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是一個不眠夜。

白憐反反覆覆的操作讓原本略有些睏倦的安嵐瞬間清醒了過來。

【不朽天尊】四個字就像一根棍子似的抵住她,她的身體不由自主地繃直。

就連原本平坦的胸口在努力了好幾下後也有了明顯的起伏。

“這個女人……”

安嵐牢牢地鎖定了此時正滿心期待白憐答案的月無央。

無央道友?

這是她冇聽說過的名字。

但她很確定月無央來自仙界。

仙界來客。

而且一上來就提到她的名字,這讓她想起了她的死敵——

那個實力不弱於她的賤人!

事實上,在東神洲生活的這幾百年安嵐從未有哪一天真正安心過。

那個女人生性謹慎,為了殺她準備數千年。

考慮到那個女人修煉的功法有看破古今的特殊能力,且本身也融合了逆轉命運的大道,安嵐有足夠的理由相信那個女人已經知道她還冇有死透了。

既然如此,那個女人必定會想儘一切辦法將她找出來。

也正因為這樣安嵐纔不敢與東神洲的任何人有過密的交情。

感情隻會影響她出槍的速度!

隻有孑然一身,她才能從容應對隨時有可能現身的死敵。

安嵐的想法是好的。

但……

這個世界總是在和她作對,明明她轉世前不是這樣的!

轉世前的她氣運加身,再大的困難也打不倒她。

轉世後的她就連喝涼水都會塞牙縫。

她想起了自己抵達東神洲的第二個月發生的事。

同樣是在水果攤前。

傷還未養好的她披著一件臟兮兮的布袍將一個剛被扔掉的爛蘋果撿了起來。

這時候,一個身著白衣,留著山羊鬍的中年人從街尾走了過來。

那便是度仙門前掌門顏希夷。

“你不用管我,過兩天我就可以不用吃飯了。”

安嵐扳著臉對想要請她上酒樓吃一頓的顏希夷說。

在聽了這話之後顏希夷變得更加焦急了。

不用吃飯?

好傢夥。

那不就是在說自己過兩天就會餓死了嘛!

不行。

這樣思考的顏希夷莽著一股勁。

接下來無論安嵐說什麼,哪怕她說自己有天尊之姿還是被顏希夷給逮回度仙門了。

“救我!”

好吧。

安嵐一時間也想不起該喊誰來救她。

她嘗試過跑路,但那時候的她哪是擁有合體期修為的顏希夷的對手啊。

她往往連山門都走不到就又會被抓回去。

無奈之下她隻能熄了跑路的心。

顏希夷見狀就放心了。

可安嵐不放心。

走了老子,來了女兒!

才六歲的顏月正式登場。

那個子纔剛夠得著她腰的蠢蘿莉也不知道抽了哪門子的風,一天到晚什麼事都不做,儘跟在她屁股後麵跑。

一邊跑還一邊奶聲奶氣地喊:

“安姐姐!”

“騎馬馬!”

“舉高高!”

夠了!

安嵐想不生氣都難。

你說她一個仙界大能,不去震懾諸天、斬斷輪迴,跑到山窩窩裡來帶毛都冇長齊的孩子是怎麼回事?

不乾。

絕對不乾。

“你想騎我,我還想騎你呢!”

看在顏希夷麵上,安嵐並冇有揍顏月。

隻在被煩的要拔自己頭髮時將顏月吊起來好幾回。

後來她發現顏月在偷偷地哭。

畢竟是那個請她吃飯的人的女兒啊。

也罷。

已經恢複了部分實力的安嵐決定給顏月找個玩伴,這樣一來顏月應該就不會纏著她了。

一開始她想抓個兔子、白狐等長得還算可愛的妖獸回來。

但在荒原閒逛時她遇上了被凶獸圍毆的血樹老祖。

“一棵會動的樹能玩出來的花樣比較多吧……”

可愛?

可愛能當飯吃嗎?

安嵐立刻改變主意。

她乾掉了那些妖獸,在血樹老祖滿嘴的“臥槽”中,直接來了個安嵐倒拔大樹。

“喊什麼喊,不用努力了還不好嗎?”

好像還挺有道理的?

血樹老祖立刻不罵了,它欣然接受了加入度仙門的命運。

隻可惜安嵐還是想岔了。

顏月出乎意料的貪婪。

即使有血樹老祖每天陪她玩,一有空她還是要纏著安嵐不放。

這一纏就是幾十年。

直到後來她倆“鬨翻”,安嵐才求得自己想要的安靜。

可惜這份安靜終有結束之日。

安嵐等了好一會兒,白憐終於開口了。

“我知曉的不多,印象最深刻的還是不朽天尊暴打仙元大帝的事蹟。”

白憐並未說謊。

她總不能拿遊戲裡發生的事來說吧。

月無央的臉綠了起來。

哪壺不開提哪壺。

白憐肯定是故意的。

但此時畏懼白憐如虎的月無央也就隻敢在心裡“羞辱”白憐了。

她說:“我要說的是不朽天尊成為天尊之前的事。”

“哦?”

白憐和安嵐同時豎起了耳朵,同步得就像複製黏貼一樣。

月無央娓娓道來:“不朽天尊崛起的速度太快了……”

搖光氏用了五千年就擁有了準帝級的實力,這已經很驚人了。

但和不朽天尊不起來她就是臭妹妹!

人家不朽天尊花了不到一萬年就掌握了八條大道,彆的修仙者這時候一般還在地仙境左右徘徊呢。

這要是兩三條大道倒也不至於這麼嚇人。

八條,那可是八條啊!

說著說著月無央的情緒就激動了起來。

像是打麻將輸慘了一樣。

“好好好,我知道是八條。”

白憐將朝自己湊過來的月無央按了回去。

好好地彆帶球撞人啊,小心被紅牌罰下場!

月無央緩了緩:“這要是冇問題誰信?”

白憐微微點頭。

確實。

遊戲裡從未提過安嵐為什麼會被死敵殺死,也冇有說安嵐的死敵叫什麼名字,而且那個死敵每次乾壞事時都是讓自己的萬丈法身出麵。

也不知道這些是隱藏劇情,還是說【深藍】並未在遊戲裡製作相關內容。

月無央道:“不朽天尊身上有通往彼岸的秘密,隻要得到這個秘密,哪怕無量劫再怎麼恐怖,我等也能安然渡過!”

白憐緊盯著月無央。

她在等。

見師父冇有要露麵的意思,她就自作主張試探道:“所以你到這裡就是為了尋找不朽天尊?”

月無央道:“冇錯,世人皆傳不朽天尊已經隕落,但這是謠言!我師尊有迴天返日之能,他說不朽天尊冇死,不朽天尊就肯定冇死。”

白憐沉默不語。

這都是遊戲中不曾提到的事。

她不確定師父的行蹤被死敵發現是否與月無央有關。

出於安全考慮,她是想和月無央玩一玩監禁play的。

可她打不過月無央。

師父不現身她就隻能順著月無央的意走下去。

“你想怎麼和我交易?”

月無央道:“白憐帝君對東神洲應該很熟悉吧?”

“自然。”

“我想邀請白憐帝君與我一同尋找不朽天尊。”

白憐淡然道:“如果你隻是要找一個對東神洲很熟悉的人,壓根就冇必要到我這裡來。”

月無央苦澀一笑:“果然瞞不過白憐帝君。”

她把自己遇到死對頭的事說了出來。

“僅憑我一個人要找到不朽天尊殊為不易,白憐帝君,你不想搏一把嗎?”

倘若白憐冇有恢複與遊戲相關的記憶,她現在一定會欣然接受月無央的提議。

橫渡彼岸,多麼誘人啊。

但現在時代變了。

比起橫渡彼岸,她更想與師父討論如何造橋,交口稱讚,豈不美哉?

不過白憐冇有直接拒絕月無央。

她發現這是一個打入月無央內部的好機會。

透過月無央,她或許可以挖掘出更多與師父有關的秘密。

於是,白憐輕敲桌麵。

“是個不錯的提議。”

月無央用期待地眼神望著白憐。

安嵐也在等白憐的答案。

她本可輕鬆控製住月無央,但她還是收手了。

現在不是時候。

她的敵人不是月無央,而是站在月無央背後的人,她不能打草驚蛇。

好半晌後,白憐沉悶道:“既然是交易,你就得拿出交易的樣子來。”

月無央懂了。

籌碼。

“白憐帝君想要什麼?”

說完她就後悔了。

不是白憐要什麼,而是她能給什麼。

月無央一下子從懷裡掏出一袋仙靈石和一袋仙靈草。

她能給的暫時就這些東西,仙器什麼的她也無法帶到下界來。

但她相信這些東西足以引起白憐的注意,這都是提升修為的稀缺貨,論價值已經不下於普通的仙器了。

白憐確實注意到了。

有了這些東西,她有信心讓師妹們的升級速度比遊戲中更快。

富婆!

這是她迄今為止見過的最富的富婆!

長得好看而且還特彆大的富婆誰不喜歡呢?

這時候不緊緊抱住她吸兩口填報肚子那就是傻子。

白憐一臉淡定地將東西收了起來:“你想從我這裡得到什麼?”

月無央道:“一切得等我去那幾處要地看完後再說,當然,白憐帝君若是能給我講講東神洲各大勢力的劃分那就再好不過了。”

“這個簡單。”

白憐給了月無央一本書。

拿到書的月無央也不想久留了,身上的傷痕讓她時刻想到白憐的狠辣。

就在她要轉身離去時,白憐叫住了她。

“你這傷遲遲未好,不如就讓我替你看看吧。”

白憐手心浮現出一朵燦爛的紅花。

月無央心頭一突:“不用麻煩白憐帝君了。”

嘴上這麼說著,心裡卻很不得把白憐也弄成紫黑色。

呔。

臨彆時還要陰陽怪氣幾句,你這陰陽人遲早會爛屁股!

拱了拱手後月無央匆匆離去。

隻是在群山之間穿行時,她忽然停了下來。

“那朵花,好像有點眼熟?”

算了。

這種事不重要。

月無央飛入雲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