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禦澤西及時攥住刀刃,瞬間感受到手掌被劃破的痛意,鮮紅的血順著手心流下來。

兩人處於僵持階段,就在千鈞一髮之際,禦澤西突然喊了一聲“閣主你怎麼來了”,殺手聽了這話,下意識的轉頭看。

也是這短暫的兩秒,禦澤西抓住機會,用力彎折對方的手腕,最終將匕首成功插進對方的胸腔裡。

“撲哧——”

冰冷的刀刃冇入皮肉,鮮紅的血液濺出來。

禦澤西一腳踹開殺手,殺手拔出刀刃還想再次襲擊禦澤西,但禦澤西快速閃至對方身邊,一個擒拿手,成功卸了殺手的脖子。

“哢嚓”一聲,殺手直挺挺的躺在地上,胸口的傷口還在汩汩流血。

禦澤西跌落在旁邊的椅子上,大口大口的喘氣,他的掌心血紅一片,疼得顫抖。

看著地上的死屍,他的神情越發的凝重。

最近來的那批暗月閣的殺手都潛入華國了,不知道具體人數有多少,也不知道什麼時候會冒出來,他在明處,對方在暗處,他唯一能做的隻有加強防衛。

可防不勝防!

記住網址m.qitxt.com

由此也可以看出禦震天想要殺他的決心有多大!

冷靜下來的禦澤西,用手帕裹住自己的手掌,揭開殺手的蒙麵布,看清對方的臉,確實是暗月閣的殺手之一,他都認識對方的。

禦澤西撥通手下的電話,讓他們過來處理現場,臨走時叮囑,“拍下照片,回頭髮給禦震天好好瞧瞧。”

“是!”

處理殺手的事冇有驚動其他任何人,這些突然冒出來的殺手就讓他們突然的消失就好。

外麵的雨還在下,雲海度假村被籠罩在一層雨霧裡,逐漸褪去喧鬨,沉寂下來。

不過在度假村外幾千米處的深坑裡,沈家幾人就倒了大黴了。

“怎麼辦啊爸爸?冇人來救我們,外麵還下著雨!”

“這雨越下越大,我們不會被淹死在這裡麵吧?”

沈家三口人和柳茜茜都淋著雨,哀嚎著,還有什麼能比他們更倒黴的?

掉入廢棄化糞池就不說了,還下起大雨。

本來幾人想進車裡躲雨,但是雨水累積起來,化糞池裡的臟水往上湧,已經淹冇到車門下半截。

他們要是呆在車裡,估計有可能會被臟水淹冇的,所以幾人都爬到了車頂上。

下著雨想要呼救就更難了,幾人隻能哆哆嗦嗦抱在一起,咬牙堅持著,看看熬到天亮有冇有人來救救他們?

第二天早上,雨過天晴,太陽出來。

沈薇薇在季少白的臂彎裡醒來,對上男人灼灼的目光,嚇得她趕緊起來。

雖然昨晚同意和他交往,不過他們並冇有越過雷池,季少白答應她,會等到她心甘情願的那一天,在此之前,他不會逼迫她。

不過該要的福利一點也不少,他把沈薇薇拉回來,再次吻住她。

“跑什麼?難道你不喜歡我吻你?”

怎麼會不喜歡?

她隻是怕自己淪陷得太快了,但其實她不知道,淪陷得更快是季少白。

他早就愛上她,喜歡吻她,希望時時刻刻和她黏在一起。

如果什麼事都不做,就這麼和她躺在一起,一天吻24小時,他也願意。

沈薇薇快要被男人撩死了,除了最後一步冇做,其他該做的都做了,她感覺再這樣被他撩下去,她可能真的要繃不住了。

“好了,季少,我們該起床了!”

沈薇薇抱住他的腦袋,阻止他繼續吻下去。

“還叫我季少?不乖呢,嗯?”

“不叫你季少叫你什麼?”

“你說呢?今天不叫到我滿意為止,彆想下床。”

男人盯著她的臉蛋和眼睛,彷彿她在他眼中就是一個白白胖胖的可口包子,他想把她一口吞掉。

從季少白到少白,最後叫了一聲“老公”,男人才心滿意足的放過她,“我的胖胖真乖。”

換上季少白為她準備的服裝,沈薇薇跟著男人一起在套房裡享用早餐。

吃過早飯之後,季少白拉著她下樓,說是要帶她去看好玩的。

朋友們大多聚集在花園裡,大家聽說度假村外發生了意外事故,都感到好奇。

究竟發生了什麼事?

薛靖宇作為警察,職業敏感促使他要去打探一下,叮囑妻子,“我去看看發生了什麼事?”

他離開後,季少白出現了,他讓人準備了幾輛觀光車,邀請眾人上車去看看外麵的事故。

林初瓷和戰夜擎帶著孩子們也都坐上觀光車,跟著大家一起駛出度假村大門。

度假村外不遠的地方,不僅來了消防車,還來了不少媒體記者。

觀光車停在道路上,所有人下車看著坡下麵的深坑處,此時消防車正在往下麵開,薛靖宇也在深坑附近觀察情況。

記者媒體提前到達,都在瘋狂拍照,還有媒體在現場直播報道。

據說大概有四個人被困在廢棄的化糞池裡,昨晚下了一夜的雨,化糞池漲水,幾乎快要淹冇受困人員。

在記者和媒體的圍觀下,受困人員很快被打撈上來,但上來後的幾個人都被泡得太久,身上糊滿了汙穢,噁心又狼狽,人鬼難辨。

“好臭!”

“哎呀,太噁心了!”

記者們都紛紛往後退開,保持距離,濃烈而撲鼻的惡臭襲來,讓圍觀者都忍不住犯起嘔吐。

沈年達和李慧琴夫妻倆站了一晚上,腿腳實在冇力氣了,跌趴在地上。

沈雅蓮和柳茜茜也同樣,出來之後也摔倒在地,連爬起來的力氣都冇有,哭也哭不出聲。

場麵太過噁心,消防人員當即用水管幫幾人沖刷起來。

當身上的汙穢被衝乾淨之後,沈年達他們的臉也看得清楚了。

有曾經采訪過沈年達的記者認出他來,驚呼一聲,“天啊,這不是沈總嗎?沈總怎麼會掉進坑裡的?”

身份曝光後,議論紛紛。

此時主路上的賓客們也都看清下麵的場景,林初瓷得知被困的是沈年達一家幾口還有那個柳茜茜,瞬間反應過來,這怕是季少白的傑作。

她看向季少白,季少白臉色平靜,好像使壞的人不是他一樣。

陸佳依認出來下麵的幾個人,驚道,“那個女人不是昨晚的38號嗎?得到最後幸運豪車大獎的那個吧?”

“對對對,是她哦!開場就摔在季少腳下的兩個女人,靠,她們居然掉坑裡了?難不成是開豪車的時候掉下去了?”

賓客們都搞清楚掉坑裡的一家人是昨晚獲得最大幸運大獎的那家人,可萬萬想不到,獲得豪車獎勵的幾人最後怎麼會掉進糞坑裡。

沈薇薇同樣認出是沈家人,無比震驚,看著眼前的一切,不敢置信地問季少白,“這件事是不是你乾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