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禦澤西聞聲轉頭,趕緊回到病床邊。

花驚鴻幽幽甦醒,睜開眼睛。

醒來的她發現自己躺在病房裡,她還活著,隻是稍微一動,傷口處發出鑽心的痛意。

模糊的視線逐漸變得清明,眼前出現幾個人的臉,有她的助理,還有集團公司法律顧問,以及……

“花總醒了!”

“媽!你醒了!”

當她看清兒子禦澤西也在的時候,她驚得想要起來,可因為疼痛又摔了回去。

“呃……”

見她還要起身,禦澤西趕緊起來,按住她的身體,“不要動,你身上有傷!好好躺著休息!”

“澤西……”

花驚鴻剛剛好像聽見兒子叫她“媽”了,她簡直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她冇幻聽嗎?

“我以為……我以為再也見不到你了……”

“不會的,媽……你現在冇事了!”

禦澤西握住母親的手,花驚鴻感受到兒子握著自己,也確認他開口叫她媽了,她不知道該怎麼形容此刻激動的心情。

說不出任何話,隻是嘴唇顫抖,淚水不斷的往外流淌。

助理和律師見他們母子相認的場麵,都冇有打擾,悄悄退出病房。

“你總算認我了,澤西,我的兒子!”

花驚鴻本來已經做好帶著遺憾赴死的準備,而現在峯迴路轉,她不但冇死,還能與兒子相認。

她真的開心極了!

“媽!對不起!我應該早點和你相認!是我的錯!”

禦澤西向母親道歉,母子倆都熱淚橫流。

花驚鴻等這一天,等得太久了!

老天爺總算眷顧了她,讓她在有生之年能和兒子相認。

母子二人相認後,關係也變得親密不少,禦澤西幫母親擦乾淚水,安慰道,“好了媽,一切都過去了,以後我們有很多機會相處,從前缺失的,都有機會補回來。兒子會好好孝順你的。”

花驚鴻含淚點頭,笑了起來。

禦澤西又把裝著遺囑的袋子放在她手邊,“媽,遺囑您還是收回去,驚鴻集團還需要您自己去管理,我還有更重要的事要做,父親的仇,遲早我會報的!”

“能不能為你父親報仇,其實已經冇有那麼重要,重要的是我希望你能平平安安。”

花驚鴻希望兒子能夠平安無事,如果為了替楚源報仇而賠上兒子的性命,那麼這仇就算報了,還有什麼意義?

“我知道了,這件事以後再說吧,眼下,您好好養傷纔是最重要的。”

禦澤西理解她的擔憂,但他決定的事,不會輕易改變。

對付禦震天,這是他和林初瓷他們統一的目標!

從禦澤西那裡得知花驚鴻醒來的訊息,林初瓷專門帶著女兒恙恙來病房探望。

“外婆~!”

戰無恙抱著花束跑進來,聽媽媽說外婆生病,她非要跟著來看看。

“恙恙!”

花驚鴻聽見戰無恙的聲音,看向門口跑進來的孩子,還有跟著走進來的林初瓷。

“初瓷!”

禦澤西起身迎接她們母女二人。

“外婆你哪裡痛啊?”戰無恙踮著腳尖看向床上的人,關心問。

“外婆看到恙恙後,哪裡都不痛了,很快就會好了。”

花驚鴻摸摸小丫頭的手,又看向林初瓷,“初瓷,你來了!”

她很想和她分享自己愉快的心情,迫不及待的想告訴她,她和兒子已經相認了!

“花總,大難不死必有後福啊!”

“謝謝謝謝!”

“雖然說你受了傷,不過能找回兒子,我覺得也是很值得的,對吧?”林初瓷笑著問。

“對,為了澤西,受點傷不算什麼。”

花驚鴻心情不錯,與兒子相認,也算是了卻她一樁心願,想到先前的承諾,她把林初瓷叫過來。

“初瓷,你過來!”

林初瓷走到病床前,看見花驚鴻從枕頭下麵抽出來一個檔案袋,遞給她,“這是我要送給你的禮物。”

“給我的禮物?”

“冇錯,你拆開看看。”

林初瓷有些好奇,接過檔案袋,抽出裡麵的檔案,看過內容後,露出震驚的表情,“這是……盛唐莊園的產權證和過戶協議?”

“是的,是盛唐莊園的產權證還有過戶協議,我已經簽字,這是我說過要送你的禮物。其實也不能算作禮物,應該說是物歸原主吧!”

林初瓷纔想起來上次花驚鴻來找她,說過隻要她能和兒子相認,為表達感謝會送她一份禮物。

可她怎麼也想不到她送她的竟然是她外公家從前的盛唐莊園。

“花總,這也太厚重了,其實你可以賤賣給我都可以。”

林初瓷真的很感激花驚鴻,能夠大方的將一座莊園都送還給她。

“不,初瓷,收下吧!一座莊園對我來說,哪有兒子重要,這是我誠心謝你,不要拒絕。”

花驚鴻誠意滿滿,禦澤西也幫腔,“初瓷,你就收下吧!也不要擔心我母親冇有地方住,以後她會跟著我一起生活。”

林初瓷盛情難卻,感動的點頭,“好,那我就收下這份大禮了!非常感謝你,花總!”

等到花驚鴻睡下,林初瓷帶著女兒回去,禦澤西送她到門外。

“禦澤西……”

林初瓷看了一眼禦澤西,想把s國沐靈芸的事告訴他,但是話到嘴邊,她又嚥了下去。

他們母子剛剛相認,就讓他們好好團聚一下,她不想破壞這難得相聚的氛圍。

至於沐靈芸的事,還是等s國那邊打撈結果出來再說吧!

“怎麼了初瓷?是不是有什麼事要告訴我?”

“冇什麼,想問問你人質的事。”

林初瓷轉移了話題,禦澤西道,“不要著急,埃裡克已經處理掉,人質目前冇有危險,我會安排人送他們出去!”

“好的,再聯絡!你先好好陪花總吧!”

林初瓷帶著女兒先回戰家去,禦澤西想安靜的陪在病房裡,恐怕也難。

禦震天對禦澤西下發的拘捕令通過暗月閣內部網絡傳到華國這邊來,有手下及時將這件事傳達給禦澤西。

禦澤西安排好人手留在醫院,則返回莊園住處,處理這件棘手的事。

車輛開進莊園,禦澤西從車上下來,幾位副統領立刻便將他團團包圍,一個個都用武器瞄準他。

禦澤西沉眉冷對,“你們想乾什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