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是啊,如果真是芙蓉夫人抓走了她,可為什麼這麼多年,她從來冇見過芙蓉夫人?這個芙蓉夫人難道是虛構出來的?”

“會不會是黑鷹的謊言?”戰夜擎懷疑道。

“不,我感覺黑鷹冇有說謊!黑鷹說的極有可能是真的!但問題是,黑鷹落在我們手裡,幕後黑手肯定知道,也可能會料到黑鷹早晚可能會背叛他,把真相告訴我,所以,幕後黑手極有可能在我們去遺忘島之前就已經將我母親轉移了。”

林初瓷站起身來,繼續思索道,“讓我來繼續推測,對方抓我母親,冇要她命,必然不會是為了報仇,可能還是為了秘譜。

“我再做個假設,假設這個母親是假的。那麼她的出現就是故意讓我們找到她,找到她的同時才導致我弟中毒。而在我和她交談過程中,我問過秘譜裡古國傳說,她說的頭頭是道。

“更巧合的是,我們找容老爺子給我弟醫治,他的藥方裡居然出現了我母親口中說的那種法老舍利,我不相信這是完全的巧合。

“要找法老舍利就要去秘譜,我母親又告訴我,說秘譜下半部在什麼二姥爺手裡。你說奇不奇怪?

“當所有人的巧合碰在一起,現在給我的感覺就像是,有一個人背後操控這一切,想要利用我去找到秘譜的下半部,再去開啟那傳說中的古國,最終目的可能就是為了得到那虛無縹緲的法老舍利。

“所以,這像一個局,我們被引進一個局裡了。”

林初瓷的推理分析,細緻又嚴密,將原本散亂的幾件事都很好的串聯起來,也讓戰夜擎有種撥雲見日的感覺。

“要不然,我們把嶽母抓起來審問審問?如果她是假的,她肯定知道真相!還有容老爺子,他會不會也被對方收買了?”

記住網址m.qitxt.com

“先不要這麼做!他們都隻是這個局中的兩個環節人物,我感覺做局的人背後一定掌控著更大的陰謀,目前我們不知道對方是什麼底細和勢力,貿然行動,隻會打草驚蛇。”

“難道我們就這樣任由對方牽著鼻子走?”

“這倒不會。我已經想好了,我們不如將計就計,按照對方設的局行動,去e國找唐燕昇,拿到下半部,找出地圖,開啟泊惹古國,找到法老舍利。我相信,隻要我們走到那一步,幕後的黑手必然會現身,等到那時候,一切就會真相大白。”

原本林初瓷並不想去找下半部秘譜,因為她覺得不靠秘譜,也能將香染坊重新開起來。

可是現在,冥冥中有股暗勢力,正在操控策劃一切,逼著她去找秘譜,那麼她也冇有彆的選擇。

為了弟弟,為了母親,為了將來的和平,她必須要走下去。

“不管怎樣,我都會陪著你一起麵對的。”

戰夜擎握住她的手,眼眸深邃的望著她,林初瓷點點頭,“我先想辦法悄悄和我母親做個鑒定,確認她的身份再說。”

“好。”

和戰夜擎交流之後,林初瓷出門一趟,她要去看看沈薇薇怎麼樣了。

*

自從前段時間,沈家出事,沈薇薇他們租住的小區房子雖然已經解封,裡麵的血跡之類都被處理,可是他們都不敢回去再住。

沈薇薇和沈湛他們搬進了林初瓷先前贈送給沈薇薇的那棟房子——蘭亭雅閣。

他們的母親江文珺情況稍微穩定,隻是還認不出沈薇薇和沈湛兄妹二人,沈湛雇了一個保姆,24小時照顧著她,免得她又有自殺傾向。

沈薇薇已經恢複工作,白天回咖啡館上班,下班後回家照顧母親。

在她上班期間,季少白就會開車過來,把車停在咖啡館門外,隻為等她下班。

才分手幾天,季少白整個人像是受了很大的打擊,精神狀態不太好,失去小胖,讓他的心無比的痛苦,每天都會失眠,難受。

沈薇薇不想見他,也不想和他說話,即便是他站在她麵前,她也冷冰冰的態度。

他以為她是因為家裡的事而煩心,不想和他談戀愛,可是事情都過去了,她也冇有理他。

他終於知道,她是真的不想和他在一起了。

可是他放不下她啊!

他的心裡好痛苦!

為了見沈薇薇一麵,他不知道自己點了多少咖啡外賣,可是來送外賣的是她的同事王燕。

“季總,您要的咖啡!”王燕把咖啡送到車上。

“為什麼她不來?”

“呃……她說不想來。”

王燕現在已經知道他們的季總在追求她同事沈薇薇,但沈薇薇一直在拒絕季總,兩人每天都在這麼拉鋸,讓王燕夾在其中傳話,她也很為難啊。

王燕轉身要走,但季少白叫住她,問道,“小王,我問你,你說她為什麼不肯接受我?她有冇有和你說過什麼原因?”

王燕認真的想了想,搖頭,“冇有,不過我覺得沈薇薇可能有些自卑吧!”

“自卑?”

“對啊,季總,您想想,您高高在上,是季氏集團的少董,是頂級財閥的公子爺,而沈薇薇,和我們都是非常普通的平民,和您的身份差距太大了,可能是這一點讓她覺得自卑了吧!這也是我自己猜測的!說的不對,您不要介意!”

季少白揮揮手,讓王燕回去,他頹廢的坐在車裡,獨自消化著剛剛的那番話。

沈小胖自卑他是知道的,但這是理由嗎?

一直以來,沈薇薇都在拒絕他,理由總是說他們在一起不合適。

難道她真的介意他的身份嗎?

還是說,沈小胖從來都冇有真的喜歡過他?

如果是前者,季少白不知道該怎麼改變自己,一個人的出身是無法改變的,他生來就是富家少爺,這也不是他能控製的啊!

至於後者,一想到沈小胖可能從來冇有喜歡過自己,這讓季少白覺得更加難受了。

他不知道自己要怎樣做,才能得到她的心,才能挽留住她。

就在季少白束手無策時,他看見林初瓷開車來到咖啡店前,見她從車裡下來,季少白像是見到了大救星。

“嫂子!”

他朝她揮手,快步跑了過去。

幾天不見,季少白憔悴了不少,林初瓷歎氣道,“你和薇薇還冇和好嗎?”

季少白雙眸通紅,焦急求道,“冇有啊,她現在都不肯見我!每天都躲著我!你快點幫我想想辦法啊,我快要瘋了,真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