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戰夜擎和淩絕都想不出原因,但是戰夜擎懷疑道,“不管他什麼原因,假如a國王子遇襲案主謀抓不到的話,那麼到時候,你偽裝的阿麗莎就會成為第一嫌疑人。他們隨時可以以這個罪名逮捕你!”

“如果是這一點話,我們還是趕緊離開a國。國王陛下也催我離開,他不想我被牽連。”林初瓷說道。

“看來他們的國王倒是明辨是非。”

戰夜擎抿了抿唇,做出決定,“這樣,我馬上安排航班,今天就抓緊時間回國。至於凱森,我留下人來照顧他,等到他出院為止。”

“也好,還是趕緊回國吧!查我母親的事,回頭可以交給其他人來做。”

林初瓷也不想繼續待在a國了,多待一秒,她的心就越發的不安,總覺得會有什麼事要發生。

就這樣,眾人商議好,林初瓷留在酒店,淩絕去醫院和凱森道彆,修翼和傾羽留下來,負責查詢線索,以及保護凱森等人。

戰夜擎安排的航班,於當天晚上6點左右起飛,林初瓷和團長他們辭彆,以阿麗莎的身份先離開a國。

航班降落在華國京城機場,從機艙下來雙腳落地,林初瓷才感覺到一種踏實感。

戰家的專車過來接機,戰夜擎和林初瓷以及淩絕回到戰家。

戰家人見到他們回來,都放下心來,孩子們看到媽媽回來,也都撲進她的懷抱裡。

首髮網址htt

和家人團聚之後,戰夜擎請來了凱森的助理阿麗莎,真正的阿麗莎一直留在華國等著他們。

聽說凱森住院,她比較擔心,林初瓷把在a國發生的事都一一告訴她,兩人對好了口供。

阿麗莎表明自己如果以後被調查,一定不會說漏嘴的。

林初瓷他們回國的當天,禦澤西登門來找她,“初瓷,你們這趟a國之行,還順利嗎?”

“基本上順利,查到一些關於我母親的線索,但是也發生一些意外。”

林初瓷和禦澤西聊了a國的事,兩人的話題自然轉移到s國,“你在華國另立門戶之後,沸城那邊什麼情況了?”

“昨天郵寄了一份大禮給禦震天,想必現在已經收到了吧!”

禦澤西輕輕的笑了笑,林初瓷點點頭,又關切問,“對了,你母親出院了嗎?”

“她已經出院了,現在和我住一起。盛唐莊園那邊也都收拾好了,你有空可以過去看看。”

“就今天吧!剛好有空。”

林初瓷打算去盛唐莊園走走,看看能不能有什麼發現?

*

s國,沸城。

自從禦澤西自立門戶搞分裂之後,禦震天被氣得不輕。

想到他親兒子紀鯤還有導師埃裡克都在他手裡,他想將人質換回來,但奈何手裡冇有任何籌碼。

“來人!傳我命令,去把沐家人都給我抓起來!”

禦震天最終下決定,他認為沐靈芸幫助禦澤西出逃,說明他們之間私下並非是敵對關係,說不定兩人都瞞著他,把持著密切的關係。

現在沐靈芸出事,如果以沐家人來要挾禦澤西,將他引回國,再一網打儘,豈不是更好?

命令下達後,過了一個多小時,有手下回來報告,“伯爵大人!沐家冇有人在,現在沐家主宅空無一人,找遍都冇有找到他們的下落,不知道他們什麼時候搬走的。”

“怎麼會這樣?先前安排守在沐家門口的人冇有任何發現?”

“那兩個手下現在下落不明。”

“該死!”

禦震天憤怒的摔掉手裡的杯子,他現在才明白過來,從沐靈芸營救禦澤西的時候,可能沐家人都知情。

要不然也不會在他們女兒出事之後,沐家居然能如此平靜。

甚至發現他暗中安排的眼線,並且除掉他們。

好啊!

好一齣金蟬脫殼啊!

沐家這是在明著和他作對!

禦震天處於震怒之中,但接下來發生的事,令他更是吐血不止。

又有手下們進來彙報,“伯爵大人,我們收到來自華國的航空包裹,上麵寫著是您收。”

一般呈遞上來的包裹,都做過安全測試,排除裡麵是危險物的可能。

“什麼人寄給我的?”

“是……是禦澤西……”

手下們惶恐的說道。

現在整個沸城的人都知道禦澤西叛變,禦震天也當衆宣佈,與他斷絕一切關係,並且削除他的所有職務。

所以提起“禦澤西”這個名字時,手下們都很小心謹慎。

“禦澤西?寄包裹給我?”

禦震天眉頭緊皺,目光盯著包裹,內心陡然生出一股不祥的預感。

思忖片刻,他下令道,“趕緊打開看看,裡麵是什麼?”

手下當即拆開包裹,裡麵是個精美的帶著黑色暗金花紋的盒子,打開蓋子,手下發出一聲驚呼。

“啊……是一雙藝術品手雕。”

聽聞此話,禦震天腦袋“嗡”地一下,跌坐在主位上,“什麼?快……快拿給我看看……”

手下將盒子捧過來,禦震天看著裡麵被製作成精美雕塑的雙手,滿臉浮現出極度的驚恐之色。

他抖著手拿出手雕模型,翻看底座,看到刻著一行字。

【紀鯤之手——謹獻給伯爵大人惠存】

“啊……”

禦震天驚得鬆開手裡的手雕,發出一聲悲痛的呼喊。

他的臉上不僅有痛苦還有強烈的憤怒,他甚至抽出旁邊陳列的一把佩劍,開始瘋狂的砍殺起來。

手下們都嚇得連連後退,冇有人敢上前勸說他息怒。

混亂的砍殺之後,大殿上變得一片狼藉。

佩劍杵在地麵上,禦震天手扶著佩劍,正在大口大口的喘息。

他的眼眸變得猩紅無比,想到他唯一的一個親兒子,最終命喪在禦澤西這個叛徒手裡,他恨不能將禦澤西碎屍萬段。

“來人!”

禦震天切齒下令。

外麵進來幾個手下,個個都戰戰兢兢。

“伯爵大人請吩咐!”

“傳我命令給暗月閣殺手!無論如何,也要給我殺了禦澤西!”禦震天怒吼。

手下們麵麵相覷,禦震天再次發飆,佩劍指著他們,“還不快去!傳我的話,誰能把禦澤西的人頭帶回來!我就讓他加官進爵,享不儘的榮華富貴!”

“是!”

手下們紛紛退出大殿,不過禦震天卻突然吐出一大口鮮血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