走過來,恐懼的感覺從腳底瞬間躥到天靈蓋。

紀鯤害怕極了,為了自保,他隻能服輸。

“不!禦澤西……不,副閣主,我錯了……我真的知道錯了……我不該和你爭名分,我什麼都不要了,隻求你放過我!”

“現在知道怕了?已經晚了!”

禦澤西也站了起來,幾個手下將紀鯤拖起來,往桌台上一按,紀鯤的兩隻手臂都壓在桌麵上。

禦澤西已經從牆壁上取下一把長砍刀,看了看鋒利的刀刃,然後朝紀鯤走來。

“不……不要……不要啊……”

紀鯤嚇得尿了褲子,整個人靈魂都要出竅,他是知道禦澤西有多殘忍的,可他萬萬冇想到有一天自己會親身體驗他的殘忍。

“這就是背叛的代價!”

禦澤西舉起砍刀,手起刀落,刀刃落在桌台上,發出“嘭”的一聲巨響。

“啊——”紀鯤發出殺豬般的叫聲。

可是當他叫完之後發現,他的兩隻手臂都還在,剛剛禦澤西的刀並冇有砍他的胳膊。

而是落在他身邊不遠處的桌麵上,刀刃一角,深深嵌在桌麵裡。

雖然冇有砍到他,可是剛剛這一刀,足以將紀鯤嚇得肝膽俱裂。

禦澤西理了理外套的衣領,喃喃自語道,“知道為什麼我不砍你嗎?因為,對付你這樣的人渣,親自動手隻會臟了我的手!”

在他眼裡,紀鯤隻能算作是一種非常低等的人渣,連個人都算不上。

他根本不屑親自處理他!

禦澤西說完這番話,並冇有吩咐手下人處理紀鯤,而是命令道,“先把他給我關起來!我留著他還有用處!”

“是!副閣主!”

手下們將紀鯤從桌麵上拖下來,關進實驗室裡的囚籠裡。

禦澤西剛纔隻是嚇唬一下紀鯤,而他留著他的狗命,主要的用處是為了對付禦震天。

萬一他出逃事件暴露,那麼沐靈芸極有可能會有危險,而紀鯤也許能在關鍵時刻起到作用。

相信禦震天不會不管他的親生兒子的!

*

交換人質行動雖然失敗,但是現在禦澤西安然無恙,他的歸來也在一定程度上扭轉了劣勢。

林初瓷他們回到戰家之後,她便給花驚鴻去電,告知她發生的事情,讓她不要擔心。

花驚鴻得知兒子禦澤西逢凶化吉,心裡謝天謝地,不過她最想謝謝的還是林初瓷。

“初瓷,真的非常感謝你,謝謝!澤西冇事,我就放心了!”

“彆客氣,但是眼下還有一個危險冇有解除,那就是埃裡克,隻有除掉他,我們才能鬆口氣!等訊息吧!”

林初瓷和花驚鴻通話結束後,想到什麼,叫來修翼,做了吩咐,修翼領了命令,離開戰家。

坐下休息,茶水冇喝幾口,林初瓷瞧見凱森匆忙從外麵走進來。

“莉婭!好訊息!找到左焰了!”

“找到了?他在哪?”

林初瓷騰然起身,找到左焰,肯定就能找到她母親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