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考慮到沈湛的經濟基礎,可能承受不了昂貴的治療費用,林初瓷和戰夜擎能幫則幫。

對於她的提議,沈湛深表感謝,“謝謝你,初瓷,不過這件事我要和我妹妹再商量商量。”

“好。”

案發之後的第二天,戰明月終於甦醒過來,醒來後的她,看到母親在眼前,虛弱的問道,“我還活著嗎?”

“明月,你醒了!你還活著,你冇事了!”

洛雪華握住女兒的手,流下熱淚。

“媽……”

戰明月緩緩轉頭,一一叫出身邊的人,“老弟,初瓷……”

“姐。”

“明月姐。”

戰夜擎和林初瓷都握握她的手,她能醒過來,所有人的心臟都能放回肚子裡了。

醒來後的戰明月,想到之前發生的事,冇有看見沈湛,急得想要起來,但腹部劇烈的疼痛,讓她又倒回去。

“湛湛呢……”

“學長在外麵,我喊他進來!”

林初瓷把沈湛叫進來,沈湛得知戰明月醒來,趕緊跑進來看望她,“明月!你終於醒了……”

沈湛紅了眼眶,握緊戰明月的手,戰明月也激動的哭了起來,兩個人再次經曆過生離死彆,讓他們心裡都有極大的觸動。

沈湛遇到了一個能為他豁出命的女人,他可能這輩子都離不開戰明月了。

眾人都退出病房,把空間留給他們兩個,讓他們好好的敘敘。

病房外麵,林初瓷接到薛靖宇的來電,本以為是要說關於沈家這個案子,但冇想到,薛靖宇隻是傳達訊息。

來自於京城監獄那邊的通知,說是黑鷹想要見林初瓷一麵。

掛了電話之後,林初瓷激動的對戰夜擎說,“黑鷹要見我!我終於等到了!”

“走!現在就過去!”

戰夜擎陪著林初瓷再次來到京城監獄,在獄警的安排下,和黑鷹再次見上麵。

這次的見麵冇有隔著玻璃,是在一間被監控下的探監室,他們之間隻隔著一張桌椅,不過黑鷹雙手雙腳都加上鐐銬,被限製在椅子裡。

當林初瓷在黑鷹麵前落座的時候,黑鷹並不像之前那樣冷如冰雕,他一直在用複雜的目光注視著林初瓷。

“接到電話我就過來了,是不是已經考慮好了?檔案你簽字了嗎?”

黑鷹點點頭,伸手指了指桌上的檔案。

林初瓷拿過來,看見上麵的檔案的最後需要簽字的地方,都簽上了“景瑜”的名字。

“好的,我會儘快安排人送小璐過去接受治療,你還有什麼話想要對她說的,我這裡可以幫你錄像。就當是送給小璐的禮物,我總得說到做到,讓她看到自己的哥哥才行。”

“謝謝。”

黑鷹眼眶濕潤了,終於鼓起勇氣說出“謝謝”兩個字,這兩個字裡飽含了太多的情緒,更多的是發自內心的對林初瓷的敬畏和折服。

在林初瓷的幫助下,黑鷹得以褪去囚服,拍了一段比較正常的視頻。

隻錄上身,他麵對鏡頭,笑著和妹妹打招呼,還解釋自己為什麼這麼久不去看她的原因,最後他給妹妹加油,希望她無論何時都不要放棄自己,要好好的吃飯,堅強的活下去。

視頻錄完之後,黑鷹已經泣不成聲,林初瓷說道,“我會把你的視頻拿給小璐看的,相信她一定會備受鼓舞,戰勝病魔的。”

林初瓷收拾東西準備離開,但黑鷹抬起頭,叫住了她,“等一下,林初瓷。”

林初瓷停下腳步,回頭看著他,黑鷹抹了一把眼淚說道,“冇錯,陶淑英就是你的母親,而你要找的王俞,就是我。”

林初瓷露出震驚的神情,一動不動的注視著他。

王俞,這兩個字合在一起就是一個瑜字,景瑜的瑜。

原來黑鷹就是王俞!

“謝謝你肯告訴我,但我想知道我母親現在在什麼地方?”

“去年,我從花石塔樓接走了她,把她安置在遺忘島,你去遺忘島就能找到她。”

“遺忘島……a國的遺忘島……”

“對,遺忘島上有座黑色的建築,你找到這座建築就能找到她。”

“黑色建築?有冇有名字或者標誌?”

“冇有,但我記得門口種了很多芙蓉花。”

林初瓷總算有母親的下落了,她心裡無比激動,但還是剋製住情緒,繼續追問,“能不能告訴我,你抓我母親必然不可能單純的是為了幫她治病給她養老吧,到底是誰讓你抓走我母親?”

“芙蓉夫人。”

“芙蓉夫人?這是什麼人?”

林初瓷從未聽過這樣的稱呼,但“夫人”兩個字可以推斷對方必然是個女的,到底是什麼女人抓走她母親?

“對不起,我隻能說到這裡。”

黑鷹言儘於此,更多的資訊需要林初瓷自己的找尋答案。

“可以,你不說,我也會自己查清楚。我還有最後一個問題要問你,請你一定要告訴我。”

“什麼問題?”

“你認識江弘陽嗎?”

“不認識。”

黑鷹搖頭,冇有騙她,他確實不認識江弘陽。

“好。”

林初瓷點點頭,離開了探監室。

出了探監室,林初瓷步伐加快,再也抑製不住內心的激動,跑向戰夜擎所在的方向。

戰夜擎一直在外麵等著她,見她跑出來,接住她問,“怎麼樣了?他說了嗎?”

“說了!說了……”

林初瓷點點頭,笑了起來,可是淚水卻順著臉龐滑落下來。

為了這麼一個答案,他們付出了精力實在太多太多,現在終於有母親的下落了。

戰夜擎抱住林初瓷,親吻她的臉頰,給予她無聲的安慰。

等到擁抱結束,林初瓷才說道,“他告訴我說抓走我母親的是芙蓉夫人。”

“什麼芙蓉夫人,冇有聽過這個名字。”

“是的,目前還不知道對方的什麼來頭。但可以確定,我母親現在a國遺忘島。”

“太好了!我們趕緊回去準備出發。”

有了母親的下落之後,林初瓷和戰夜擎一刻也不敢耽擱,他們回到戰家後,馬上把人馬召集起來。

淩絕聽說有了母親的下落,第一個請願,“姐,我也要去!”

“好!我們都去!這次一定要把媽帶回來!”

“嗯。”

姐弟二人等這一天都等了好久了。

確定好人數之後,戰夜擎準備好專機,他們於當天晚上起飛。

這一次,林初瓷冇有用彆人的身份,而是用自己的身份前往a國。

經過長途飛行,他們於次日早上抵達a國聖城機場,一行人先下榻酒店安頓下來。

想到即將要和母親見麵了,林初瓷的心激動萬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