居於諸天萬界正中央的仙界往往被稱為“上界”。

確實。

單獨與其他任何一個居於“下界”的小世界比,仙界都要顯得更加高大上。

尤其是仙界三千界域中居於最上層的九天,更是時刻散發著原初氣息,哪怕是仙帝也爭先恐後在此設立修行的洞天福地。

但小世界的數量何其之多?

仙界再妙,也敵不過如恒河沙數般眾多的小世界的妙處疊加於一起。

每隔一段時間仙界便會有仙人想辦法主動轉世下凡重修。

忍心捨棄眼前的既得利益,自然是為了謀奪更加誘人的未來!

江荊便是抱著這樣的想法來到東神洲的。

下界前。

他曾是虹光州的一位散修,不過他不是普通的散修。

他是準帝。

他是有名的仙靈馭獸師。

他是虹光州數個頂級仙宗的客卿長老。

可好景不長。

野心勃勃的仙元大帝組建了天庭。

天庭,得天道之權柄,行賞罰萬物之庭!

仙元大帝拉攏了好幾個實力相差無幾的仙帝,他們組成同盟,四處出擊,就在天庭附近的虹光州首當其衝。

江荊與月無央的仇恨便是在這場持續了數十年的戰爭中結下的。

仙元大帝想把他變成替自己養妖獸坐騎的“弼馬溫”,暴脾氣的他哪受得了這氣。

要知道他已經半隻腳踏入仙帝之境了。

準帝,要有骨氣!

江荊殺了很多天庭和巫後巫門的人,但他和虹光州的整體實力還是遠遠比不上數位大帝的聯合。

幸好修行殺生道的碧月劍尊在無意間路過虹光州。

聽說有人在打架?

碧月劍尊笑開了花。

他可是仙界有名的勸架小能手啊!

他挽了一道漂亮的劍花。

在星河風暴也似的劍意的沖刷下,激烈地打做一團的虹光州第一仙宗和巫門弟子全都被砍成了碎片。

鮮血染紅了星空,一片死寂。

如此一來便再也冇有人說臟話罵人,也冇有人因為一點小矛盾而大打出手了。

大家都化作肉醬,擠成一團,相親相愛永不分離。

得到訊息的破壞狂仙元大帝立刻叫來一群人和碧月劍尊交流病情。

最終還是碧月劍尊的精神病更勝一籌!

嘴遁?

碧月劍尊是老自閉人了。

不聽不聽,王八唸經!

在有了自己的見解後,九條龍一起拉也無法使他回頭。

使用物理方法給碧月劍尊開瓢治病的計劃也宣告失敗。

碧月劍尊以一敵四,手中的劍越來越淩厲。

仙元大帝等人不得不暫時撤離虹光州。

他們的聯盟並不緊密。

誰知道其他人在與碧月劍尊戰鬥時會不會故意搞小手段?

江荊滿以為虹光州的災禍就這樣過去了。

但碧月劍尊是老瘋子了。

還冇殺爽的他豈會輕易離去?

天庭的人跑了,他回過頭就把虹光州的幾個大宗門屠了。

江荊運氣極佳。

他差點殞命在碧月劍尊的劍下,所幸他用來操控妖獸的獸神骨站了出來,在最後關頭,他遁入骨中,藉助獸神骨的力量飛渡萬界。

他活下來了,但修為接近全喪。

這次的經曆讓江荊深切地明白了什麼叫做“不成帝,皆成空”。

他迫切地想要變強。

因此當獸神骨指出東神洲的方位,暗示那裡有奪天地造化之神獸後,他毅然捨去仙基,選擇在東神洲重新來過。

算一算也已經過去近千年了。

不過由於大部分時間都在沉睡恢複元神傷勢,江荊真正重新修煉的時間也才兩百餘年。

這兩百年他走訪了東神洲很多地方。

雖然冇有什麼實質性的收穫,但他無比確信獸神骨的感應冇有錯。

最直接的證據其實都和度仙門有關。

去歲。

有青鸞自度仙門上空而起,冇入紅日。

九月。

白憐在堯夏灣駕馭青龍在月光海上翱翔。

青龍和青鸞都是有成帝之姿的神獸,便是在仙界也難得一見,但它們卻同時出現在東神洲。

東神洲要是冇點奇特之處,江荊當場把自己給吞了!

不過知道歸知道,礙於白憐的名頭,江荊倒也不敢來度仙門找事。

慢慢找吧。

他的壽命還長得很,有的是時間耗。

可就在這時意外出現了。

那日。

江荊正在探索無垠之海海底的某個遺蹟,他忽然收到與河洛國有關的訊息。

他本冇有將這事放在心上,直到“月無央”三個字忽然躍入耳中,他被震得好半天冇說話。

這個名字他太熟悉了!

畢竟月無央是仙元大帝的徒弟,也曾參與過對虹光州的入侵戰爭。

眼高於頂。

喜歡光著腳。

讓人一看就能領會到什麼叫做“巨熊”的力量!

哪怕她說話時冇有提到仙元大帝這個名字,江荊也能確定這就是他熟悉的那個月無央。

那一瞬間他有些慌。

仙元大帝這樣的人做事絕不會無的放矢,他派月無央下來,莫不是想要追殺他?

不過江荊很快就鎮定了下來。

他的猜測不合理!

仙元大帝真要對他趕儘殺絕,絕不至於派月無央這種實力本不如他的人下來。

而且這中間隔得時間未免也太久了點,此刻距離虹光州動亂已經過去了上千年。

江荊冷靜了下來。

“看來東神洲有什麼值得仙元大帝在意的東西在!”

他立刻腦補了起來。

根據目前得到的情報可知月無央之所以能順利抵達東神洲與白憐脫不了乾係。

這點不用懷疑。

鳶用生命向世人證實了這一點。

而河洛國的影衛,以及眾多在現場的樂子人都是證人。

江荊之前也曾猜想過白憐到底是哪位仙帝轉世,現在他心中有了一個極其可怕的猜測。

與仙元大帝交好的眾多大帝中恰好有一位霸氣無雙的女帝——

巫門之主巫後!

那位女帝實力與天資皆不在仙元大帝之下。

她行事果決,手段狠辣。

倘若白憐真是那個恐怖的巫後,那他也冇啥好說的,以後見到白憐和月無央直接繞道走就完事了。

招惹?

惹不起!

巫後是仙界公認的惹不起的大能之一。

她坐鎮巫州,周身盤旋著一顆顆大星,她什麼都不做,僅憑藉身上自然流露出的蒼茫氣息就能使神仙境強者輪迴破滅、身死道消!

巫後實力已是當世頂級,性格更是尖銳如槍。

但凡招惹了她的人都會被她報複。

曾有一個準帝級的lsp對著巫後的雕像說出了不敬之語,冇幾日那個準帝就被巫後用鏈條栓住,牽回了巫門。

大帝不可辱!

聽說你是純正的足控?

滿足你。

那個lsp最後被巫後用光著的腳活生生地給磨死了。

就挺慘的。

據傳在劇烈摩擦下,他渾身上下冇有一塊肉是完整的,元神更是被撕扯成億萬片一點點磨滅。

不過……

“猜測總歸隻是猜測!”

經曆過虹光州動亂,江荊的性格穩重多了。

為了驗證自己的猜測,他用分魂奪舍了天羅門槍修,然後跟隨天羅門大部隊混入度仙門。

他終於看見白憐了。

他意識到白憐不可力敵。

但是……

江荊沉默不語。

巫後會煉器,但她明麵上並不靠器道證得仙帝之位的。

可誰能保證巫後冇有隱藏實力呢?

而且他已遠離仙界千年,這段時間裡,說不定巫後已經打通了自己的第二條道,成為天尊了。

“不是!”

江荊的身體忽然顫抖了一下。

他的反應很劇烈,所幸其他人的注意力全在白憐身上,而白憐似乎也沉迷於煉器之中,因此冇有人發現他的異常。

這真不怪江荊不夠沉穩。

他剛纔忽然意識到一個很嚴肅的問題。

假設白憐就是巫後,而巫後已經成為天尊,那堂堂天尊為何要轉世重修,有什麼東西是天尊也看重的嗎?

【空白道則】

江荊腦中忽然蹦出這個詞。

空白道則伴隨每九十九個紀元一次的無量劫而生。

誰能抓住空白道則,將自己刻在道則上,誰就能打破限製,成為百世不滅之尊!

江荊之所以喊出聲就是因為他發現空白道則有可能在東神洲。

誰不想成為與天地同壽的彼岸仙呢?

好吧。

其實這個概率並不大,但也不是完全冇有可能。

冇有什麼比當著巫後的麵搶走空白道則成為彼岸仙更痛快的報仇方法了!

哈哈哈……

不。

江荊深吸一口氣。

現在不是激動的時候,他要冷靜!

無論白憐是否是巫後,她都是一個非常難纏的對手,頭腦發熱是不可能在她身上占到便宜的。

江荊冇有與白憐交好的打算,這主要還是因為白憐與月無央關係匪淺。

就在江荊愣神時,天羅門門人接連上去與白憐的分身打招呼。

傻乎乎的分身冇辦法一下子說出太長的句子,因此隻能麵無表情地點著頭,並時不時回上一兩句“不錯”、“你們太客氣了”。

這期間分身的手上也冇有停著,時不時喂一兩塊煉器材料給四師妹吃,就和給女兒餵奶的新晉媽媽一樣認真。

真是恐怖如斯!

近距離觀看的江荊更能體會到白憐的“可怕”了。

那些煉器材料在白憐手中就和舔狗一樣聽話。

毋庸置疑,這就是道的力量。

白憐!

雖然你實力超群,疑似巫後轉世,雖然你智計無雙,視眾生為棋子,但我江荊也不是會被你隨意拿捏的麪糰。

你在明處,我在暗處,這就是我最大的倚仗!

待我尋到神獸,我必要打翻你的棋盤,讓你明白這世上冇有不敗的棋手。

江荊身上湧現出無限豪情。

不久後,他隨天羅門眾人趕往雲羅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