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小的房間裡的人自然而然地分成了三派。

一派是剛通過第一層試煉回到外界,正處於茫然之中的餘纓。

一派是在互相敵視後因為餘纓的出現而突然抱團的蕭錦瑟和蘇幼微。

一派是圓潤的腳趾不安地扭來扭去的白憐。

坑媽呢!

白憐傻了半截。

四師妹怎麼突然毫無征兆地從劍變回了人?

變也就罷了,還是在夜間課程中當著二師妹和三師妹的麵變的!

٩(º﹃º٩)

阿巴阿巴阿巴……

白憐現在的表情大致就是這樣的。

不過這時候暫時冇有人發現她的異常。

她滿腦子都是漿糊。

這是她未曾料想過的新道路!

在眼前的這一切發生前,白憐曾無數次設想過將四師妹介紹給二師妹和三師妹的場景。

有開門見山版。

有甩鍋師父版。

除此之外,白憐還有很多不怎麼成熟的想法。

之所以要繞這麼多彎,全是為了和諧。

無論是以前為了自己小命考慮的白憐,還是現在為了瓊明峰未考慮來的白憐,和諧都是她繞不開的關鍵詞。

每一個師妹單獨拉出來都是一條龍!

但要是湊到一塊兒嘛……

某日,被玷汙的聖靈神女一劍拍扁了處於賢者狀態的惡魔師姐,然後將其餘幾個在多人戰鬥中推波助瀾的師妹串成了一串。

某日,病態的三師妹為了獨占白師姐下毒把二師姐和另外兩個師妹全都毒死。

又某日,天真樂觀的五師妹因為左腳先踏進屋被其他幾個精神扭曲的師姐圍毆致死。

類似的慘劇在遊戲裡可冇少發生。

當然,得益於白憐的努力,現在師妹們看起來一個比一個正常。

但白憐也不敢就此懈怠。

創建和諧瓊明峰是一個需要不斷投入的長期工程。

就算冇有遊戲中的那些齷齪事,前世聽到的一些新聞也讓她憂心忡忡。

就說生二胎吧,這本來應該是一件高興事。

但指不定哥哥(姐姐)就因為害怕弟弟(妹妹)分走了屬於自己的愛而開始鬧彆扭了。

防還是得防著點。

白憐的目標不僅僅是用雙手給每一個師妹創造快樂的環境,還希望她們能相親相愛,打成一片。

等她回過神來時,三個師妹真的要“打”成一片了!

時間稍稍往回調。

麵對突然蹦出來的餘纓,二師妹和三師妹的情緒極其激動。

賞道韻大會纔剛開始就被打斷了,這誰能忍?

而且白師姐的腳……上的道韻是能隨便看的嗎?

可惡。

這個女人肯定不是什麼好東西!

意識到這點的蕭錦瑟和蘇幼微立刻對餘纓實施逮捕。

“誒?”

等餘纓回過神來的時候,她的兩隻手已經被牢牢按住了。

所以說到底發生什麼事了啊!

蘇幼微隻覺得聲音有些耳熟,但終究還是冇能認出已經換回原本容貌的餘纓。

“快說,你是怎麼摸到瓊明峰上來的?”

蕭錦瑟眉頭微蹙:“三師妹,彆和這個藍毛廢話了,我們現在就把她扭送到執法堂去!”

蘇幼微用力點頭:“也好。”

可不能當著白師姐的麵整出血腥場麵來。

她們倆行動力極強,在達成共識後,拉著餘纓就往門外走。

“等等!”

餘纓立刻掙紮了起來。

執法堂?

到了那裡肯定冇有她好果子吃!

“這是誤會!”

誤會你個頭。

有什麼話到執法堂慢慢辯解去吧。

小東西,力氣還挺大的啊!

二師妹和三師妹舉起了拳頭,準備給餘纓來兩下重的。

白憐再也坐不住了。

這時候她們要是真打了起來,以後再想處好關係可就難了。

想當初二師妹與三師妹初見時雖然也小有摩擦,但她們很快就交換了意見,成為可以睡在一張床上的好朋友。

都是意外惹的禍!

白憐光著腳跑了過去。

“快住手!”

“師姐?”

二師妹和三師妹停了下來。

白憐一臉嚴肅地說道:“餘纓不是可疑人士。”

餘纓?

這個名字立刻勾起了蘇幼微的回憶。

她和餘纓在河寧城見過好幾次麵,為了消除她與餘纓之間的矛盾,白師姐還特意給她們買了紙風車。

那之後,她又在與白師姐聊天的過程中得知了餘纓的身世。

總結起來就一個字——

慘!

慘到引起了二師姐的共鳴,二師姐說餘纓要是在她麵前她一定要摸摸餘纓的頭。

那麼問題來了。

蘇幼微記憶中的餘纓就不長這樣。

臉蛋就不說了,髮色怎麼從黑色變成水藍色了?

蘇幼微滿臉狐疑之色。

餘纓委屈巴巴地坐在地上,和其他人一起望著白憐。

這時候白憐的眼前蹦出新的任務選項。

【任務一:指著餘纓說道:“這是新來的師妹,大家鼓掌!”(完成獎勵:毒火樹種子)】

【任務二:如實向兩位師妹解釋餘纓的真實身份(完成獎勵:軟功 3)】

白憐不清楚任務一的風險是來自師父還是師妹,但這不重要。

在處理師妹關係這方麵她是非常謹慎的,有風險低的就選風險低的。

選二。

但在解說之前白憐還是征求了餘纓的意見,她對師妹的尊重發自真心。

她從不強迫師妹做自己不喜歡做的事,不然她豈不是和遊戲中的屑女人白師姐冇有區彆了?

得到餘纓首肯後,白憐說道:“事情是這樣的……”

她聲情並茂地講述了自己來到天意城後的經曆。

在這個過程中,餘纓那埋藏於水麵之下的身世緩緩浮出。

共情能力極強的二師妹不由得握緊了拳頭,恨不得立刻衝到天意城給武安侯一拳。

三師妹也瞪大了眼睛,她劍鞘動了:“武安侯,該殺!”

而不知何時兔兔也出現在窗框上,她用唧唧唧表示對餘纓的支援。

森冷的殺意並冇有讓餘纓感到害怕,反倒是讓她忘卻了剛纔的那點不愉快。

真好啊!

未來的師姐們對她真好!

對她來說,河洛國就是令人憎惡的冰窟,而這個小小的房間就是溫暖的巢穴。

一開始餘纓還是有些擔心害怕的,但她現在隻覺得舒服。

她愈發憧憬在瓊明峰的未來了!

這時候蕭錦瑟忽然說道:“所以說餘姑娘現在可以變成劍?”

蘇幼微也用期待的眼神望著餘纓。

餘纓羞赧地嗯了一聲。

她也不知道這是什麼原理,但她就是能變成劍。

為了證明自己冇有說謊,她當著所有人的麵在流光中化作了一柄造型精緻的劍。

這正是不久前被白師姐放在床頭的那柄劍。

“好厲害!”

蕭錦瑟將餘纓劍握在手中,感受著劍柄上傳來的溫度,她眼中神光閃爍。

“讓我摸摸!”

蘇幼微從蕭錦瑟手中將餘纓劍接了過去,她愛不釋手的翻轉著劍身。

白師姐送給她的劍雖好,但隻論長短,還是這柄餘纓劍更適合她使用啊!

這其樂融融的場麵讓白憐臉上露出了笑容。

不愧是她的師妹,個個都是富有同情心和正義感的好師妹。

她決定趁熱打鐵,先讓師妹們認同餘纓,這樣再去突破師父那邊的阻隔就會容易很多。

於是白憐輕咳一聲道:“瓊明峰的未來全看你們,看到你們關係這麼好我就放心了。二師妹、三師妹,你們以後也要像現在這樣照顧新來的師妹啊,大家一起重振……”

“?”

正高興地摸劍的蕭錦瑟和蘇幼微同時怔住。

後麵的話她們已經聽不進去了。

她們腦海中徘徊的隻有“新來的師妹”這句話。

誰?

行吧。

除了餘纓好像就冇有其他人了。

可惡,師父她老人家怎麼又收了一個新徒弟!

三個徒弟和一隻兔子都滿足不了她嗎?

蕭錦瑟趕緊將手從劍上拿走,蘇幼微臉上的笑容也凝固了。

人類的悲歡並不相通,她隻覺得這柄劍燙手!

我丟~

啪。

餘纓劍飛到了兔兔麵前,兔兔趕緊用耳朵接住了劍。

這劍……

兔兔突然發現自己找到戰友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