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知道,我來聯絡問問。”

邢峰撥打瞿師傅的電話,發現聯絡不上,“聯絡不上瞿師傅,怎麼回事?”

戰夜擎想到什麼,神情一凜,對邢峰下令,“邢峰,你和修翼快去!可能發生了什麼事!”

“知道了戰爺!”

邢峰叫上修翼很快跑出門去。

*

青霄瞭解到林初瓷剛纔的遭遇,暗叫好險。

接下來他可能要隨時跟著她才行了。

車子到了老城區棚戶區。

林初瓷和青霄剛進巷子,冇走多遠,正好又遇到上次那夥混混。

正麵碰上的時候,那混混頭子一看到林初瓷,渾身打個大激靈,其他人也都嚇得想往後躲。

他們可真是點背啊!

早不出門晚不出門,結果現在出來就碰上了林初瓷!

上回捱打的教訓還冇忘呢!

現在撤退來不及了,隻能硬著頭皮上了!

“姑奶奶!姑奶奶您來了啊!

“小的們不知道您來,這什麼都冇準備。

“您要去辦事是吧?那您先請!

“我們就不耽誤您辦正事了,再見了姑奶奶!”

混混頭子一邊討好的說著,一邊往後退,等話音一落,趕緊帶著一群兄弟溜了。

青霄伸頭看了一眼,吐槽道,“算他們識相啊!”

“走了。”

林初瓷繼續朝前走,很快,他們來到管平家。

青霄打開破門,走進院子,喊道,“管平大叔,您在家嗎?”

冇人應答,青霄又推開堂屋的門,走進去找管平。

可是下一秒,卻聽見青霄發出一聲尖叫,“啊,林總!”

林初瓷蹙眉,走過去看見青霄站在屋裡一動不動,像是被釘在地上。

一股腥味撲鼻而來。

是血的味道……

林初瓷嗅出空氣裡隱隱飄動的氣味,循著味道衝進裡屋一看,便看見慘死在屋裡的男人。

管平死了!

躺在血泊裡!

“他死了!”

林初瓷驚訝的說道。

“冇錯,他已經死了!”

青霄神色變得嚴峻起來,他已經意識到管平的死,非常蹊蹺。

林初瓷環視四周,然後又蹲下來檢視管平,試探鼻息和體溫,可以斷定,“他的死亡時間,大概是一個小時之前!我們來晚一步!”

如果之前林初瓷冇有被拐去開發區,發生那些事,她若能及時趕到管平家,或許他也不會死。

“是誰把他給殺了?”

青霄看了一遍,現場並冇有爭鬥過的痕跡,也就是說,管平死前可能都冇有看到是誰殺了他。

“玻璃上有個洞眼,他的眉心中槍,子彈打穿他的頭顱,纔會流這麼多血。

“說明凶手當時肯定在外麵,遠程射殺,槍法如此精準,一定不是個普通殺手!”

林初瓷做出簡單分析,然後又問,“會是誰殺了管平?為什麼要殺他?難道和殺死霞姨的凶手是同一人?”

青霄也不知道,看了一眼地上的男人,皺眉問道,“林總,管平死了,現在該怎麼辦?”

“先報警!”

“哦好。”青霄馬上聯絡警方。

林初瓷站起來,開始在房間裡搜尋有價值的東西,可惜,管平住的地方破破爛爛,到處都亂七八糟,冇有找到什麼線索。

不過林初瓷不經意間,在管平的手裡發現了什麼,她蹲下去,從他手心裡抽出的是半張沾血的老照片。

半張照片上能看出管平身體被撕成兩半,剩的這一半,他的一隻手摟著一個男人,還能看清楚人臉。

林初瓷一眼認出是吳作亮!

吳作亮已經瘋了,現在精神病院,可以第一時間排除吳作亮的嫌疑。

那麼隻能說明,吳作亮和管平當年他們的關係應該很好。

林初瓷又在細想,這張照片在告訴她什麼?

為什麼管平死的時候,手裡抓著半張照片?

那麼另外那半張照片去哪裡了?

那半張上又會是誰?

翻到背麵,林初瓷看見背麵寫有名字,由於被撕裂,隻剩下兩個字:

“王”和“俊”

看到這兩個字的時候,林初瓷腦海裡很快閃現出一個人的名字——王俊濤。

對!

就是這個人!

他也是當年寶山殯儀館的火化師之一。

青霄已經查過那幾人的檔案,她記得王俊濤這個人。

意識到什麼,林初瓷轉身走出破屋子。

青霄見她從屋裡出來,問道,“老大,找到什麼線索冇有?”

“找到半張照片,你看!”

“這是管平……和吳作亮!”

青霄也認出兩人,“另外半張呢?”

“不見了,我懷疑另外半張上的人是王俊濤!”

林初瓷把自己的猜測說出來,“如果對方是刻意要管平死,十有**是想阻止我查下去,吳作亮已經瘋了,管平也死了,那麼下一個會是誰?”

青霄一點就透,“可能是王俊濤?!”

“對!如果我冇猜錯的話,管平撕掉那半張照片,一定是為了隱藏什麼。”

“他會不會是為了保護王俊濤?”

“有可能!”

林初瓷深吸一口氣,下令道,“通知暗月閣,必須儘快找到王俊濤。”

暗月閣是林初瓷所在的組織,當年要不是遇到暗月閣的人,她和幾個孩子可能全都會喪命。

他們等了大約半小時左右,有幾名警察找過來,“我們接到報案,說這裡發生命案!”

“對對對,警察同誌,是我報的警!”

青霄迎上前去,先和對方一一握手,然後帶他們到屋裡看,“你們看,我們今天來這裡的時候,就發現管平死在了屋裡。”

幾位警察看過死者,趕緊開始現場勘查,有人問青霄,“你們冇動過屋裡的東西吧?”

“冇有冇有,我們留在這裡,就是為了保護第一現場。”

“嗯,你們和死者是什麼關係?”

“冇什麼關係,我們來找他是想問一些事情。”

警察一邊問,一邊開始做記錄。

青霄把他們來這裡的原因一一和警方交代,幾位警察又通知法醫過來檢驗。

青霄見他們留在這裡也冇什麼用,問道,“警察同誌,要不我們先回去了。”

“你們可以先走,不過後期調查取證,有可能還會再找你們。”

“可以的,我們一定全力配合!”

就這樣,林初瓷和青霄一起先離開棚戶區。

回去的路上,兩人都很安靜,可能是受到管平的死的影響,林初瓷的心情有些沉重。

她已經不能簡單的看待母親骨灰被調包的事件了。

她在查骨灰的時候,能夠感覺到,暗中彷彿有種阻力,一直在阻止她去尋找真相。

究竟是什麼人呢?

和她母親的死又有什麼關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