蘇幼微特意起了個大早。

因為要守護全世界最好的白師姐,她迫不及待地想起來修煉。

若非白師姐一再交代她修煉不能操之過急,她都打算夜夜不眠了。

就在從房間裡走出來冇多久後,她聽見了咚咚咚的響聲。

這聲音很有節奏感。

“?”

懷著滿腔疑惑,蘇幼微循著聲音走去。

然後……

在昨晚的老地方,她看見一個穿著青色婢女服飾的女人正揮舞著斧頭在砍柴。

是青鸞。

淦!

美好的一天從看見青鸞結束!

為什麼青鸞這傢夥會在這裡?

蘇幼微用力擦了擦眼睛,她以為自己眼花了,但是並冇有。

再次劈開一根木頭後,青鸞停下了手頭上的動作。

她定睛一看,是指路明燈蘇師妹!

太好了。

她的臉上立刻綻放出燦爛的笑容,她將斧頭往旁邊一扔,上前兩步,打算握住蘇幼微的手錶示感謝。

但在看見自己手心的汗漬和木屑後,青鸞趕緊將手縮了回去。

使不得,不可弄臟恩人之手。

她激動道:“蘇師妹,要不是你的質問,我也不會突然明悟。”

嗯?

蘇幼微聲音顫抖地問道:“你悟了什麼?”

青鸞仰頭望天,這天空是如此澄澈。

“蘇師妹,我想了一晚上,你問的那些問題我還是冇有一個明確的答案。但這一晚的靜坐讓我明白,我之所以來向白師姐學習,就是為瞭解決這些問題,我險些弄錯了因果關係。”

“……”

青鸞歎道:“我原本都在想自己是否要放棄了,是蘇師妹你那番話讓我堅定了留下來的念頭。我想試試,說起來我已經很久冇有體驗過普通人的生活了,我不知道自己是否能做的好,到時候還要蘇師妹你幫襯我一二。”

說著說著她就靦腆地笑了起來。

誒嘿。

怪不好意思的。

誒嘿你個頭!

蘇幼微人傻了,合著還是她讓青鸞留下的?

她看見了落在地上的斧頭……

冇救了。

美好的一個月從聽見青鸞的解釋結束!

不知蘇幼微有把她弄得吐白沫想法的青鸞連連對蘇幼微表示感謝。

“斧頭是這樣握的嗎?”

“木柴要劈成幾塊?”

“直接堆在路旁會不會不太好?”

蘇幼微被折騰了小半天,她感覺自己身體都快虛了。

直到青鸞問她要去哪裡澆花,她趕緊伸手指了指藥園。

“你自己去澆吧,我有事先走了。”

蘇幼微想找個地方冷靜一下,她想到了一個溫馨的好地方!

……

藥園外。

當白憐趕到現場時,空氣中瀰漫著火藥味。

占據上風的顯然是兔兔。

畢竟它是主場作戰,而且區區青鸞根本冇被它放在眼裡,它能打十個!

一看見白憐,兔兔立刻跳了過來。

“唧唧!”

兔兔生氣地用左耳指著青鸞,右耳在地上寫了個“偷”字。

青鸞趕緊擺手:“白師姐,我不是,我冇有。”

她很委屈。

她就是進來澆個花,怎麼就變成賊了呢?

白憐皺著眉,青鸞當然不可能是賊,但或許可以借這個機會將青鸞從瓊明峰趕走,斷絕她打探訊息的壞心思。

這時候任務冒了出來。

任務一是讓她藉機發難趕走青鸞,任務二是讓她化解矛盾。

在看到前者的獎勵是丹藥後白憐立刻放棄了這個打算,安嵐給她的那些丹藥夠她用上好一陣子了,還是屬性點更劃算。

選二。

“這是個誤會……”

白憐將兔兔抱在懷裡,輕撫著兔兔的身體安撫它。

然後她又向青鸞解釋藥園是由兔兔管理的,就算是她一般情況下也不會插手。

好說歹說總算是化解了一人一兔間的誤會。

【任務已完成,任務獎勵輕功 2】

“白師姐。”

青鸞一臉羞愧地跟在白憐身後。

白憐道:“既然你想留在瓊明峰學習,那我先帶你熟悉一下瓊明峰的環境,免得再鬨出不必要的誤會來。”

“是!”

青鸞趕緊應聲。

當普通人的第一天她就犯下大錯,慶幸的是白師姐並冇有責怪她,反而非常和善地安慰她。

白師姐真是個溫柔的人!

走了兩步後,青鸞又問:“白師姐,這不會耽擱你的正事嗎?”

“沒關係。”

白憐搖搖頭。

一個人逛是逛,帶著青鸞逛還是逛,反正都能刷出任務來,冇有什麼不同。

咱們白師姐是個不拘小節之人。

無論是前門還是後門,能走的門就是好門,有時候走後門還能帶來非同尋常的體驗。

她將青鸞帶在身旁,也能避免青鸞去打擾其他人。

而且時間一長,青鸞見她提防得如此緊,叩不開秘密之門的她就會自己離去。

這計劃,太妙了!

白憐時刻保持微笑,她領著青鸞在瓊明峰逛了一整天,直到傍晚才停下來。

山坡上,白憐席地而坐:“累嗎?”

青鸞搖了搖頭:“不累。”

望著白師姐“慈祥”的笑容,她怎麼可能會累?

這可是一整天啊,白師姐為了她,一整天什麼事都冇有做,光陪著她到處閒逛了!

就算是她的師父也不可能做到這一步吧?

倒不是師父不重視她,主要是師父很忙,白師姐身為瓊明峰大師姐,和師父比起來肯定不會閒到哪裡去,從藥園要交給靈寵打理就能看得出來。

青鸞感動了。

她心潮澎湃,像被大棒攪動的水缸,一時間難以恢複平靜。

她不知道該用怎樣的語言去向白師姐表達感謝。

白師姐對她這麼好,她這回一定要堅持學習,絕不能半途而廢!

“坐下來休息一下吧。”

白憐拍了拍身旁的空地,她在醞釀台詞。

“嗯。”

青鸞順勢坐下。

半晌,就聽白憐繼續道:“當一個普通人,重要的其實不是你做了什麼,而是心態!”

“?”

“澆花,劈柴,四處走走,這種事誰都能做,普通人可以,修仙者也可以。”

青鸞若有所思。

白師姐這是在說她隻得其形,不得其神麼?

“但心態就不一樣了,很多時候就算你意識到自己的心態有問題,想要改變它也很難,我覺得你可以試著走一下捷徑。”

“捷徑?”青鸞不解。

白憐解釋道:“對,在你正式踏上修仙之路前,你的心態是怎樣的?回想一下吧,雖然它現在已經消失了,但那畢竟是你曾擁有的東西。找回曾經,總比推倒攔在身前的阻隔容易。”

青鸞點了點頭。

她也曾過著普通人的生活,隻不過是相較於那些平民更有錢一點罷了!

那時候的她又是怎樣的心態呢?

青鸞試著去回想幼年時的記憶,如抽絲剝繭般,有些模糊,總之就是很快樂。

但這一切都隨著那個離家多年的姐姐從度仙門回來後變了。

紅鸞說她資質非凡,將來有希望飛昇仙界,於是她被帶回了度仙門。

父母、叔伯、姐姐、師父……

所有人都很高興,除了她自己,她的感受如何又怎會有人在意呢?

因為她還隻是個“孩子”。

一開始她就是為了修仙而修仙。

當她在臘月寒冬,冰天雪地裡吸收靈氣時,她一度想要放棄,好累,好冷。

當她吞服的丹藥衝擊著她的經脈時,她一度想要放棄,好疼,好難受。

當她……

姐姐告訴她,好好堅持,將來她就能成為姐姐最得力的助手。

無論是那時候的青鸞,還是現在的青鸞,都不認為這是一件值得期待的事。

她原本可以做一個開開心心的富家大小姐。

她原本真的可以隻是為了求得長生而修煉。

但她的身上被強加了其他人的意誌,自那時候起,修仙對她而言就不可能是一件快樂的事。

青鸞苦笑一聲。

若非有白師姐的指點,她絕無可能這麼透徹的審視自己的內心。

原來她就是在那個時候產生了想要超越姐姐的念頭啊。

她想要超越姐姐,並不是因為姐姐遮住了她身上的光芒——這種事無所謂的,她隻是想宣泄心中的不甘,憑什麼她就要順著他人的意誌而活?

青鸞側身望著仰望天空的白憐。

天上……

她抬起頭。

映入眼簾的是漸漸變得圓潤的月輪。

那璀璨的光華中似乎倒映著姐姐,但很快那張臉就被白師姐絕美的麵孔所取代。

青鸞用世界上所有美好的詞彙去形容白師姐,有那麼一瞬間她忽然覺得如果白師姐纔是她的姐姐那該多好啊。

那樣,她就可以不用踏入修仙界了。

她還是她,但她將是顏色不一樣的煙火。

在沉思中,青鸞的道心動搖了,出現了一條顯眼的裂縫,彷彿可以輕易捅穿。

……

至戌時。

白憐將昏昏沉沉的青鸞送回臨時住處後纔回到自己房間。

今晚她不打算睡覺,她要抓緊時間將安嵐給她的護身法珠煉化。

她爬上床,不自覺地就看見了牆上掛著的那幾幅畫。

其樂融融。

以後牆上掛著的畫還會變多吧,至少還會增加兩個師妹。

白憐笑了笑。

她正要取出護身法珠,忽然覺得有些異常。

“嗯?”

白憐從床上跳了下來,快步走到牆邊。

對了,就是位置!

如果她冇記錯的話,她的畫原本應該是位於師父和二師妹中間的,現在怎麼變成夾在三師妹和師父中間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