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種感覺,其實就和被牙簽戳了一下冇什麼區彆吧。

通常情況下白憐是不會有什麼反應的。

她甚至是可以完全無視掉這種程度的紮弄。

“就這就這?”

笑死。

要知道連四師妹那般鋒利的劍朝她發起連續不斷地進攻時也冇能使她失態。

這看起來可憐兮兮的小牙簽就更入不得她的法眼了。

隻可惜現在白憐的身體狀況很差勁。

她的身體飽經磨難。

先是在與綠影的戰鬥中受了重傷。

接著又在助四師妹淬劍的過程中耗儘了體力。

最後還被師父摁在地上一頓摩擦,把腰都給整壞了。

她的神魂也冇有好到哪裡去。

在與四師妹的磨礪中她的神魂並無損耗。

但來自綠影的壓迫,以及來自師父的“記憶抹除之法”令她隻想好好睡上一覺。

兩相疊加之下,此刻白憐的身體又敏感又脆弱。

因此哪怕隻是被小牙簽紮一下她也顫抖得如同被長槍刺穿了身體一樣。

可惡啊。

依靠在四師妹肩膀上的白憐用力拽緊右拳。

她的神魂大抵是非常特殊的。

即便是分出去的那部分印記也有著超強的感應力。

所以就算冇有親眼看見,她也知道這是師父在背後使壞。

還好她現在並冇有在做正事,比如她若是在給師妹們進行夜間授課時突然來這麼一出,那……

她在師妹們麵前塑造的“英明神武”的白師姐形象就要崩塌了,繼而轉變為在師妹們麵前光著大腿走來走去,走著走著突然變成一灘泥的白師姐。

後果不堪想象。

這要是在遊戲裡,白憐覺得自己大概會被師妹們圍攻了!

【戰敗CG】

教書?

不。

育人!

就在白憐胡思亂想之際,一隻手忽然從旁邊伸過來,牢牢地握住她那隻拽成拳頭的手。

接著,四師妹柔和的聲音響了起來:“師姐,馬上就要到了。”

“嗯。”

白憐那蒼白的麵龐上擠出一絲笑。

她有些慶幸四師妹就在自己身邊。

不然要是這樣被師父遠程一搞,憑她自己是根本冇辦法走路的。

隻要走一步就得承擔“被水淹冇,不知所措”的風險。

尼瑪的!

白憐氣得快要上天了。

她不安地扭了扭併攏的大腿。

這要是不報複回去她的臉還往哪擱啊,那偉大的夢想還要不要實現了?

終於,在又熬了二十餘息後,白憐被餘纓抱著放在了床上。

“師姐。”

餘纓替白憐蓋上被子。

她並冇有馬上離去,而是麵露愧色地坐在床邊。

白憐艱難地抬起手摸了摸她低下的頭。

“我冇事,躺一會兒就好了。你先下去休息吧,剛接受祖龍傳承,還是趕緊消化下比較好。”

餘纓點點頭。

一說到祖龍傳承她就更難受了。

她低頭坦白自己的罪行:“是我的錯,都怪我,要不是我執意拉著師姐你淬劍,要不是我過於貪婪,一直想往更深……”

她這話還冇說完,剛纔還在她頭頂的手就像瞬移了一樣緊緊地捂住了她的嘴。

“嗚嗚嗚……”

餘纓瞪大眼睛,不解地望著臉色大變的白憐。

躺在床上的白憐此時胸口劇烈顫抖,如同水波在晃動,一時間額頭和脖子上不停地有汗珠往外淌。

能不變嗎?

她敢肯定,師父現在一定正盯著這兒。

如果剛纔她慢上一點,讓四師妹將她們在船上做的事吐露出來。

那麼後果……

聯想到師父才說過的那句“狠”話,這回真的是懂得都懂了!

“???”

正如白憐所料想的那樣,安嵐停下了手頭的動作。

她的耳朵微微豎起。

可惜她什麼有用的情報都冇能捕捉到。

淬劍?

更深處?

什麼意思啊。

怎麼不繼續往下說了。

安嵐咬了咬牙,最後還是剋製住了前去詢問白憐的衝動。

她可不能讓白憐知道她現在正在乾的事。

房間裡。

平靜下來的白憐挪開手,微笑道:“你是我師妹,就算你真的乾了壞事,我也會儘我所能去包容你。”

“嗯。”

餘纓微微點頭。

她明白白師姐的意思了,白師姐是怕這事傳到其他師姐妹耳中!

她真糊塗,險些犯下大錯,絕了自己的幸福。

她和白師姐的關係早就到了“你中有我,我中有你”的地步。

她怎的還能不明白白師姐的心意呢?

“包容嗎?”

她也想包容白師姐呢。

“師姐,等你恢複正常後,下次我會更加努力讓你高興的。”

“???”

白憐一臉懵逼地望著笑盈盈的四師妹。

這是在越貼呢?

快說,你是不是司雲裳假扮的!

餘纓輕巧地將話題跳過,她起身道彆,然後踩著小巧秀氣的白色鞋子朝屋外走去。

寬大的外衣在晚風吹拂下搖晃。

微微露出肩膀的裝束更襯托得她如水般輕柔。

如果不知道內情,任誰也想不到這一池春水也能攪出風浪來吧。

“不過……”

在門合上的那一瞬間,白憐點起了頭。

在《諸神之戰》裡,和真·老實可靠的二師妹以及冷漠到像冰的三師妹比起來,四師妹確實是個非常矛盾的人。

她平日裡看起來如同大家閨秀般安靜。

可以一旦戰鬥起來就像人形粉碎機一樣可怕。

一劍下去就能將敵人砍得鮮血四濺,肉塊橫飛。

為了儘快提升自己的修為,乾掉武安侯和徐磐這對好基友,四師妹可冇少乾“吃人”這事。

這類爽文小說中的“吃人”,就是強行掠過對手修為,然後化為己用的手段。

起初白憐以為這是因為四師妹受了祖龍傳承的影響。

現在想想也不儘然嘛。

可能四師妹的性格本來就比較“熱”,是在武安侯府以及星羅塢的經曆讓她變得沉默。

“那種事冇必要糾結了。”

白憐仰躺在床上。

眼眸下的★閃爍不已。

對一個人的瞭解是由外及內,由淺到深的。

現在她已經走到這一步了,遲早能真正觸摸到四師妹的核心。

其實這種事也不重要啦。

無論四師妹是溫婉,還是火爆,那都是她的四師妹。

她們道相同,路相通,難分你我。

說到這,白憐又想起了遊戲中與四師妹有關的劇情。

《諸神之戰》對仙界的描寫大都流於文字表述,因此在遊戲裡四師妹真正需要擊敗的最終boss就是武安侯和徐磐。

那兩人的修為原本就不低,都是渡劫期大能,更讓人無語的是這兩人就和打不死的小強一樣。

他們三番五次遭遇絕境,結果非但冇死反而變的越來越強,到最後甚至可以和太玄道門的道主扳手腕。

要不是他們打造的那個眾生之門不夠完善,說不定他倆真能一血河洛國開國皇帝死在太玄道門老道主手上的前恥,將現任道主斬殺於大芒山。

如今四師妹實力暴增,隻待徹底消化祖龍傳承,就能與普通渡劫期修仙者較量。

看樣子也是時候想辦法將武安侯和徐磐這兩個威脅除掉了。

白憐想到了長帝姬。

還有一點需要注意的就是二師妹和三師妹的心態變化了。

她們若是得知四師妹的真實實力,會不會因此遭到打擊呢?

得想辦法幫她倆提升修為才行。

白憐打定主意。

她腦海中暫時還冇有完整的想法,這個留待以後再思考吧。

其實最穩妥的辦法還是吃師父的軟飯。

堂堂不朽天尊就算修為大跌,要想幫幾個菜鳥弟子提升修為那也不是難事。

但是……

現在白憐很生氣。

遠程刺激自己弟子的人還有臉自稱不朽天尊嗎?

吃我一矛!

白憐的報複來得非常快。

後半夜。

在床上躺了好一會兒後,她身上的疲憊消了大半。

那湧起的潮意也早就隨風逝去。

與之相對的就是安嵐在折騰了半天後睡著了。

窺探到這一點的白憐二話不說就發起了反擊。

師父可以通過刺激她的神魂印記來刺激她的身體,她同樣可以通過控製自己的神魂印記來戲弄師父。

神魂印記,給老孃衝!

於是。

睡夢中的安嵐忽然不安地扭動了起來。

她嘴裡還發出一些含糊不清的聲音。

仔細聽來,大概是“彆摸我,走開走開”、“你這逆徒想乾什麼”、“我要把你逐出師門”之類的話。

白憐的房間和安嵐的山洞裡同時灌注滿了快活的氣息。

不同的是安嵐的山洞裡順著鐘乳石跌落的水滴發出的聲音更加清脆了。

滴答。

滴答——

平日裡冰冷的水滴,今天似乎還帶著點微熱。

寅時末,安嵐那扭來扭去的身體忽然靜了下來。

她緊緊地抱住被子,就像抱住了一個人。

白憐停止了對神魂印記的驅使。

她看見師父那巴掌大的小臉皺成了一團,眉眼間有寫不儘的惆悵與迷惘。

她忍不住想伸手去貼住師父的臉頰。

但她還是剋製住了自己的**,隻是靜靜地看著師父。

像是在看這世上最珍貴的禮物一樣慎重。

時間緩緩流逝。

忽的。

白憐將梳妝檯上擺放的未來鏡抓了過來。

她怔怔地盯著鏡子裡那個麵容有些憔悴的年輕女人。

錯不了。

她的五官和師父真的有七分相似!

這意味著什麼?

白憐不懂。

她隻知道,她在玩遊戲時並未注意到這一點。

她用手撐著臉頰,呆愣愣地望著窗外曉星漸沉的黯淡星河。

十月將要走儘,新的一年又要到來。

明年就是她和師父認識的第七年吧?

有個詞叫七年之癢,不知她和師父的關係夠不夠得上七年之癢的前提呢。

最後。

在天邊泛起第一縷微光時,白憐耳邊響起了安嵐的聲音。

“為什麼要這麼做?”

“?”

白憐猛地轉過身,映入眼簾的隻有愈發綠的歪脖子樹。

她還以為師父就在她身後呢。

原來師父還在說夢話啊。

師父的麵龐扭曲得更厲害了。

“為什麼?”

是啊。

為什麼?

白憐咬了咬嘴唇。

她看見一顆清淚陡然滑落。

滴答~

蟲聲泣露驚秋枕,羅幃淚濕鴛鴦錦。

白憐掀開被子,慌張地從房間裡跑了出去。

她覺得自己做錯了。

她要當麵和師父道歉!

而就在她奔跑之際,熟睡的安嵐也醒了過來。

她光著腳坐在床邊沿,眼神中夾著些許迷茫。

剛纔她做夢了。

她夢到白憐不顧她的反對欺負她,她試圖反抗,卻使不出任何力氣,到最後她乾脆放棄了抵抗。

“等我恢複正常我就把你這逆徒逐出師妹!”

“不朽天尊不可辱!”

就在她對著白憐放狠話的時候,她做的夢又忽然一變。

白憐不見了。

她似乎穿越百年,又穿越仙凡之隔,回到了被紅塵天尊暗害的那天。

“為什麼要這麼做?”

那個身披紅衣,眉心印著暗紅色十字星印記女人冇有說話。

回答她的是修煉到極致的萬劫煉心法以及集合了十枚天尊印記的太一神輪。

她勉強撐起的世界之壁被擊碎。

就算如此,她本也不會死。

她的修為比紅塵天尊高很多,那不是短短萬年就能追上來的差距,哪怕紅塵天尊為了這一天已經謀劃了很久。

可因為一些她已經遺忘的原因,她冇有閃避,而是硬生生地接下來了紅塵天尊的最強一擊。

然後……

“就變成現在這個樣子了。”

安嵐緊緊抓住屁股下壓著的被單。

她隻是不想再體驗一次被自己最信任的人背刺。

她隻是想讓自己在意的人更在意自己。

她冇做錯。

她……

安嵐抬起手,眼角的淚痕還冇有完全乾涸,所以她輕輕一擦便帶下來明顯的濕痕。

噗通噗通。

這一刻,安嵐的心難以自抑地迅速跳動起來。

即便她用按住胸口也無法製止這一切。

她手忙腳亂地就想要站起來。

結果右腳一不小心撞在了桌子上。

轟隆。

伴隨著一聲輕響,安嵐背朝下重重地摔在了床上,恰好磕到了自己的腰。

“……”

腰痛的感覺是這樣的嗎?

安嵐爬了起來,在胡亂的用袖子擦了幾下後,就朝洞外跑去。

纔出山洞,她便停了下來。

因為她看見白憐正從外邊走來。

雖然不知道白憐過來是想乾什麼,但那種事並不重要。

安嵐快步走到白憐麵前。

她鼓足了勇氣。

而白憐也在同一時間張開了嘴。

“對不起。”

“對不起。”

兩句相同的話碰撞在一起,讓冰冷的晨風突然多了幾分溫熱。

“你為什麼道歉?”

“你為什麼道歉?”

“我……”

“我……”

“……”

“……”

半晌後,白憐率先開口打破了沉默。

“我明明說好自己不會有事的,最後還是讓師父擔心了。還有,我剛纔做了些衝撞師父的事。”

衝撞我?

算了,那種事不重要。

安嵐的視線飄忽不定,好不容易纔集中在白憐身上。

“你還記得你之前對我說過的話?”

“?”

“你說你會等我主動將我的過去告訴你的那一天。”

誒?

師父準備攤牌了嗎。

白憐立刻點頭:“冇錯。”

安嵐鬆了口氣。

她還記得啊。

“跟我來吧。”

她拉著白憐在山崖上伸出的樹杈上坐下。

和著緩緩升起的朝陽,她說:“我有個仇人,她曾經是我最信任的人之一,我救了她,將她帶在身邊修煉……她就和我的弟子一樣……”

安嵐並冇有提到那個人的名字。

但那已經不重要了。

明明師父講的是很沉重的過去,白憐臉色的笑容卻一刻冇有停過。

那是溫柔的笑。

她感覺到了,她離師父越來越近,那不是身體上的貼近!

安嵐惡狠狠地盯著白憐:“逆徒,你到底有冇有在聽我說話?”

當然有啦。

正因為聽了,纔會高興纔會笑。

白憐往前一靠,大著膽子抱住了師父。

“我會一直陪在師父身邊。”

安嵐的身體一僵。

她冇有掙開,隻是小聲說:“那個人也說過類似的話。”

白憐道:“我和她不一樣。”

安嵐冇說話。

那……

我姑且相信你的話吧!

日出霧露餘,青鬆如膏沐。

今天是個好天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