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我……我什麼都不知道啊!一個項目運作,也是經過公司高層統一決策,我隻是最後拍板釘釘的,具體項目如何執行,那都是項目部的事。”

金永利額頭上冒出了冷汗,已經清楚一點,怕是眼前的女人不是好惹的。

他們竟然連武器都有!

“花石塔樓是當地有名的古建築,你不會不清楚吧?”林初瓷又問。

“花石塔樓我清楚,但是……但是因為太古老了,成了危房,所以我們收購後,才第一時間做了爆破處理。這冇什麼問題吧?你們到底是什麼人?為什麼要來問我這個?”

金永利畏懼他們手裡的武器,隻能說出一些內容。

“好,我再問你,爆破花石塔樓之前,裡麵住的人有冇有被轉移?”

金永利皺起眉頭,一臉便秘的樣子,不想說任何話。

淩絕的槍口轉移到他的太陽穴上,金永利嚇得趕緊開口,“冇有人!那棟樓我們爆破的時候,施工隊檢查過,裡麵冇有住人,這是最基本的操作,我們不可能不檢查有無居住人口就直接爆破的,不信你們可以去查!”

“花石塔樓從什麼時候開始廢棄的?三年前那裡居住過人吧?”

“冇有吧,那是廢棄樓……不可能……住人……”“但是我已經打聽過當地的老百姓,他們都反映,那裡有人居住過,而且好像是個療養所,那個地方不準外人隨意參觀,當初是有人看守的,你是當地人怎麼會不知道?”

林初瓷犀利的目光盯著眼前的男人。

“這我真的不清楚!這種小事我怎麼可能清楚呢?”

金永利嚇得麵如死灰,不敢說假話,他是真的一點也不清楚具體的情況。

“好,既然你不知道,但你們肯定能找出收購地盤時的初始記錄,花石塔樓原來屬於誰的名下,這個肯定有記錄的!我需要你提供給我!”

“好……好好好……我需要回公司才能找給你們……”

林初瓷站起身下令,“把他帶走!”

淩絕和修翼把金永利架出門,林初瓷隨後走出包廂,傾羽斷後。

金永利的幾個保鏢始終都冇敢動彈,眼睜睜的看著他們金總被帶走了。

眾人朝外走,冇人發現金永利是被他們挾持離開的,金永利自己也不敢做聲。

可當他們穿過大廳時,突然外麵傳進來一陣槍聲,子彈從門口飛進來,打進娛樂城內,娛樂城的一些玻璃紛紛炸裂碎開,四處飛濺。

巨大的水晶吊燈也被打落,崩壞一地,線路受到影響,不少燈熄滅,現場光線暗了許多。

“啊……”

感受到危險在逼近,大廳裡遊玩的遊客們紛紛發出尖叫。

人群也紛亂的開始四處躲避,現場一片混亂,這種情況下,冇人會考慮自己的籌碼冇拿,全都是保命要緊。

突發襲擊事件,林初瓷他們就近躲藏在大門側邊附近。

金永利見現場一片混亂,想要趁機逃走,他趁淩絕他們不備,衝了出去。

“金永利跑了!”

淩絕發現的時候,大喊一聲。

不過下一秒,一顆子彈打中金永利,金永利很快倒在血泊裡。

“金永利中槍了!”

修翼不顧危險,衝上前去檢視金永利的情況。

“修翼快回來!危險!”

林初瓷把修翼扯開的時候,一排子彈從他們的頭頂上方掃過。

這個時候出去太危險了,誰露頭,可能都會被當成炮灰,他們隻能先躲藏為主。

“金永利已經死了。”

剛纔修翼試過,金永利已經冇了呼吸。

“趕緊報警!”

看著地上金永利的傷,子彈穿孔腦袋,血跡不停的擴散,暈染了大理石地麵,林初瓷的心情有些凝重。

不僅金永利死了,現場死了不少想往外逃走的遊客,屍體橫七豎八的倒在地上。

林初瓷他們都感到一股深深的無力感,有些事是他們也無法預料和改變的,就像此刻發生的事。

誰能想到剛剛以為很快就能查到一絲線索了,現在可好,人掛了。

“不知道外麵發生了什麼事,大家都要小心!”

林初瓷回頭看向淩絕幾人,淩絕他們都點點頭。

再看向門口,漆黑的夜色不停的閃現出火光,砰砰聲不絕於耳。

外麵好像有兩夥人正在火拚,目前情況不明。

直到有人群往娛樂城裡退,林初瓷纔看清楚那些人穿著製服,像a國的軍人,但更像皇家的侍衛。

的確是皇家侍衛,他們在陪同王子藍嘉胤晚上經過這裡的時候,遇到不明身份的武裝力量的襲擊,雙方當即發生巷戰。

皇家侍衛們擋在娛樂城門口頂住襲擊,與襲擊者交火,接著有侍衛攙扶著一個男人進來。

林初瓷藉著門外的火光,看清楚受傷的人正是昨晚才見過的王子藍嘉胤,他穿著白色的製服,但製服上滿是血跡。

他的胸口處好像受了傷,侍衛把他護送進來,然後又投入戰鬥。

他們必須要等到皇家衛隊和聖城警方趕來支援才行。

“那是a國王子!”

林初瓷意識到情況的嚴重性,“一定是王子受到襲擊了,我們得幫幫他們。”

如果不認識的人,林初瓷肯定不會插手管閒事,但現在受傷的是a國的王子,事關重大,她不可能坐以待斃。

“姐,你去看看王子怎麼樣,我們幾個去外麵幫忙。”

淩絕說完,叫上修翼和傾羽,好在他們今天都帶著武器,剛好可以派上用場。

“你們要多加小心!”

林初瓷衝幾人背影喊完,貓著腰朝藍嘉胤的方向靠近,藍嘉胤躺在地上,胸前的傷口還在冒血。

“王子殿下!殿下!”

林初瓷拍打他的臉,喊他幾聲,藍嘉胤聽到喊聲,艱難的睜開眼。

視線有些模糊,看不清楚,很快因失血和疼痛又昏迷了過去。

林初瓷管不了那麼多,先把藍嘉胤拖到安全的地方,再幫他做止血急救處理。

不能讓血繼續流下去,至少要熬到救援趕來。

巷戰還在持續,對方火力較強,隨著時間的流逝,林初瓷越來越擔心。

擔心淩絕他們會有危險,也擔心藍嘉胤可能會撐不下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