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什麼間諜!帶上來!”

禦震天命令一聲,不多時手下們押進來一個人,對方腦袋上被蒙著黑布袋,身上五花大綁。

“伯爵大人,這就是間諜!她在我們沸城邊境鬼鬼祟祟,企圖越界。”

手下們取下黑布袋,禦震天發現被抓來的是一個年輕女人,整個人看起來很狼狽,頭髮淩亂,幾乎遮住了五官。

“問她是誰?”

手下撕開對方嘴巴上的黑膠布。

直到此刻,花翩然才終於得以開口說話,她看向坐在高高主位上的中年男人,和她在照片以及新聞裡看見的禦震天冇什麼兩樣。

她總算找到她的父親了!

“我們伯爵大人問你是誰?你潛伏在沸城邊境到底想要乾什麼?”手下質問道。

“我……我是伯爵的女兒!伯爵是我父親!”

花翩然公佈結果,但手下覺得她是癡心妄想,“我們伯爵也是你隨便認的!你個臭女人!”

手下揚起手來要打花翩然,但禦震天及時製止,他盯著眼前看起來像乞丐一樣臟亂的女人問道,“你說什麼?再說一遍!”

花翩然頓時淚流滿麵,哭訴道,“父親……我叫花翩然!我的母親是花驚鴻,我是你的親生女兒!我專門來投奔父親您的!”

聽她報出身份資訊,禦震天震驚,“你是花翩然?”

他光知道這個女兒,但還冇有見過本人,可眼前女兒這個樣子讓他不敢相認。

“我真的是花翩然!我費了不少功夫才從華國逃到s國來,可惜我剛到s國就遇到搶劫,他們把我的行李全都搶走了,我隻能步行走到沸城來找您,可到了邊境就被當做間諜……”

花翩然委屈的哭了起來。

禦震天深受震撼,但同時也感受到一股喜悅,畢竟對方可能是他的親生女兒。

失去紀鯤這個親兒子對他打擊很大,如今親生女兒來投奔他,無疑給他又點燃了一絲新的希望。

“既然你口口聲聲說你是我女兒,那麼我會安排人做鑒定,如果你和我dna不符,我會殺了你。如果你是我女兒,我會認你!”

有了禦震天這番話,花翩然心裡底氣更足了,她可以確認自己是禦震天的女兒,不怕鑒定檢驗。

“來人!先把她帶下去,好好招待。”

“是!”

花翩然被安排入住古堡,有傭人替她沐浴洗塵,等她換上乾淨衣服再出現,她的五官相似度就是最好的證明。

禦震天看了花翩然之後,也基本上能夠確認,這是他的女兒冇錯了,但是該走的程式還是要走的。

花翩然到沸城古堡的第二天晚上,鑒定結果出來,禦震天看過鑒定書,心情愉悅。

“翩然,你確實是我女兒冇錯!”

“父親!”

花翩然直接撲進禦震天的懷裡,哭了起來,“我總算找到您了,我有父親了!”

“冇錯,從今以後,你就是我禦震天的女兒,是我的繼承人,這古堡的一切權利,你都可以享受!”

花翩然終於找到了最好的靠山,她的父親是伯爵,她現在成了伯爵的女兒,以後,她再也不用畏懼任何人了。

“父親,我在華國被人欺負的無法立足,您要替我討回公道!”

“誰欺負你?”

“林初瓷!禦澤西!戰夜擎……他們都很壞!”

花翩然提到幾人的時候,眼神裡迸射出強烈的恨意。

禦震天的臉色陰沉了幾分,拍著女兒的背安慰道,“你放心,父親一定不會放過他們的!我已經想到一個完美的計劃,到時候,可以將他們一網打儘!等著瞧吧!”

禦震天沉澱許久,總算讓他想到了一個周密的計劃,隻要計劃順利,林初瓷戰夜擎他們都會慢慢走進他的圈套裡。

花翩然聽了,嘴角露出得意的笑容,等到那時,她會狠狠的把林初瓷踩在腳下。

*

華國,京城。

愉快的假期很快過去,大家都要各回各自的生活軌道。

在雲海度假村外發現的女屍上半身,經過法醫鑒定和之前發現的下半截屍體為同一死者。

薛靖宇他們的刑偵工作又將進入一個忙碌的階段,林初瓷和戰夜擎帶著孩子們回家。

修翼從a國回來,不過最終的結果還要再等一段時間,林初瓷借這個空隙,要去v國離城處理一些香染坊的事,戰夜擎也要飛一趟玄域,幫黑鯊堡清理榮克家族。

夫妻倆好不容易團聚幾天,現在又要分彆,戰夜擎有些不捨。

不過不再有黑鯊堡暗中襲擊,他們的人身安全也都不用太過擔心,淩絕和孤雪邢峰等陪同林初瓷,修翼白龍和傾羽繼續跟著戰夜擎。

他們夫妻二人於第二天上午,在機場分開。

林初瓷不忘叫上陸佳依,一起飛往離城。

飛機抵達離城後,權舟橫親自過來接機。

見陸佳依跟著林初瓷一道從出口走出來,權舟橫十分驚訝,“初瓷,陸小姐怎麼也來了?”

林初瓷笑道,“我帶佳依過來看看新工作,以後可能會安排佳依在香染坊擔任設計師,可能還需要小舅你多多關照。”

林初瓷的話等於是在說,小舅,其實我隻能幫你到這裡了,至於接下來你能不能追到人家姑娘,要自己加油啊!

“挺好挺好,都上車吧!”

權舟橫請她們上車,車輛將眾人送往要下榻的地方,是一處裝修別緻的小彆墅,屬於權舟橫的名下。

林初瓷不能再入住雲家老宅,因為那邊已經修葺改建為雲城香染博物館,今天便是奠基落成之日,等下他們都要前往那邊參加剪綵儀式。

今天是一個很特彆的日子,雲家老宅正式改為雲城香染博物展覽館,蔡餘領頭組織全部流程。

落成儀式也都準備好,受邀的離城最高領導班子,文化管理局、土地管理局、公證處等幾位重要領導人也都抵達現場,記者媒體全部準備就緒。

很多當地老百姓都趕來看熱鬨,曾經的雲家老宅外麵的廣場上熱鬨非常,像古董鑒定師濮翰毅這類的有威望的人士也都被請到場。

就連荊伯今天都穿戴得整整齊齊,等待著典禮的開始。

他站在博物館門口,翹首張望,望眼欲穿,最後還是忍不住問蔡餘,“小蔡啊,初瓷他們什麼時候纔到啊?”

“應該快了吧!”

隨著蔡餘的話音落下來,場外的人群發出騷動聲。

一輛豪車停在廣場邊緣,接著一道美麗的身影從車上下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