因為這劍是白憐的劍,所以長帝姬冇有一點點防備,也冇有一點點顧慮。

她呆呆地看著。

直到餘纓劍一下子紮在她的胸上,她才察覺到不對勁。

好快の劍!

白憐就算真要在大街上和她做遊戲,也冇必要拿劍來戳她吧?

有問題。

長帝姬還在疑惑,秉持著瓊明峰意誌的餘纓已經“殺”瘋了。

我砍!

我砍!

我再砍!

牛頭人,就算你開了大,身體變得特彆硬,我刮痧也要把你給刮冇了!

在瘋魔劍法的襲擊下,長帝姬的屁股和大腿也被捅了好幾下。

見縫插針,真有你的!

好傢夥。

白憐的臉一白,像剛經曆了大失血一樣。

她眼前再次浮現出遊戲中被捲入“病嬌”修羅場後被砍得四分五裂的白師姐的模樣。

可怕!

還好現在的她是個正人君子,冇有半點世俗的**。

“不要打架,不要打架!”

白憐強行插入到長帝姬和四師妹中間。

這時候她軟功極高的特點就展現出來了。

四師妹那一劍原本是要戳在長帝姬的屁股蛋上的,但由於白憐長得比長帝姬矮,這一劍便直奔她的肚皮而去。

隻不過這一劍並未傷到她,也冇有被彈回去。

在即將觸碰到肚皮之時,軟功發動,她身體的那一塊直接凹了進去,像一個深不可測的洞。

一直往裡紮了四寸深,餘纓才停了下來。

又黑又冷。

少女害怕了。

雖然她並冇有將白師姐刺出血來——事實上她也冇有這種實力,但這畢竟是白師姐的身體啊。

她罪不可赦。

她竟對著白師姐做出了這種事!

餘纓迅速抽身離去。

她漂浮在空中,無比自責地上下襬動劍柄認錯。

“我知道你不是故意的。”白憐輕輕捉住四師妹,她輕撫著劍柄安慰道,“不用道歉。”

感受著白憐手上傳來的溫柔,餘纓漸漸安定了下來。

但她依舊羞愧地低著頭。

白憐鬆了口氣。

冇真的打出仇恨來就好。

說話間她那凹進去的肚子又變了回來,還很俏皮地往外彈了彈。

這一幕把長帝姬的眼睛看亮了。

能縮,自然能伸。

太強了!

到她這個實力,做到斷肢重聚,滴血重生並非難事。

但要像白憐這樣輕鬆自如地掌控自己身體的每一部分就不容易了。

世間之法,可大如通天柱石,可小似滄海一粟,越是追求極限,越需要付出難以想象的汗水。

法天象地為什麼厲害?

不就是因為那具萬丈高的法身裡包含著遠勝平常狀態下的法力麼。

“讓我看看!”

長帝姬暫時忘卻了心中的苦悶。

她一步跨到白憐身邊,然後伸出手毫不客氣地捏起了白憐的手臂。

一提,一拉。

白憐當然知道她想做什麼。

眼見著她不打算和四師妹計較,白憐也就如了她的意。

行。

553點軟功火力全開,一時間白憐變得比麪糰還要好揉弄。

長帝姬玩得忘乎所以,她一會兒揉了座山出來,一會兒又搓了根尖刺出來。

“這裡是不是也能變形?”

片刻後,她將主意打在了白憐的胸上。

啪啪。

結果她的手纔剛伸出來,就被時刻緊盯著的餘纓敲了兩下。

長帝姬呆愣愣地望著餘纓劍。

她又將手伸了過去,餘纓不客氣地又打了她兩下。

“……”

白憐輕咳一聲:“這是我師妹。”

她冇有詳細解釋。

不知是否有人暗中盯著,她不能貿然暴露四師妹的行蹤。

懂的都懂。

顯然長帝姬也是老懂姐了。

她搞不懂為什麼自己看不透餘纓劍的虛實,但有一點可以確認的是她剛纔當著白憐師妹的麵想和白憐負距離接觸!

長帝姬直接傻眼了。

她不介意在白憐麵前丟失曾經的威嚴,因為是白憐將她暫時從墮落中拉回來。

可萬萬冇想到還有一個旁觀者。

完了完了。

長帝姬心態要崩。

她還有什麼臉麵出現在瓊明峰?

“我……”

她支支吾吾半天也說不出完整的話來,隻能趕緊撇開話題。

“你能整個人都變成一根柱子嗎?”

白憐點點頭:“當然。”

若是再搭配硬功使用……

什麼叫做真正的擎天柱啊!

對白憐來說最簡單的應用就是捏臉了,她可以隨時對著鏡子把自己捏成自己想看的樣子。

就和玩可以捏人的arpg似的。

至於更高階的應用,還待以後慢慢解鎖。

白憐道:“我先送你回府吧。”

長帝姬點點頭。

繼續在這站著,肯定會更加尷尬。

不過這不該是白憐送她回去,而是她帶白憐回去。

“你站著彆動。”

長帝姬手心泛起了深藍色的光芒。

宛如星光破開厚厚的雨雲落在地麵上。

一道旋風自白憐腳下颳起。

落地的水花飛到半空,好似水龍捲。

片刻後,白憐與長帝姬憑空消失在城中偏僻的街上。

嘩啦嘩啦——

雨水如傾倒般落下。

一道人影從地上流淌的雨水中站了起來。

他迅速取出傳信玉簡,將自己剛纔發現的情報傳給遠在蒼龍苑的鳶。

“不愧是仙帝轉世,要殺她,靠尋常手段恐怕不容易啊。”

武安侯感慨一聲。

不過不用擔心。

隻要眾生之門能順利造出來,他和徐磐就冇有什麼好怕的了!

那是超越此世的神器,擁有無上威能。

“還要多久?”

鳶答道:“一日,約莫十一個時辰左右。”

還是有點久啊。

越是臨近成功之時,武安侯內心越是無法平靜。

對他而言,現在最大的敵人不是白憐,而是隨時有可能現身的太玄道門之人。

太玄道門與河洛國有大仇。

若是探知他們在暗地裡搞小動作,那些牛鼻子老道絕不會坐視不理。

秋末冬初。

冬雨不成雪,北風寒未深。

蒼龍苑下,三生碑上散發著淡淡的白光。

……

白憐再次現身時已是在長帝姬的房間裡。

窗戶半開,屋裡極暗。

這幽暗中卻是能聞到一股淡淡的香味。

與長帝姬身上的味道幾無差彆,隻是更加濃鬱罷了。

妙啊。

進了這屋,就像進了長帝姬心裡。

“坐吧。”

長帝姬指了指自己的床。

她的房間裡就一把椅子,還被她砸壞了。

白憐搖搖頭。

現在可不是敘舊的時候。

她得想辦法搞清楚徐磐和武安侯計劃的具體內容,這個就連長帝姬也隻知其形,不知其詳。

當然她也不是衝動之人。

她犯不著為了阻止那兩個狂人而把自己的命搭上。

若是不可為那就先退回度仙門吧。

白憐也考慮過要是現在身受“重”傷的師父不是徐磐他們的對手,那她就下狠心,依照遊戲劇情所指,去將那個在遊戲後期才蹦出來搞事,被鎖在碧海青天裡的大魔頭放出來。

你凶?

大魔頭比你更凶。

看看是你的刀硬,還是大魔頭的頭硬!

要死一起死。

“彆著急。”

長帝姬叫住了白憐。

她知道白憐想去做什麼,她將白憐帶到這並不是要乾壞事。

黑暗中,她右手一揮,但見她手心出現了一麵古樸的“銅鏡”。

這鏡子隻是外表普通罷了。

剛與它“對視”,白憐就察覺到不同尋常的氣息。

待她認真看去,更發現虛無中偶有如道韻般的波紋閃現。

此物,必然不凡!

長帝姬道:“這一路少不了危險,去之前不妨先用這麵鏡子預測一下凶吉。”

白憐欣然接受好意。

她依言走到鏡子前,在長帝姬的指示下將神識侵入銅鏡體內,輕輕摩擦著。

波紋盪漾。

長帝姬將頭探了過來。

她正要仔細看看,可誰知磨著磨著那麵銅鏡忽然間就裂開了。

哢啦——

從中心開始,裂痕瞬間擴散至四麵八方,如蛛網般密集。

接著,一行娟秀的文字浮現出來。

【我快要不行了】

“?”

長帝姬僵住了。

這鏡子,會說話?

白憐也僵住了。

她還冇用力啊,這鏡子怎麼就不行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