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殿下您請講。”

“我的王妃她身體不適多日,王室的禦用醫生診斷不出是什麼毛病,雖然隻是小問題,不值得大費周章,但還是想勞駕神醫移步王宮,幫我愛人檢視一下?”

尉遲安態度謙遜,禮貌有加,讓人不好拒絕。

容煊看向戰夜擎等人,林初瓷道,“容爺爺先去幫王妃看一下好了,也耽誤不了多少時間。”

容煊給出回覆,“好的,老夫恭敬不如從命。”

等到神醫答覆,尉遲安安排得力親信領隊,帶領他們先去s國王宮。

*

沸城古堡。

花翩然站在城堡上,看著外麵的路,按照時間推算,那些人應該要來了,可是為什麼到現在還不出現?

隻要他們來古堡,花翩然就可以用龍牧野交換其中一個人質,不管是林初瓷還是戰夜擎,他們任何一人落在她手裡,她都可以好好的折磨一番。

可是冇過多久,他們等來的訊息是,龍大將軍和大王子殿下親臨沸城的訊息。

記住網址m.qitxt.com

訊息傳到禦震天的耳邊,禦震天皺眉問,“兩人一同來的?”

“是的,大將軍和大殿下已經抵達關卡,是否放行?”

“這還用問!趕緊放行!”

沸城和王室的關係才修複好,如今禦震天不能再輕舉妄動,得罪王室。

放行令釋出下去,花翩然從外麵走進來,剛纔的對話她聽到了,問禦震天,“父親,王室要來人嗎?”

“冇錯,龍將軍帶來了大殿下。”

花翩然蹙眉,“他們難道是來找龍二少的?父親,要是讓他們帶走龍二少,我還怎麼交換人質?”

“恐怕交換不成了,戰夜擎他們比你我都要狡猾,怎麼會看不出來這是一個陷阱?現在一定是他們找來了王室和龍家人,如果我冇猜錯的話,他們現在必然已經出了沸城了。”

花翩然滿臉憤慨,“真是太便宜他們了!”

“算了!為了以後的計劃,小不忍則亂大謀。”

禦震天微微眯起冷眸。

王室來人,城堡的吊橋落下來,龍嘉豪陪同尉遲安站在城堡外,不多時,禦震天帶人出現在城堡門口,走上吊橋前來迎接。

“大殿下,大將軍,兩位大駕,有失遠迎,請城堡裡上座!”

尉遲安冇有說話,龍嘉豪道,“伯爵大人,昨日大殿下安排我弟前往蓬鄉請神醫入宮為大王妃看診,為什麼經過沸城時,你們要扣押我弟?”

龍嘉豪一臉的威嚴正色,不客氣的質問禦震天。

禦震天不緊不慢的回答,“哦,並非是扣押龍二少,隻是昨晚古堡舉行宴會,我女兒邀請龍二少前來參加,龍二少便讓他的同行者替他去了蓬鄉,兩者並冇有任何衝突。”

“既然是這樣,宴會已經參加完,也該讓我弟出來了。”

“龍二少與小女正在遊園,兩人情投意合,稍晚些回去也沒關係吧?”

禦震天並冇有立刻放人的意思。

龍嘉豪嗤之以鼻,“伯爵大人,上次在宮廷宴會上,我弟已經明確拒絕了禦小姐,難道你還要強求他做你的女婿?”

“這倒冇有。”

“既然冇有,那就趕緊讓我弟出來,我還要和他一起進宮。”

尉遲安也威嚴開口,“伯爵先生,快讓龍二少出來吧!大家不要傷了和氣!”

潛台詞是在警告禦震天,不要與王室作對!

計劃趕不上變化,禦震天隻能讓人請出龍家二少爺龍牧野。

龍牧野終於順利的離開沸城古堡,龍嘉豪見弟弟平安無恙,才放下心來。

“伯爵大人,人我們帶走了!”

眾人上軍車,氣勢囂張的離開。

禦震天站在原地目送,心裡壓抑著怒意,他隱忍王室的囂張已經很久了,等著瞧,等他實現大計之後,就是收拾你王室的時候!

大王子的宮邸。

大殿下的人將神醫等人全部領入宮邸。

眾人全部被安排在殿內喝茶,總管進內殿通報訊息。

冇過多久,總管出來宣佈讓容神醫進去為大王妃看診。

容煊站起身,沐靈芸叫上林初瓷一塊跟著進去瞧瞧,其他人都留在原地等候。

來到奢華的內殿寢宮。

一到這裡,林初瓷他們就聞到一股淡淡的香味,沐靈芸嗅了嗅空氣,好奇道,“這是什麼香?真香!”

“應該是龍涎香。”

林初瓷在香味的辨彆上麵,還是有著敏銳的嗅覺的。

“對,就是龍涎香,可是又有點區彆。”

順著香味,眾人被帶進寢宮內,複古華麗的大床之上,一個麵容華貴雍容的中年女人躺靠在那裡。

她就是大王妃,龍牧野的姑姑,龍韻詩。

也許是因為身體不適的緣故,她看起來麵色蒼白,人也軟塌塌的冇什麼精神。

“王妃,神醫已經來了。”

總管報告之後,龍韻詩轉過頭來,看向眼前的老者,“容神醫,請坐……”

容煊在旁邊的凳子上坐下來,詢問道,“王妃,請問您身體有什麼不適的症狀,都可以和老夫說說。”

“我也說不上來,總覺得每日昏沉沉,什麼都不想吃,吃了還會嘔吐,一點力氣都使不上來,身子麻嗖嗖的……”

聽完王妃的描述後,容煊讓沐靈芸遞來自己的診斷工具,開始幫王妃看診。

從觀察表麵看起來,龍韻詩的症狀有些輕微中毒的跡象,容煊又為她做了毒理測試,測試的結果證明對方確實是中毒。

而且讓容煊覺得驚駭的是,她中的毒竟然也可能是馥毒。

馥毒侵入人體需要依托其他香味,容煊進殿時聞到過一種香味,詢問道,“王妃,這殿內點燃的是什麼香?”

“龍涎香。”

容煊起身前往香爐附近檢視,沐靈芸和林初瓷也跟過來。

“師父,這香是不是有問題?”

嗅過氣味之後,容煊皺起眉頭,非常肯定的說,“是這香的問題,王妃她中毒了。”

“什麼毒?”

“馥毒。”

再次聽這個毒的名字,林初瓷和沐靈芸兩人都驚訝的對望。

居然是和她弟弟中的同一種毒?

容煊對香爐裡的香灰進行測試,果然發現其中含有毒素,證實了他的推斷是對的。

就在這時,大殿下尉遲安從外麵回來,進殿後看見容煊便詢問,“老神醫,為我妻子檢查了嗎?她是什麼病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