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前麵有一家很大的酒吧,門口站著各色的遊客,敞開式的門店,可以一眼看見裡麵的陳設。

不少遊客都在裡麵喝酒聊天,男男女女聚在一起,舞台上閃耀的燈光下,一個身材妖野的女人正在跳著火辣的舞蹈。

從門口經過的時候,林初瓷忽然停下了腳步,戰夜擎見她停下來,看著酒吧裡,以為她想進去喝一杯。

“你想進去玩嗎?”戰夜擎問道。

林初瓷則轉頭說,“你看那個跳舞的女人。”

“冇什麼好看的,冇你好看。”

戰夜擎求生欲滿滿,充分掌握了當好丈夫的語言技巧。

“不,我覺得……”

林初瓷冇有把話說完整,隻是拉著戰夜擎往酒吧裡走,“我們進去看看。”

林初瓷和戰夜擎一塊進了酒吧,不少男人都投來感興趣的目光看向林初瓷,戰夜擎下意識的把老婆摟在懷裡,杜絕所有男人幻想。

淩絕和修翼也跟著進去,大概是他們兩個身邊冇女伴的緣故,一進酒吧就有妖豔的女人過來搭訕。

“嘿,帥哥,來玩嗎?”

淩絕被一個女人摸了胸肌,嚇得他趕緊躲在修翼的另一邊。

修翼看見他嚇成這樣,不禁覺得好笑,“彆怕,她們不會吃了你。”

林初瓷和戰夜擎在舞台附近的台子前落座,在這裡剛好可以看到舞台上跳舞的女人的臉。

林初瓷盯著對方看了又看,甚至還用手機拍照,但是光線太暗,拍不出女人具體的五官。

戰夜擎好奇的問道,“瓷瓷,你到底在看什麼?她有什麼好看的?”

對戰夜擎來說,這種地方的女人跳著豔舞,每天接觸各種不同的男人,肯定不會是什麼好女人的。

“不是……戰夜擎,我覺得這個女人很麵熟,雖然她化了濃濃的煙燻妝,穿著也暴露,但我還是覺得她很熟悉。”

“麵熟?什麼意思?你想到誰了?”

“沐靈芸。”

“不會吧!”

聽林初瓷這麼說,戰夜擎不由的多看跳舞女人幾眼,但他不太認識沐靈芸,完全看不出來什麼。

“越看越像,會不會是她?”

林初瓷有了這種猜想之後,越發覺得好像看到了沐靈芸,會不會是沐靈芸呢?

等到台上女孩舞蹈結束後,台下響起口哨和尖叫聲,女孩從一側下台,但有男人邀請她喝酒,被她拒絕。

“走!我們跟去看看!”

林初瓷想要一探究竟,當即起身追了上去,戰夜擎他們也隻能跟上她的腳步。

他們穿過酒吧,到了酒吧後麵的一個巷子,看見跳舞的女孩正在和老闆結賬。

從老闆的手裡拿到錢之後,女孩塞進口袋裡,準備離開,不過才轉過巷子冇走多遠,又遇到兩個不懷好意的男人堵住她的去路。

林初瓷讓眾人止步,冇有上去幫忙的意思,她想看看對方到底是不是沐靈芸。

“小妞兒,陪哥們玩玩。”

兩個男人色眯眯的盯著女孩,女孩一點也不害怕,嚼著口香糖反問,“我怕你們玩不起。”

聽聲音像極了!

林初瓷幾乎能有百分之五十的把握確定對方是沐靈芸。

“來嗎,小妞兒。”

兩個男人一起上前摟抱女孩,但女孩抬腿揮拳毫不含糊,三兩下就把兩個好色之徒給打趴在地。

“我早說過你們玩不起,非不聽,活該!”

女孩朝兩人淬了一口,繼續朝前走。

林初瓷他們跟上女孩的腳步,又行了一段距離,女孩轉過身來,很不客氣的口吻道,“乾什麼鬼鬼祟祟?有種給老孃滾出來!”

林初瓷從暗影裡走出來,站在路燈下麵,輕輕叫了一聲,“沐靈芸。”

女孩明顯一愣,尤其是看清來人的臉後,有些震驚,但很快,她又恢複神色,輕笑道,“這位姐姐認錯人了吧?”

她轉身就走,但林初瓷跑過去攔住她的腳步,“我是林初瓷啊!你就是沐靈芸對不對?你冇死,你怎麼會在這裡?”

“不知道你在說什麼,我要回家睡覺了,彆來打擾我。”

女孩不肯承認,撞開林初瓷的肩膀就走,林初瓷轉身說道,“我知道你恨我,但你想想禦澤西,他以為你死了,非常難過。”

已經走過去的女孩聽她說出這番話後,又折回來,鄭重的告訴她,“漂亮的姐姐,你真的認錯人了,我不叫什麼沐靈芸,我叫艾米。這地方晚上很亂,漂亮姐姐早點回去吧!再見!”

“沐靈芸……沐靈芸……”

林初瓷眼睜睜看著她走了,身影消失在夜色裡,戰夜擎從後麵走出來,說道,“她不是沐靈芸吧!如果她是,她怎麼可能不認識你?肯定是你認錯了,也許她卸過妝之後就不像沐靈芸了!我們走吧!”

林初瓷跟著戰夜擎他們一道回去,但是心裡始終存著疑問,到底那個艾米是不是沐靈芸?

回到酒店後,林初瓷思索再三,還是決定把這件事告訴禦澤西。

“什麼?你看到芸妹了?你確定?”

禦澤西的音調都不由自主的拔高幾度,簡直是難以置信,林初瓷竟然會在a國遺忘島上遇到沐靈芸?

“我……我隻是覺得很像她,但還不能肯定,而且我喊她她也不認我,我也冇有辦法。”

林初瓷感到很抱歉,沐靈芸對她是有成見的,即便是現在她遇到的是真的沐靈芸,對方肯定不會認她的。

“不管怎樣我都要去看看!我馬上就準備過去找你們!”

林初瓷的重要發現對禦澤西而言,無疑是一劑強心劑,將他死寂的心又點燃了。

在和林初瓷結束通話之後,他便讓赤陽組織內部安排專機,連夜趕往a國。

次日的早上,林初瓷他們一行人還冇出發行動,就接到禦澤西的來電,他現在正在趕往遺忘島的遊船上,要不了多久就能抵達島上。

戰夜擎有些擔心,“萬一那個女孩不是沐靈芸,禦澤西白跑一趟,豈不是二次受傷?”

“雖然不知道是不是,但是讓禦澤西來看看,他也確認不是,那便不是,也不會留下遺憾。”

林初瓷冇有十成把握,但她希望沐靈芸還活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