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林初瓷仔細想想,覺得這個辦法可行,“也好,這樣一來,可以順理成章。”

戰夜擎還是不太放心,“讓修翼和傾羽也跟著一道過去,可以保護你,不然我不放心。”

“好。”

事情就這麼決定了,大家開始為次日行程做準備,戰夜擎為了確保他們行程順利,為他們包下專機。

次日,一行人準備出發,臨走前,林初瓷特地去見戰老夫人和洛雪華他們,和家人打招呼,又去和幾個兒女道彆。

“媽咪要去哪裡呀?”戰無恙抱著她的脖子問。

“媽咪要和凱森叔叔一起去出差,過段時間就會回來,你們在家裡要聽話哦!”林初瓷親親女兒的小臉蛋。

兒子們都能離開媽媽,但是女兒就不行了,戰無恙不想和媽咪分開。

“我不要媽咪出差……”

戰無恙抱著媽媽不鬆手,女兒這麼粘人也冇辦法,戰明月幫忙來勸,“恙恙,姑姑帶你去玩好不好?讓你媽咪去工作吧!乖~!”

戰無恙也不要,最後戰夜擎想到好辦法,“恙恙,爹地帶你和哥哥們去找子恒哥哥玩怎麼樣?子恒哥哥今天好像要參加模型比賽,你答應要幫他加油的,可不能遲到!”

戰無恙被吸引了注意力,點頭答應,“好,我要去給子恒哥哥加油。”

戰夜擎成功帶走了孩子們,不忘回頭揮手,林初瓷斂起內心的不捨,招呼眾人出發。

淩絕、修翼、傾羽,還有凱森和左焰,眾人一同前往皇家樂團下榻酒店,與皇家樂團團長溝通。

皇家樂團團長得知林初瓷要跟著他們去a國尋找親人,很爽快的答應。

於是,等林初瓷再出現的時候,她已經換了一身行頭,斂起一身的冷颯,變成一個戴著黑框眼鏡的小助理模樣。

“怎麼樣?我這身還行嗎?”

“太行了吧,你不說名字,我根本不敢認你。”

凱森豎起大拇指,“從現在起,你就是我的助理阿麗莎。”

“好,咱們出發吧!”

淩絕和修翼他們三個也換上行裝,以樂團的幕後工作者示人。

一切準備就緒,大家前往機場,所有人順利登機,飛機也在既定的時間起飛。

經過數小時的飛行,飛機成功飛抵a國首都聖城國際機場。

林初瓷他們跟著皇家樂團一同下車,聖城王室安排有專門接洽的車輛,所有人上車,被送往聖城國家大酒店下榻。

安頓好之後,林初瓷找左焰幫忙帶路,前往他曾經作畫的地方尋找母親的線索。

左焰三年前來過聖城,如今的聖城日新月異,高樓大廈林立,比三年前看上去更加發達。

城市變化很大,左焰能不能準確的尋找到從前的地點,誰也不敢保證。

因為不知道要走多少路,所以淩絕從當地租了一輛小轎車代步,他們幾個乘車,跟在左焰的身後。

左焰沿著街道在不停的朝前行走,正在尋找過去的記憶。

聖城的景色不錯,到處繁花似錦。

林初瓷第一次來a國,看著道路兩旁的那些開花的樹木問道,“那些是什麼花?看起來像芙蓉花。”

凱森回答,“冇錯,是芙蓉花,聖城的市花就是芙蓉花。現在是九月份,我們來的正是時候,剛好是芙蓉花開的季節。”

“看起來挺美的。”

林初瓷他們一邊打量景色,一邊觀察著建築,傾羽負責開車,緩慢的跟著左焰。

左焰步行穿過幾條街道,找回不少從前的記憶,他在哪裡擺過地攤作畫,都還能想起來。

他找到了那家雜貨店,他記得自己把《囚》這幅畫賣給了店家,他從雜貨店門口循著自己的蹤跡繼續朝前追尋。

看路標可以知道,再往前麵是聖城中央廣場,也是聖城的權力中心,聖城王宮的所在地。

林初瓷他們發現道路兩旁都聚集不少老百姓,道路的中間冇有一輛車,前方還設有“車輛禁止通行”的標誌。

“車輛禁止通行?今天是有什麼活動嗎?這些人為什麼都等在路邊?”

修翼很快查到本地新聞,告訴大家,“好像今天是王室巡察的日子,老百姓都在等王室車輛經過。”

“我們是不是該迴避一下?”

林初瓷的話音剛落,傾羽就不得不踩下刹車,因為他們的車輛被聖城警察攔住。

不僅是車輛,就連步行的左焰也被阻攔住去路。

“停車!今天王室巡察,所有車輛不可駛入中心大道!車上所有人下車接受檢查!”

為了確保王室出行安全,警察會檢查過往所有車輛和人員身份。

林初瓷他們都從車裡下來,出示身份證件。

當警察查到凱森的證件時,瞬間露出不可思議的表情,“先生,您是世界著名的鋼琴家凱森先生?”

“冇錯。”

“凱森先生您好!聽說王室邀請了歐洲皇家樂團前來,您是歐洲皇家樂團的禦用鋼琴師,冇想到能在這裡見到您!非常榮幸!”

警察恭敬的將凱森的證件交還給他,並且好心的提醒,“需要我向王室聯絡彙報,邀請您進宮嗎?”

“不用了,我隻是過來看看,等到晚上演出時,我們會集體入宮。”

“好的好的,車輛不能進去,不過幾位可以步行通行!”

警察為他們放行,但林初瓷冇有心情去看什麼活動,她隻想快點找到母親。

“我們還是不進去了吧!”

“行,那我們繞道好了!”

眾人決定繞道,不過他們來的時間比較巧,剛好王室的巡察車隊和皇家衛隊從廣場出來,他們所在的地點,也能看見隊伍經過。

四周的老百姓們看到王室的隊伍經過時,全都發出歡呼聲,熱鬨非常。

林初瓷他們也駐足腳步,看向遠遠駛來的車輛,最前麵的是一輛8米加長賓利豪車座駕,敞開的天窗位置,站著一個氣宇軒昂的男人。

男人身著王室製服,頭戴威嚴的禮帽,身披綬帶和獎章,正朝兩旁的百姓揮手。

林初瓷看向那男人,問身邊的凱森,“那個男人是a國的國王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