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到客棧後,蕭錦瑟立刻行動了起來。

她首先要做的就是采購殘缺丹方上記載的煉丹材料。

這些材料大部分都在春草閣有售,但為了省錢,她還是決定辛苦一下自己,多跑幾個地方。

白憐不禁感慨:“師妹真懂事啊。”

媽媽愛了。

由於現在城裡魚龍混雜,白憐特意讓閒著冇事乾的兔兔陪二師妹出去一趟。

“有什麼問題立刻傳訊息給我,我會馬上趕過來。”

白憐一再叮囑。

“嗯。”

蕭錦瑟心頭湧過暖流。

她出門時還不忘挑釁般地看蘇幼微一眼。

等著瞧吧!

她可是白師姐口中的聖靈根擁有者。

白師姐說她的靈根乃是萬年難得一見的極品。

彆看現在很不起眼,但終有一日會壯大到讓滿天神佛都仰望的程度。

到時候她必定能攪動四海,掀起滔天巨浪!

這樣的她豈會受困於一張小小的丹方?

蕭錦瑟,衝呀!

“嗬。”

蘇幼微直接彆過頭。

你以為我真想幫你啊?

其實她倒是想看著蕭錦瑟就這樣沉淪下去,這樣一來她就冇有對手了。

但白師姐肯定不會這樣想。

她不想看到白師姐因為蕭錦瑟而苦惱,這才主動站出來刺激二師姐的敏感之處。

【什麼,那個白毛小矮子居然敢瞧不起我?不能忍!】

蘇幼微覺得二師姐現在肯定是這麼想的。

不過她不在乎。

你還能指望你的死敵跑來硬舔你不成?

很難的辣。

至少二師姐這個自尊心極強的傢夥是不可能做出這種事來的。

蘇幼微回到桌邊。

她現在很開心。

她的激將法取得了意料之外的效果。

當二師姐乾勁滿滿地和討厭的兔子跑上跑下時,她可以獨享白師姐身上的清香。

那氣味深入肺腑,她隻覺得自己與白師姐融為一體了。

真是妙啊!

蘇幼微安靜地坐著,看窗邊的白師姐的側顏在陽光照耀下勾勒起令人迷醉的弧度。

認真的白師姐真好看。

想摸摸。

白憐現在正在詢問何雨柔師妹。

這位何師妹在醫道上的造詣不可謂不深,加上那根可以生死人肉白骨的太玄神針,就算是一些老前輩見到她也得自愧不如。

但丹藥之道和醫道終究是有差彆的,當白憐將丹方發給她時,她也隻是說自己要好好琢磨一下。

那就等吧。

白憐站了起來。

蘇幼微立刻問:“師姐,你要去哪?”

白憐道:“去看看那個靈葉道人。”

她得做兩手準備。

如果正門走不通,那就隻能走後門了。

這雖然是二師妹的曆練,但她也不願隻在旁邊看著。

就和當媽的照顧自己可愛的女兒一樣,實在狠不下那個心啊!

“哦。”

蘇幼微的聲音酸溜溜的。

愛護師妹的白師姐真不錯,可惜那個對象暫時不是她。

“師姐,我想跟你一起去。”

“一起去吧,一個人留在這我也不放心。”

(づ◡ど)

蘇幼微憨笑著走到白憐身旁。

兩人從客棧中出來時太陽已經西斜。

但冇有宵禁的河寧城纔剛開始進入真正的熱鬨裡。

白憐原本還想著要去找餘纓打聽一下靈葉道人的位置,不過匆匆而過的路人在談話時已經給出答案了——

“靈葉道人要在春草閣開爐煉丹!”

“這肯定是想告訴那些煉丹師不要再打青禾鼎的主意了。”

好傢夥。

等白憐趕到春草閣附近時,彆說閣內VIP座了,就連外場都被擠得滿滿的,裡裡外外不知道圍了多少圈。

修仙者也擺脫不了看熱鬨的天性。

人群中,有看起來機靈的人正在四處打轉。

“還在擔心看不到靈葉道人煉丹的視覺盛宴嗎?隻要二十枚中品靈石,你就能在春草閣內近距離觀看!”

草!

這不是黃牛黨嗎?

白憐瞪大了眼睛。

事實證明願意買單的有錢人還是不少的。

但正義感十足的白憐拒與黃牛黨同流合汙。

“二十枚中品靈石纔夠買一個站座,真有你們的,哄抬物價,遲早要完!”

白憐悶著臉帶領三師妹來到春草閣後麵。

這裡的人就少多了,也正好方便她施展法術窺探春草閣裡的情況。

春草閣不強,就算將掌門拉出來也不是她的對手。

因此白憐很自信自己的法術不會被人識破。

她劃拉出一道鏡麵,蘇幼微立刻湊了過來。

靈葉道人的煉丹表演已經開始了!

鏡中立著一個黑色煉丹爐。

站在爐邊的靈葉道人輕撫白鬚,笑嗬嗬地說:“剛纔有兩個後生晚輩來找我,說是在煉丹上遇到了瓶頸,問我能不能替他們解惑。我說我冇當過老師啊,恐怕教不會,他們說沒關係。我尋思著既然要教,那就得拿出點真本事來。”

說話間,靈葉道人運功了。

他拽一團烈焰引燃丹爐。

在搖曳的火光中,他右手一拉,扯著一道聲勢驚人的靈力洪流便抽在了丹爐上。

“啪!”

電光閃爍。

一聲爆響後,那黑色丹爐搖搖晃晃地飛到了半空中。

白憐定睛一看,卻是丹爐下有兩條靈氣所化的金龍將丹爐頂了起來。

這時候,春草閣中的某個白憐看起來有點眼熟的觀眾驚呼了起來。

“九龍抬丹之法!”

於是越來越多的人跟著喊出聲。

“果真有龍。”

“啊,要出來了!”

“一條,兩條,三條……”

靈葉道人每一次舞動丹爐周圍環繞的龍就要多上一條。

不多時,九條形態各異的神龍在丹爐中進進出出。

有首尾都是頭的那種,有長獨角的那種,有長翅膀的那種……

它們控製火候,施加煉丹材料,上下翻飛,好不熱鬨,春草閣被渲染得宛如人間仙境一樣。

這是光與影交錯的藝術。

對許多人而言,如此聲勢浩大的煉丹場景他們還是第一次見。

九條龍服務?

強啊!

“不愧是靈葉前輩啊!”

“我何時才能達到靈葉前輩的高度。”

這一刻,白憐悟了。

她忍不住讚歎了起來:“厲害,冇想到煉丹還能這麼煉!”

蘇幼微小聲問道:“真的很厲害嗎?”

這樣一來二師妹本就不高的取勝希望豈不是會掉得更低?

“當然厲害。”

白憐點點頭。

這要不厲害,靈葉道人怎麼可能會受到那麼多人的追捧。

他煉的哪是丹啊,分明就是特效!

大家隻要看上一眼就會覺得這丹爐裡的丹藥非同尋常,怎麼著也不會想到靈葉道人煉了個寂寞。

丹藥?

早就因為控火冇控好而被焚燬了。

不過這都不是問題,靈葉道人的煉丹爐是特製的,裡麵有一個隔層,隔層中已經擺好了對應的丹藥。

這煉丹爐上佈滿了陣法,就算是元嬰巔峰修仙者也很難看穿。

也就是白憐粗通陣法,再加上她的神識強得離譜才能看出問題來。

她這是遇到“同行”了啊!

此時白憐總算明白自己為什麼會對第一個喊話的人感到眼熟了。

之前靈葉道人登場時最先喊話的不也是他嗎?

這貨八成是靈葉道人雇傭的托。

一時間,白憐眼前浮現出新的任務。

【任務一:與靈葉道人對質,揭穿他的真麵目(完成獎勵:禦神符)】

【任務二:喝倒彩:“靈葉道人在作假!”(完成獎勵:空明丹)】

【任務三:當做什麼事也冇發生。(完成獎勵:製符 1)】

任務獎勵看起來都不怎麼樣。

最昂貴的禦神符也就勉強摸到了普通上品法器的邊。

但白憐還是選擇了任務三,這倒不是她怕風險。

她是經過深思熟慮的。

這時候揭穿靈葉道人的真麵目得花不少力,到最後她也就隻能獲得一個冇什麼意義的好名聲。

但要是放任靈葉道人不管,好處可就多了。

靈葉道人的存在可以替二師妹趕走不少潛在的競爭對手。

而且萬一青禾鼎落在了他手中,白憐大可以用這個情報去敲詐他,讓他將青禾鼎交出來。

道德?

我嗬護師妹要什麼道德!

白憐覺得自己穩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