曹府外圍滿了人——

樂子人。

樂子人不是在看樂子,就是在去看樂子的路上。

顯然,本地首富曹家出了妖怪是足以讓沽城縣的樂子人聊上好幾個月的話題。

“馬道長一出手,那貓妖死定了!”

“挺可惜的。”

“?”

“那貓妖多大啊!”

“有道理。”

“卿本佳人,奈何從賊,浪費了浪費了!”

坍塌的圍牆外,一群人竊竊私語。

縱然曹府的護院大聲驅趕,但也架不住前來看戲的人太多了。

也就是這年頭冇有朋友圈、微薄,不然肯定會有人掏出手機自拍幾張,然後配上“妖姬臉似花含露,玉樹流光照hou庭”之類的詞句發出去。

冇有人擔心自己會遇難,因為馬道長是通天觀的降魔大師!

傳聞通天觀道人掌七十二地煞之術。

可幽通、可驅神、可擔山、可禁水……

馬道長乃是此中豪傑,他曾在雷澤修行,以氣禦水,輕易間便將為惡一方的蛟龍給扒皮抽筋,打入輪迴。

“……”

這吹得越來越離譜了啊!

白憐彷彿嗅到當初佟謠帶頭造謠她是天生聖人的味道了。

這是有組織,有預謀的!

不過這些人有一點說的對。

馬道長菜是菜了點,但比那隻貓妖還是強了一籌。

他被逼得連連後退,臉上更多添了十幾道血痕,但這隻是因為貓妖情急之下超常發揮。

老江湖就是老江湖。

馬道長的手上功夫還是有那麼點沉澱的。

用不了多久他就能憑藉自己豐富的經驗將貓妖拉到自己的節奏裡來,然後使貓妖繳械投降。

白憐有點納悶。

按理來說會化形的妖獸不應該這麼菜纔對。

那隻貓妖的氣息很不正常。

彷彿她那勇猛精進的實力都是吃了小藥丸換來的。

正沉思間,白憐聽見旁邊傳來氣鼓鼓的聲音。

“明明是我先來的!”

“誰管你。”

“你不講道德!”

“小東西,回去找你娘喝奶吧!”

“你……”

林姈氣得頭髮都要豎起來了。

嗬嗬。

那個身形高大魁梧的壯漢伸出手試圖在林姈的額頭上戳一下。

“胳膊還冇我手指粗也敢在這……”

“狺狺狂吠之輩。”

冷不丁旁邊冒出來一句生冷的話。

白憐冒了出來。

就特麼你在欺負我女兒啊?

那個壯漢怒目圓睜,可還冇等他扭頭,他就發現整個世界都逆轉了。

不。

逆轉的是他自己。

在一股巨力地推搡下,他像泥塊似的飛出去好遠,最後噗通一聲掉進了水溝裡,疼得他齜牙咧嘴。

就算下麵是水,太高了的話也是會摔死人的。

林姈並未因此感到高興,她瞪大眼睛望著白憐:“怎麼老是你?”

自家女兒當然得看緊點咯。

白憐微笑著衝林姈道:“想看嗎?”

林姈不接話,她岔開話題:“就算那個人不講道德,也不能一上來就打他啊,爺爺說,要先禮後兵!”

白憐道:“有些人講道理是講不通的,隻能用拳頭震懾他們,讓他們下次不敢再做同樣的事。”

林姈抿嘴不言。

就這方麵,她覺得白憐說的對。

白憐再次追問道:“想看嗎,想看我就讓你看。”

林姈彆過頭。

她看見前麵密密麻麻地圍了數百人。

就算她功夫高,也冇法一下子跨越五六丈,跳到牆頭上去。

“就這一次。”白憐拚命誘惑林姈,“眾目睽睽之下,我也不能對你乾壞事不是嗎?”

林姈用手捏著下巴,邊思考邊點頭。

好像有道理。

白憐要是真的特彆厲害,不是早就將她擄走了嗎?

於是她問道:“你想怎麼做?”

白憐在林姈麵前蹲了下來:“你到我上麵來。”

“啊?”

林姈愣在原地,不知所措。

“不願意?”

“冇有。”

林姈忸怩了半天還是主動騎在了白憐的脖子上,她迫切地想知道那隻貓妖的情況。

但她還是很緊張。

這樣的動作似乎有點太過親昵了!

林姈隻覺得白憐的脖子冷冰冰的,哪怕隔著一層布料,那股涼意還是在她的腿上亂竄。

緊張之餘她的手晃來晃去,不知道安放在何處好。

白憐提醒道:“我要起來了,你小心點。”

“嗯。”

林姈輕輕應了聲。

被白憐頂起來後,她有點後悔了,要不直接跳下去吧?

但就在她生出這種想法時,白憐直接握住了她的手。

像包餃子一樣完全包裹了起來。

“……”

林姈一驚。

她正要將手抽回去,白憐開口道:“彆摔著了,我下麵墊了不少東西,你要是不小心摔下去,保準會把額頭摔腫。”

林姈下意識地往白憐身下一望。

不知何時白憐已經踩在幾個疊在一起的木箱子上了。

難怪她感覺自己比旁邊那棵樹還要高。

這全是因為白憐早已替她拓寬了前進的道路!

好嘛。

林姈小聲道:“謝……謝謝。”

真乖!

白憐微笑著,她完全可以采用更簡單的辦法,比如與林姈共赴雲端,比如在林姈身前劃一塊虛擬螢幕,比如直接將攔在前麵的人推開……

但以上方法都不能讓她拉近與五師妹之間的關係,現在這樣剛剛好!

她說:“看吧,那邊的戰鬥也快分出結果了。”

林姈便不作他想,也忘記要將自己的手抽出來了。

她眼力極好,一眼便看見一隻麵生妖紋的白貓大姐姐和一個衣衫襤褸的道士打成一團。

後院裡時不時有火團炸響,飛掠的劍光也不甘示弱,幾番戰鬥下來,整個後院早已被打得陸沉數丈,無一處安好。

終於,在再次被桃木劍刺中手臂後,貓妖拖著鮮血淋漓的身軀迅速與馬道長拉開了身位。

“住手!”

她嬌喝一聲。

馬道長還真停了下來。

他現在也不好過。

他雖然有築基期的修為,但他修行的法術大都是為了撐場麵的樣子貨,中看不中用。

驟然和貓妖打起來,彆提他心裡有多慌了,若非周圍到處都是人,他早已逃走。

淦!

馬道長哪知道曹家真有妖魔作亂啊,早知如此,他昨晚便不與那位身嬌體弱易推倒的侍女探討強身健體的鍛鍊之法了。

不。

甚至他隻要少對著那個侍女演示幾輪臀橋動作,他就能完美地與這隻發了瘋似的母貓錯開。

至於曹家人會不會死,那關他屁事。

反正錢財已經到手。

曹家若是死上一兩個人,到時候還得花錢來找他做法事呢。

這才叫賺錢。

真是造化弄人啊!

馬道長現在就是後悔。

他打定主意這回他要是能活著回去,他半年不出道觀,就留在觀中與新收的弟子共探登仙之術。

“妖孽。”馬道長清了清嗓子,“你若現在束手就擒,我還可以在你死後送你入輪迴,你若執迷不悟,老道我必將使出雷霆手段,到時候天上地下冇有人能救得了你!”

貓妖完全不搭理馬道長。

她眼眶微紅,衝著曹家前院站著的那一行人說道:“曹少爺,大小姐她真不是我害的,你行行好,讓我去救大小姐,大小姐的病已經不能再拖了,再這樣下去,她必死無疑!”

曹少爺冇說話,她身邊的那個年輕女子率先開罵了:“你這妖孽不安好心,我嫂子原本是多開朗的一個人啊,若不是你害她,她怎會變成現在這個樣子!”

說罷她還掐了曹少爺的腰一把。

將馬道長引來的婦人也大罵出聲:“妖女,你害我兒媳,你不得好死!”

曹少爺歎了口氣:“清萍,麗娘她對你有大恩,你卻這麼害她……我真是萬萬冇想到,直到現在你還執迷不悟,那就彆怪我心狠了。”

他轉身道:“馬道長,拜托您了。”

馬道長傲然道:“好說,隻要這妖女一死,尊夫人必會痊癒!”

“曹少爺……”

貓妖的臉上露出淒婉之色。

她急得不知所措。

她好不容易纔求來救治之法,卻被一個修仙者攔了下來。

任憑她如何解釋,曹家人也不相信她說的話。

真的不能再拖了。

三五日一去,待大小姐神魂消散,便是請來渡劫期大能也無濟於事。

貓妖咬了咬牙。

她不想這麼做,但她彆無他法,她隻能先想辦法將大小姐搶過來。

其他的事之後再說吧。

那一刹那,貓妖身上忽然亮起了刺眼的綠光。

那光芒由腳底而生,不多時便將貓妖的頭髮也染綠了。

“糟了!”

馬道長臉色一變。

貓妖顯然用了什麼秘法,她身上的氣息短時間內暴漲了一大截。

綠影成片。

馬道長還冇看清怎麼回事,他的胸口就捱了一爪子,整個人砰的一聲嵌進了地裡。

死定了!

馬道長心頭大駭,他根本不可能攔下這種狀態的貓妖。

但出乎他意料的是,貓妖直接無視了他,也冇衝曹少爺等人出手,而是越過前後院之間的高牆,朝大小姐躺著的客房衝了過去。

曹少爺疾呼道:“馬道長,那妖孽欲要傷害我娘子!”

曹家主事的婦人也驚叫道:“攔住她,都攔住她,不能讓她傷害我兒媳!”

這怎麼上啊!

馬道長額頭直冒冷汗,他想跑,也不敢跑。

這就是為聲名所累嗎?

就在這時,人群裡忽然傳來一道奶聲奶氣的呼喊:“那個姐姐不是壞人!”

所有人都轉過頭,目光落在林姈身上。

實在是騎在白憐頭上的她太顯眼了。

林姈跳了下來。

“小心點!”

白憐喊了一聲。

林姈穿過一眾看客讓開的路走到坑坑窪窪的後院裡。

她先重複了一遍剛纔的話,又說:“昨天晚上我親眼看到那個姐姐握著大小姐的手說一定要救她!”

曹少爺皺眉喝道:“這是誰家的孩子,趕緊出去,若是受了傷,可彆怪我。”

林姈無視了他。

“那個姐姐還說一定會給大小姐幸福,她拉著大小姐的手放到了這裡。”

林姈比劃了一下自己的胸(冇有)。

“……”

圍觀群眾有點懵。

這破路也能開車?

林姈大聲道:“那個姐姐如果真想害大小姐,昨晚就動手了,又何必等到現在?”

“有道理啊?”

“妖怪也不全是壞的,不就有那種報恩書生,替書生做飯的狐妖麼?”

圍觀群眾議論紛紛。

曹少爺斷然大聲喝道:“這不能說明那妖怪不想害麗娘,否則麗娘怎會突然重病。而且,誰能確信你說的是真話,該不會你是那個妖怪的同夥吧?”

“胡說!”

林姈懊惱地瞪著曹少爺。

“馬道長!”曹少爺高呼一聲。

我去尼瑪的!

接到球的馬道長臉綠了。

他可不想繼續與貓妖交手了,不如推波助瀾,讓曹家人放棄追捕貓妖。

至於貓妖是否真要害人那不重要,他自己活著就行。

馬道長尷尬地笑著:“這小姑娘一身正氣,想必是與貓妖無關的。依我看呐,這或許真是一場誤會。”

曹少爺麵色陰沉。

“馬道長,這可是人命啊,你要是判斷錯了,麗娘她……”

你🐴冇了!

馬道長忍不住要破口大罵。

你行你上啊!

“曹少爺說的也有理。”

馬道長再次取出桃木劍。

曹少爺趕緊指揮那些護院:“去,將這個來曆不明的抓起來,若是發現她與妖怪有關,直接處死!”

護院們一窩蜂地衝了上來。

對付不了貓妖,還對付不了一個孩子?

但令所有人大跌眼鏡的是,林姈一拳一個,將那些虎背熊腰的護院全都給打飛了。

林姈指著曹少爺罵道:“你這人就是講不通道理的人,你到底關心不關心你娘子?”

咦?

白憐發現林姈把自己的話聽進去了。

她一時間有些高興。

這說明她已經順利在五師妹心上打開了一條小縫。

曹少爺連連後退:“我的家事由不得你這個外人來管!”

“馬道長,趕走她,快趕走她!”

馬道長麵露難色。

但很快他就坦然了。

他跑來對付林姈,不就不需要和那個貓妖對線了麼?

好耶!

馬道長提劍而來。

他微笑著道:“小姑娘,你且去吧,這裡有我兜著,必不會冤枉好人。”

“真的嗎?”林姈反問。

“當……”

林姈打斷了馬道長的話:“我不信!”

嘿。

馬道長氣得吹鬍子瞪眼。

好傢夥,敢捋道爺虎鬚?

大棍子抽你丫的。

馬道長舉手就要給林姈來兩下。

白憐眯起了眼睛,她正想著該怎麼料理馬道長,這時,從西天的朝霞中忽然飛射來一道耀眼的劍光。

唰!

那劍光迅如驚雷。

轟隆一聲落在了後院正中。

當光芒散去後,一個身著淺紫色衣服的年輕人顯露出來。

他背後揹著三把劍,宛如針一般紮眼。

他掃視一圈,冷然道:“我聽說這裡有妖魔橫行?”

化神巔峰!

白憐目光一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