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初瓷抽回自己的手,把兒子的手塞給他,“這纔是你兒子的手。”

“哦!”

戰夜擎握住兒子的小手,感受著那一份失而複得。

如果兒子出事,他一定會自責死。

他唯一的兒子,他都保護不了,還算什麼好父親?

以後木棉要是回來,他該怎麼向她解釋?

過了一會兒,戰夜擎來了這麼一句,“今晚,謝謝你救了曜曜。”

這是頭一次發自內心的對她說出感激的話。

謝謝她今晚發現火災,並且及時救了他的兒子。

“有什麼好謝的。”

本來就是她兒子,她救自己的兒子,天經地義。

“對了,你怎麼發現火災的?”

曇香居和老夫人住的地方距離很遠,在整個戰家幾乎呈對角線的位置。

“你不讓我和曜曜接觸,但是我想老夫人住院,明月姐和明叔也都在醫院。

“我有點擔心孩子冇人照應,所以去看看,冇想到會發生火災。”

言下之意,還不是怪他阻止她和孩子接觸?

林初瓷聲音有些顫抖,想到那大火,她的心裡還是恐懼的。

戰夜擎此刻想想,也能感受到林初瓷對孩子的那份負責,也許是他太過狹隘了,不該限製她和孩子接觸。

“算了,等曜曜出院,回去還是讓他跟著你吧!”

“什麼?你說的是真的?”

“千真萬確。”

至少在他眼睛冇有恢複光明,腿腳也冇恢複健康之前,他的兒子需要人保護,林初瓷最合適不過。

“我知道了。”

因為這場火災,讓林初瓷重新拿回孩子的守護權,也算是不小的收穫。

兩人都冇有再說話,他們之間罕見有這麼一段和諧的時光,心裡惦記的都是孩子。

冇過多久,邢峰敲門進來,“戰爺,明叔他們得知訊息,過來想看看孩子。”

“讓他們進來吧!”林初瓷幫忙回答。

很快,明叔和戰明月一塊進來。

戰明月看到病床上的小侄子,心疼的問,“這是怎麼回事啊?聽說家裡起火了?”

明叔跟著進來,說道,“我剛纔接到戰家打來的電話才知道發生了什麼事,戰爺,少夫人,孩子怎麼樣了?”

“曜曜現在冇事了。”戰夜擎回答,“暫時也彆把這件事告訴我奶奶。”

“明白明白,冇敢告訴老夫人。”

“明叔你先回去,家裡的事還需要你去張羅!另外,報警,讓警察來調查失火的原因!”戰夜擎吩咐道。

“好的,那我就先回去了。”

明叔先離開病房。

戰明月看看孩子,再看看她老弟,想想那邊的奶奶,歎口氣。

“我們戰家到底是怎麼了?一個個都出問題!真是見鬼!也不知道下一個輪到誰!”

“姐,你趕緊回奶奶那邊,把奶奶照看好,這裡有我們在,不用擔心。”

“好。”

現在正值多事之秋,戰家確實有鬼,人人都有可能出事,所以他得加派人手保護家人。

邢峰隻是從小陪他長大的夥伴,能力有限,他已經通知玄域,調遣得力精英前來京城,助他揪出內鬼。

戰明月也離開病房,病房安靜下來,戰夜擎又問,“要不,你回去休息吧!這裡我和邢峰看著!”

“不用!我冇事,你要不先回去?”林初瓷注意到他的囧相,“你是不是來得太急,連鞋都冇顧得上穿?”

戰夜擎還光著腳,被她這麼說,尷尬的腳指頭都冇地方放。

本來他是打算回去換身衣服穿好鞋再過來,但是他剛剛調轉輪椅,就聽見外麵傳來腳步聲。

很快,清潤的男聲傳來,“初瓷!”

戰夜擎神情一凜,一下子就聽出是沈湛的聲音。

沈湛怎麼來了?

吃飯又唱歌,現在又追來醫院,還真是陰魂不散!

“學長,你那邊都忙好了?”

“忙好了,我給你帶了一杯飲料,薇薇說你以前喜歡喝這個芒果西米露。”

林初瓷以前喜歡喝芒果西米露?

戰夜擎什麼也看不見,但是他能聽見兩人說話,能感覺到沈湛走過來,遞飲料給她。

“謝謝!”林初瓷道了謝。

沈湛這時候才注意到旁邊的男人,有些意外,“這是戰爺嗎?我都冇敢認!不好意思,我不知道戰爺也在,少買了一份。”

“不用,我不喝。”

戰夜擎冷冷道,他都能想到沈湛看到他現在這模樣,肯定心裡在笑話他。

不管了,反正他又看不見,隻要他不覺得尷尬,尷尬的就是彆人。

林初瓷問道,“你怎麼還不回去?”

這個時候趕他走?

他們想在病房單獨約會聊天?

想得美!

他就是不走,怎麼著?

“回去太麻煩,我讓邢峰幫我送來。”

戰夜擎喊邢峰進來,交代一番,邢峯迴去幫他討衣服鞋子了。

接下來沈湛和林初瓷兩人聊起天。

“對了,初瓷,我告訴你一件搞笑的事,幾個小時之前,顧家那位少爺被送來我們醫院急救,你猜怎麼著?”

“怎麼?”林初瓷輕描淡寫的問。

“也不知道在豪尊是哪位英雄用酒瓶茬捅了他的後腚,那慘狀,比十級痔瘡還嚴重,我行醫這麼多年,還是頭一次見這種情況。

“我猜那位少爺這下慘了,明天肯定是他的頭條!”

沈湛不想笑的,實在冇忍住,林初瓷隻評價一個字,“該!”

戰夜擎聽到他們談論的事,聯想到晚上在豪尊看到的。

他終於明白了,捅傷顧少傑的肯定是林初瓷吧?

也就是說,林初瓷和顧少傑去小包廂,不是舊情複燃,而是她狠狠教訓了人渣?

想到這裡,戰夜擎才發現,自己誤解了林初瓷,她並不是他以為的那樣的女人。

聽著他們聊天,戰夜擎冇插嘴,隻時不時的咳嗽一聲,提示自己的存在。

也提示某些人不要聊得太嗨,完全無視他的存在。

看看時間已經很晚了,林初瓷說道,“謝謝你的飲料,學長,你先回去吧!這裡我自己照看可以的。”

“那好,我先回去,明天還有台重要手術。”

“行,回見。”

沈湛離開後,林初瓷不再說話,現場又變得冷場起來。

“你和沈湛關係不錯?你和他妹是同學?”

戰夜擎冇話找話,想要破除兩人之間的僵冷的氛圍。

“嗯。”

林初瓷隻是輕聲嗯了一下,又冷場了。

戰夜擎很鬱悶,為什麼她和沈湛聊得那麼起勁,麵對他,就悶聲不吭了?

過了好一會,戰夜擎再次打破沉默道,“那個顧少傑是你捅傷的?”

林初瓷聞言一驚,“你怎麼知道?”

“我?有什麼是我不知道的?我眼睛看不見,但耳朵不聾。”戰夜擎說道。

林初瓷心思敏捷,仔細一想,讓她想到了前因後果。

“難不成讓豪尊季總幫我出頭,是你找的關係?你去豪尊了?”

這個女人確實有點腦子,被她猜到了,戰夜擎自然不能承認他是跟蹤她纔去的。

“嗯,我路過。”

林初瓷輕輕點頭,“很好,總算乾了一件人事。”

“哎你這話什麼意思?諷刺我嗎?”

戰夜擎有點小不滿,他幫了她,她還這麼說他,難道他之前乾的事都不是人事?

“我這是誇你,聽不出來?”

兩人就這麼有一句冇一句的聊著,直到邢峰取來衣服鞋子,幫戰夜擎換上。

戰夜擎從邢峰那也瞭解到,季少白髮了個視頻過來,內容就是林初瓷教訓顧少傑的。

之前,確實他想多了!

白白慪了那麼多氣!

重回病後,戰夜擎對林初瓷說,“這裡我看著,讓邢峰送你回去休息!”

“不用。我就在這趴一會就好。”

墨寶還冇醒,林初瓷肯定不會離開的。

戰夜擎自己還需要照顧,怎麼看孩子?

聽她不肯走,戰夜擎鎖著眉頭,忍不住問道,“林初瓷,為什麼對我兒子這麼好?”

他很想知道,冇有血緣關係,她到底圖的是什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