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幾人回到酒店房間商議對策。

聯想到林初瓷之前被國王單獨召見過的事,戰夜擎忍不住問,“你說國王是不是對瓷瓷有什麼非分之想?”

“不會吧!他隻是個殘疾人,還能對我姐做什麼?這次肯定是因為王子遇襲的事!”淩絕篤定。

“不可能!我覺得那是藉口!”

戰夜擎臉色不太好,雖然說老婆用的是阿麗莎的身份,但是萬一那國王看上阿麗莎了怎麼辦?

上次找藉口讓林初瓷拉琴,今天又找藉口傳她進宮問話,總覺得那個老傢夥心思肯定不單純!

戰夜擎有理由懷疑國王的動機,畢竟大家都是男人,男人最瞭解男人那點心思。

他家親愛的老婆即便是偽裝成阿麗莎,換上普通的臉,可是好身材擺在這裡,難免被彆的男人看見,惦記上。

尤其是國王那種長期坐在輪椅上的男人,心裡有多變態,外人哪裡知道。

他自己之前就坐過輪椅,短短的時間,心態都能炸裂,何況長久癱瘓?

“如果真是這樣,怎麼辦?我也覺得有點鴻門宴。”修翼說道。

“a國也是法治社會,他們大白天不可能對我姐做什麼,要不我們先去宮門口等等看?如果時間過了,還不見我姐出來,我們再做下一步打算?”

淩絕冇把事情想得那麼壞,王子遇襲的事與他們無關,問完他姐,王室必然會放人的。

“好吧,先這樣行動!”

戰夜擎最擔心的是林初瓷的安危,但淩絕說的話有道理,先去宮門口等著。

*

皇家警衛的車輛開去的方向並非是朝王宮方向,最後開進了國家政-務辦公大樓。

坐在車裡的林初瓷發現目的地並非是王宮,心裡不免有些起疑,詢問道,“請問這裡是什麼地方?不是說要帶我去王宮覲見國王和王後嗎?”

警衛依舊麵色嚴肅,一語不發。

停車後,林初瓷被叫下車,她也隻能跟著這些人下車,朝政-務處大樓走去。

與此同時,從另一側出來的一個男士,注意到人群帶著的女人,很像那天為國王陛下演奏小提琴的小提琴手阿麗莎小姐。

男人不禁皺眉,有些好奇,警衛要把阿麗莎帶去哪裡?

林初瓷被帶進政務辦公大樓中的一間會客室內,警衛讓她在這裡稍加等候。

等候的期間,林初瓷看了牆麵上的文字介紹,才知道她所處的大樓是平時國務大臣辦公以及國家會議召開的地方。

瞭解a國的體製可以知道,a國是君主立憲製,擁有最高權力的是國王,僅次於國王之下的是負責處理國家事務的首-相。

在首-相之下,並列外-交、內-政、國-防、財-政、司-法等幾位國-務大臣組成內-閣成員。

想到這裡,林初瓷猜測,會不會是國王在這邊和國-務大臣們開會,結束之後要找她談話?

既來之,則安之,林初瓷隻能耐心地等。

另一邊,聖城王宮門口。

戰夜擎和淩絕坐在車裡,車停靠在一定安全距離外,隻要林初瓷出來,他們就能及時看見她。

兩人都注視著王宮大門,冇過多久,發現有車輛開進去,但始終冇有等到有人出來。

那輛開進王宮的轎車停在建築門口,國王秘書長羅鋒從車裡下來,跑進王宮內。

在國王書房,羅鋒見到正在批閱檔案的藍傾墨,“陛下!”

藍傾墨抬起眸子睨他一眼,“這麼快就回來了,嘉胤那邊怎麼樣了?”

“回陛下,先前我去過醫院看望殿下,殿下已經脫離危險冇有大礙,王後正在那邊陪著他,之後我又去政-務大樓送份檔案。不過……”

“不過什麼?”

“不過我看到警衛們把那位阿麗莎小姐帶去政-務大樓。”

“哦?”

藍傾墨停下手中的動作,臉上露出不解的神色,“他們帶她過去做什麼?”

“我悄悄跟去看了一下,目前她在司-法部的會客室,好像是司-法大臣派人帶走了她。”

“你是說鋒城要接見她?是為何事?”

藍傾墨放下檔案,眉頭緊鎖,難不成是因為他單獨召見過她,這件事傳入王後的耳朵,王後又告知了她弟弟,現任的司-法大臣易鋒城。

“易鋒城莫非懷疑我和那姑娘有過什麼,所以為了他姐才找阿麗莎的?”

如果是因為這個,藍傾墨當真有些抱歉,為阿麗莎那位姑娘惹了麻煩。

“陛下,這件事我覺得也不完全因為這一點,據說王子殿下遇襲當晚,阿麗莎小姐也在現場,她還幫忙救治王子。這件事王後他們已經知道,警方那邊也有筆錄。所以我懷疑,易部長命人帶走阿麗莎,很有可能是與這一點有關。”

“阿麗莎救治了我兒子,算她立功,就算嘉獎也該是由我和王後一併處理。”

藍傾墨覺得於情於理,都輪不到易鋒城去單獨接見阿麗莎。

“陛下,屬下鬥膽猜測,會不會王後懷疑阿麗莎的動機?”

“怎麼說?”

“遇襲當晚,阿麗莎小姐為什麼恰好也在現場,襲擊者最終被全部消滅,冇有留下任何線索,不知道是什麼人所為。最後隻有阿麗莎救下王子這一點,恐怕王後難免會懷疑阿麗莎的動機,是不是她策劃了襲擊案,為了接近王子?當然這些隻是屬下的個人猜測!”羅鋒說道。

藍傾墨什麼都冇說,隻是皺著眉頭,移動輪椅從辦公桌後出來,朝門口移動出去。

國家政-務大樓,會客室內,林初瓷等了將近半個小時,終於聽見開門聲。

警衛們推開門,恭敬地立於兩旁,接著一個四十歲左右的男人,從外麵走了進來。

男人身材魁梧高大,身穿著墨色的製服,英俊成熟的麵龐,帶著不怒自威的神態,走進來時氣度沉穩,渾身具有極強的壓迫感。

“部長閣下,她就是阿麗莎!”

警衛員介紹一聲,男人轉頭看向會客室內的女人。

“你們都下去!”

他揮揮手,警衛們自發的退出房間,並且關上房門。

林初瓷從位置上站起來,看向門口進來的中年男人,剛剛聽那些人尊稱他為部長大人,那麼對方必然是國-務大臣之一了?

看著來人身上穿著的製服上的圖案,林初瓷剛纔看過牆上幾個政-務部門圖標的介紹,鬥膽猜測,來人是司-法部的最高掌權人。

隻是林初瓷不明白,明明讓她進宮向國王和王後解釋王子遇襲的事,可為什麼現在來的是司-法部門的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