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彆急,慢慢聽我說!”

凱森在她身邊坐下來,“自從上次我釋出尋人啟事之後,工作室每天都能接到各地熱心網友和粉絲的來電,他們提供了不少疑似左焰的資訊。

“根據工作室工作人員的耐心排查,最後鎖定了左焰的下落,我也親自做和覈對,確認是他本人冇錯。”

“太好了!終於有點眉目了!”

聽到這個訊息,林初瓷露出欣慰又激動的笑容,凱森把網友提供的幾張圖片拿給林初瓷看。

“這就是左焰的現狀,他目前就在華國的雪域高原一帶,以流浪作畫為生。”

圖片上可以看出來,頭髮淩亂滄桑但很有藝術氣息的男人,坐在藏區街邊作畫,身穿民族服的當地人在圍觀。

“現在你能聯絡上他嗎?或者說聯絡上那個提供線索的熱心人?”

林初瓷難掩激動之心,把手機還給凱森的時候問。

“我讓工作室聯絡那個人了,他們說把手機號碼發給我。”

凱森話音剛落,工作室就把手機號碼發給他了,他看過後說道,“有號碼了!我來打過去問問!”

凱森撥通熱心人的號碼,等了一會接通之後,遇到了問題。

“莉婭,他說什麼我聽不懂,你和他聊。”

“好,電話給我!”

林初瓷拿來手機與電話那端的人聊起來,對方說的是當地的藏語,林初瓷研究學習過藏文化,能夠聽明白,對話也不是問題。

經過一番交流,對方答應幫她去找左焰。

通話結束後,又過了十多分鐘,林初瓷他們終於等來了回電。

再次接通電話,他們總算能和左焰取得聯絡。

“左焰!是我!我是凱森!”

“嘿,老朋友!”

凱森和左焰聊起來,在電話裡詢問關於《囚》這幅畫的創作情況。

“你還能想起來你畫過的那幅《囚》嗎?你在a國創作的?”

經過提醒,左焰找到一些印象,“記得,你找我問這個做什麼?”

“是幫一個朋友打聽,想問問你還記不記得那幅畫裡的女人是被關在什麼地方?”

凱森開的是擴音,林初瓷也能聽見兩人的對話,問出這個問題後,他們都凝神屏息,想聽清楚左焰的回答。

左焰那邊地處高原,應該是風比較大,電話裡都能聽見呼嘯的風聲。

如果不仔細聽,對方的聲音很容易被風聲淹冇。

“噢……我想不太起來了。”

左焰走過的地方太多了,他不可能記得每個地方。

聽到這個回答,林初瓷的眼神裡閃過一絲落寞,凱森怕她難過,又接著問左焰,“我知道現在讓你回想以前的事可能你一時半會想不起來,但一定請你好好想想,這件事非常重要。因為你畫裡的女人,極有可能是我朋友的母親,我們需要你提供至關重要的線索!”

左焰聽明白他們的意圖,又仔細回想一番才告訴他,“雖然我想不起來那是什麼地方,不過讓我重新走一遍,我肯定能想起來。”

凱森聽了覺得有戲,追問,“你是說,現在如果讓你去a國,你可以帶我們找到那個地方是嗎?”

“冇錯。”

這也算是一個好訊息!

“好好好,那我請求你一定要幫我這個忙!兄弟,拜托拜托了!”

在凱森的請求下,左焰最終答應幫忙,凱森道謝,“謝謝了兄弟,你在那邊等我,我安排人過去接你!千萬不要亂跑!”

和左焰做過溝通後,結束通話,凱森對林初瓷說,“隻要去把他接回來就可以了。”

“我來安排吧!不過得安排一個可靠的人去接。”

林初瓷的心情又變得好了起來,她把淩絕喊來。

淩絕聽說聯絡上左焰,也很高興,為了儘快找回母親,自告奮勇道,“姐!讓我帶人去藏區接左焰!我一定會儘快把他接回來!”

“也好,你去我比較放心!那就這麼安排,你多帶幾個得力助手,乘坐最早的西北航班,前往藏區。”

“行!”

淩絕從凱森這裡拿到聯絡方式和地址,當即收拾行李,準備出發。

戰夜擎瞭解過情況後,安排傾羽等人陪同淩絕一起前往藏區接人。

淩絕他們動作迅速,兩個小時之後,順利趕上一趟飛往西北的航班。

他們離開後,戰夜擎把s國目前的形勢告訴林初瓷。

“多國聯合組織向s國施壓,加上沸城謀反的罪證不足,目前王室迫於壓力已經撤軍,對峙的形勢解除了!”

林初瓷深出一口氣道,“隻能說禦震天老謀深算,這一次交鋒,我們打了一個平手。怕隻怕,等他緩過勁來,會有怎樣的反撲?”

“不用太過擔心,兵來將擋水來土掩。”

“你聯絡龍牧野了嗎?禦澤西已經回來,讓他不要再去沸城,免得有危險。”

“嗯,剛纔冇打通他的電話,等下再聯絡他。”

兩人都關注著s國那邊的局勢發展,在沸城危機解除之後,王室與沸城簽訂了一項協議。

沸城將永遠忠於王室,但王室不得乾擾沸城的發展,也相當於沸城因為這一次的變故,贏得了地區的獨立權。

禦震天正式對外宣佈,沸城成為s國的一個獨立州,州內事務由他來自主管理。

禦震天晉見過國王之後,返回沸城,很快得知一個訊息。

“伯爵大人,不好了,副閣主他不見了!”

禦震天聞言一震,“什麼?他不是被關在密室嗎?”

“他已經不在那邊了,我們巡察的時候發現,先前的兩個侍衛已經被反關在密室,副閣主不知所蹤。”

“怎麼會這樣?把那兩個侍衛給我帶上來!”

禦震天怒拍桌麵,很快,手下將兩個快要被餓暈的侍衛拖進來。

侍衛見到禦震天後,便把沐靈芸救走禦澤西的事情告訴他,禦震天聽完之後,一怒之下,一刀劈開身旁的椅子。

“這個狗東西!居然偷梁換柱!”

算算時間,沐靈芸救走禦澤西的時間是兩天前,而他居然毫不知情!

絕對不能讓禦澤西活著逃出s國,否則後果不堪設想!

禦震天當即下令,“來人!去找沐靈芸!搜查禦澤西的下落!她要是不肯交人,就給我抓回來!我要親自審問!”

“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