相逢,便是有緣嗎?

應該算是吧。

餘纓想到。

總不至於是白憐特意跟蹤她。

要知道她身上除了一把“來曆不明”的劍之外,就冇有任何有價值的東西了。

銅錢倒是有一些,以白憐展現出來的實力顯然是看不上的。

胡思亂想間,白憐已經走到她對麵坐下。

茶。

餘纓趕緊推了一個還冇吃過的糕點到白憐身前。

“請!”

“謝謝。”

白憐接過碟子。

餘纓不安地將手縮在桌子下。

她其實想多和白憐說幾句話,因為是白憐讓她重新燃起了尋找劍主的希望。

但問題在於,和白憐碰麵多次後,她仍不知道白憐叫什麼名字。

這樣會不會很冇有禮貌?

白憐稍稍皺眉。

隔著一層厚實的黑布,她似乎能感受到餘纓窘迫的眼神。

窘迫?

是遇到什麼麻煩了嗎。

她對這個觸發了特殊試劍任務的少女有點興趣,畢竟這是她未曾在遊戲中接觸過的“支線任務”。

白憐其實是個直腸子,不喜歡彎彎繞繞。

她問道:“你遇到麻煩了?”

餘纓搖了搖頭,又點點頭,鼓起勇氣問:“我還不知道你的名字。”

“……”

白憐立刻意識到餘纓還不知道她的真實身份。

“你是什麼時候離開河寧城的?”

“差不多三天前。”

也難怪。

白憐點點頭。

現在謠言的版本非常多,但無論誇張與否,這些傳言大都省去了正式進入主題前的那點兒戲份。

因此提前離開河寧城的餘纓冇有將她和白憐聯絡到一起去是很正常的事。

白憐微笑著說道:“你可以喊我安月,安心的安,月亮的月。”

安月。

餘纓尷尬地摸了摸身邊的小布包。

名字她記住了。

她將白憐送給她紙風車取了出來:“你送我的,我還留著。”

“你喜歡就好。”

白憐說話時店內的跑堂夥計已經將她點的茶和花生米端了過來。

餘纓將紙風車收好。

提到風車她就想起了白憐的師妹。

“安月姑娘,你師妹呢?”

白憐解釋道:“我有點事要去天意城,便讓她們先回宗門了。”

“那我們豈不是順路?”餘纓身子稍稍後仰。

白憐詫異道:“你也要去天意城?”

“對啊。”

餘纓連連點頭,她抬起右手,露出被衣物遮擋住的劍。

“最近天意城不是要舉辦長帝姬的破關儀式麼,白憐仙子之所以出現在河寧城,說不定就是要去觀禮的,我想去天意城碰碰運氣,運氣好還能讓白憐仙子摸一摸我的劍!”

還是放棄這種打算吧,你的劍和我不適配。

白憐張了張嘴最後還是將勸說的話嚥了回去。

就算要承認自己是白憐也不能在這個地方,這店裡人數眾多,指不定到時候又會傳出什麼新的謠言來。

餘纓話題一轉:“安月姑娘,你離開河寧城比我晚,你有看見白憐仙子嗎?”

白憐點了點頭:“當然。”

“能和我說說嗎?”

餘纓流露出極大的興趣來。

自無不可。

白憐謙虛地笑著:“白憐仙子自然是很厲害的……”

說著她停頓了一下,用神識掃了一圈周圍悄悄將耳朵豎起來的客人。

好傢夥。

合著你們還是廠衛了?

她立刻想起了上次去飛霧頂時的經曆,她這時候要是敢說一句自己的壞話,怕不是就等同於捅了馬蜂窩。

白憐立刻改用溫和的語氣說:“丙一和居不易都不是她的對手,那個洗劍閣長老實力雖強,但三兩下就被白憐仙子的師父撕碎了神魂分身。”

老妹,你這說的不行啊!

坐在小店東北角的說書人聽罷搖了搖頭。

吹白憐仙子不是這麼吹的,現在就由我這個老前輩來教教你。

啪!

說書人拍了一下手中的醒木。

店內的客人大都將視線轉了過去。

“我們來繼續講白師姐三打洗劍閣陰險小人的故事!”

“……”

說書人喜笑顏開:“卻說那日河寧城,有風有雨有驚雷……那洗劍閣長老意欲偷襲殺害白憐仙子的師妹,白憐仙子是誰啊,那可是天生聖人,豈會讓他得逞?那小人劃出一道百裡長的劍光,風雲為之色變,就在這時,白憐仙子使出了絕學,隻一劍便點在了那小人的命門上,若非白憐仙子手下留情,不等白憐仙子的師父出場,那小人便已暴斃了。”

“好!”

“妙啊!”

“小人必死!”

店裡頓時響起了熱烈的掌聲。

白憐的臉綠了。

草!

這才半日不到,謠言的版本又升級了?

她來這裡的路上那些人說她接住了洗劍閣長老的一劍,現在可好,閃耀全場的師父變成路人甲了,她已經升級到可以一劍砍翻合體期大佬的水平了。

佟謠都冇你們這麼能傳謠言!

眼見著白憐不說話了,餘纓立刻道:“安月姑娘,你的臉色不太好,是不是哪裡不舒服?”

“我冇事。”白憐搖搖頭,“我隻是在想天色已晚,是時候找個住的地方了。”

餘纓笑道:“安月姑娘要是不嫌棄,可以隨我來,我在這附近有認識的人。”

“那就麻煩了。”

匆忙吃光花生米後,白憐逃也似的離開了小店。

少了說書人慷慨激昂的聲音後,她隻覺得這室外的空氣該死的甜美。

夕陽餘暉下。

餘纓邊走邊問:“安月姑娘要去天意城做什麼?”

“去觀禮。”

“我猜也是。”

白憐問:“你瞭解河洛國的長帝姬嗎?”

這個名字她隱約間有些印象,長帝姬在遊戲裡大概是比青鸞還要邊緣化的配角吧。

按正常的遊戲進度走,她是不可能在這個時間點代表度仙門去天意城觀禮的。

餘纓點頭道:“還算瞭解吧。”

白憐豎起了耳朵。

“長帝姬是河洛國現任皇帝的妹妹,她的天賦被譽為河洛國立國以來第一。”

是天才呀。

但肯定比不過我師妹!

“長帝姬幼年時便離開了河洛國,前往星羅塢修行……”

“星羅塢?”

白憐打斷了餘纓的話。

餘纓道:“有什麼不妥嗎?”

“冇什麼。”

白憐記得,星羅塢是與四師妹葉紫綾糾葛極深的門派。

那麼這個長帝姬會不會認識四師妹呢?

從餘纓接下來的話裡白憐得知星羅塢的創派祖師與河洛國開國皇帝有一段說不清道不明的戀情,正因為如此,河洛國皇室的天才經常會被送到星羅塢去修行。

“這次破關儀式便是為了慶祝長帝姬衝開了八道造化之關。”

白憐若有所思地點頭。

這時候她們已經走到一棟大宅子前了。

“是餘纓姑娘啊!”

守門的老人一看到餘纓便笑著迎了上來。

餘纓道:“胡老伯,我和我朋友想在這借住一晚,不知可行否?”

胡老伯笑道:“可以,當然可以,我馬上去通知家主,家主知道餘纓姑娘過來,一定會很高興。”

他說著便轉身進了屋。

白憐仰起頭。

她看見紅日下飄散著令人不快的黑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