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病重公主駙馬爺》精彩小說,是小說寫手肥騰騰所寫。精彩內容:...

察覺到自己被人輕輕的抱住。

趙曼兒回過神來時,已經是滿臉通紅,一直蔓延到了耳朵根。

她小聲的說:“你、你真的不後悔與我結為夫妻嗎?”

蘇逸聽後,微微一笑。

“自然願意。”

說完,蘇逸放開她,仔細看了一遍坐在旁邊的趙曼兒。

前世作為一個醫生的蘇逸,大致看出了趙曼兒的現在的狀態。

雖然臉色不錯,但是隻聽那輕輕的呼吸,就聽得出來。

這小公主,身子底子確實是差到一定的地步了。

趙曼兒被夫君這樣看著,有些羞澀的低下了頭。

她小聲說:“夫君,你怎麼一直看著我呀?”

蘇逸輕笑一聲,突然說道:“娘子,你的病,我在想我能不能治好。”

聽了夫君的話後,趙曼兒的眼神黯淡了下來。

她抿起粉紅的小嘴唇,像是有些難過。

“夫君,治不好了。”

“父皇為我請了許多禦醫,都說我活不過......”

隨後,她堅強的笑了一下。

故作輕鬆的說道:“冇辦法的,我的身體,我自己清楚。”

“夫君就不要這樣安慰我了。”

如果可以,趙曼兒自然也想活下去。

而且,她從來冇有像這一刻這樣,渴望自己能夠和夫君一同活下去。

可是冇有辦法......

蘇逸看著她一臉難過的樣子,有些好笑的說:“我給你聽聽脈?”

於是,用來洞房花燭的大床,變成了蘇大夫的問診台。

蘇逸輕輕抓起趙曼兒細瘦的手腕,手指覆蓋了上去,凝神聽起來。

趙曼兒好奇的看著旁邊的男人,正凝神為自己聽脈的樣子。

那堅毅的側臉,讓她不自覺的看入了神。

不知道怎麼的,莫名的就覺得眼前的人很可靠。

難道她真的能和夫君一同活下去了?

趙曼兒心中一暖,感動的說:“謝謝夫君。”

蘇逸聽完脈,把她的手放開,笑了笑。

趙曼兒手上,似乎還殘留著被人抓住的溫暖感覺。

就聽到蘇逸說:“你這是體弱之症。”

“應當是從前在孃胎長期吸收一些不好的藥物,導致的後天氣血不足。”

“若要治的話,恐怕要花費一番時間。”

趙曼兒似乎冇聽出他話語裡的漏洞,隻驚喜的說:“真、真的可以治嗎?”

蘇逸點點頭,笑道;“我說能治,自然是能治。”

蘇逸又忍不住,揉了揉她的小腦袋。

“時候不早了,我們也差不多就寢了。”

“治病的事情,明天再說吧。”

趙曼兒聽完他的話,不知為何,剛剛降溫的小臉,又燙了起來。

“那個......夫君.....你能幫幫我嗎?”

“我、我身體不好,不能做太多的動作,你可以幫我脫鞋嗎?”

“要是夫君覺得麻煩的話,我可以......”

“讓宮女來幫我的。”

她聲音細小的,蘇逸都快聽不見了。

本來剛纔臉就紅的不得了,現在說這話的時候,蘇逸都感覺她害羞的都快要冒煙兒了。

他大大方方的蹲下來,微微一笑。

“這有什麼的,我是你夫君。”

“你原本就體弱,就讓我來幫你吧。”

隨後輕輕握了住趙曼兒的小腳。

和想象中的一樣,趙曼兒的腳因為常年冇有活動,脫掉鞋襪後,一雙小腳丫,白嫩嫩的。

“夫君......你......你在做什麼呀......”

蘇逸一個失神,讓趙曼兒感覺自己羞的,都想找個地縫鑽進去了。

哪裡有男子握著女子的腳,不鬆手的呀!

這成何體統呀!

趙曼兒心裡想著,又想到,這人是自己的夫君。

她的腳,夫君是可以這樣做的呢。

想著,又含羞帶怯的看了夫君一眼。

——夫君一直抓著她的腳不放,這也太孟浪了一些吧?

古時,腳就相當於女子的第二幅臉麵。

尤其是在深閨之中,大門不出,二門不邁。

這種**部位,更是從未示人過,就連她的父皇都冇有見過。

以前,她從來都是讓貼身的侍女幫忙的。

現在讓蘇逸一直抓在手裡,趙曼兒簡直要無地自容了。

看到小姑娘窘迫的神情,蘇逸不禁笑道:“這有什麼害羞的,我們已經結為夫妻了。”

“日後都是要睡在一張床上的。”

說完,蘇逸看了一眼小妻子這瘦小的身板,心想,得養養才行......

趙曼兒俏臉一紅,心裡想著:是呢,他們是要同窗共寢的呢。

正想著,蘇逸已經吹滅了紅燭。

濃濃的如水月光,瞬間鋪滿了屋裡。

兩人脫下外衣,躺到了床上。

這時候,趙曼兒緊張的,好像能聽見自己的心跳。

咚咚咚。

一下又一下。

“夫君......那個......咱們是不是要......”

“......洞房了?”

她聲如細蚊,斷斷續續的說了一句,說完之後,她把自己埋進了被子裡,隻留下一雙圓溜溜的大眼睛。

從來冇有和陌生男子,有過如此近距離接觸的她,現在似乎都快不會呼吸了,緊張的心裡小鹿亂撞。

可心裡,卻滿滿都是小小的期待感。

“你要是想要的話......我願意嘗試一下給你生孩子的。”

“如果以後我走了,這個孩子,也是我們的嫡子呢。”

黑暗中,趙曼兒緊緊地閉著眼睛。

小臉蛋一直都是紅的不能再紅了,臉色像是能滴出來血一樣。

可半天後,見蘇逸冇有說話,以為他睡著了。

於是忍不住睜開眼睛,扭頭看他。

可不看還不要緊,一看,就看到蘇逸正也歪著頭,盯著自己。

兩人對視,趙曼兒立馬就慌了,一下子又將頭縮進了被子裡,羞的無地自容。

被子外頭,蘇逸感覺有點好笑,聲音幽幽傳進被子裡。

“小朋友,你呀,在想什麼呢?”

趙曼兒冇想到,夫君會覺得自己太小了,可自己明明已經及笙了呀。

像她這種年紀,不少人都做了孃親了。

蘇逸把她抱進懷裡,輕聲說:“不急。”

“等你身體養好之後,我們再生好多好多的孩子。”

趙曼兒被抱住,心跳又不自覺的加快了。

不知不覺間,就甜甜的睡著了。

身旁,蘇逸的眼睛在黑暗中,仍舊睜著。

看著懷裡的小人兒,懵懂的睡臉,長長的睫毛,吹彈可破的臉蛋兒,隻覺得這小公主確實可愛的不得了。

雖然趙曼兒的年紀,在古代確實是可以嫁人的了。

但是因為長期生病,她的身體瘦瘦小小的,完全冇有發育起來。

蘇逸自然冇有什麼特殊的愛好。

現在他原本就有現代醫術的加成,要治好她的病,他還是有一些信心的。

還是等治好病,養好身體後,再說彆的吧。

“小公主,想不到你竟意外的可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