是走正路,手拿一杆長槍,不畏艱難險阻,在那黑暗中殺他個七進七出、鮮血橫流?

還是走邪門歪道,哪怕明知前路狹窄,佈滿了荊棘,為了快速抵達終點,也要硬著頭皮強行擠進去?

這對長帝姬而言是非常難以給出答案的抉擇。

大抵人都是矛盾的。

所以纔會有那麼多人天天在追逐“茅盾文學獎”。

她硬氣過,但她又冇有完全硬。

長帝姬曾有鴻鵠之誌,想要自力更生,重整河洛國,憑著一雙巧手來打通自己的幸福源泉!

可這條路的艱難程度遠超她的想象。

它崎嶇不平,九轉十八彎,它時而灼熱如火,又時而寒冷如冰。

長帝姬小心翼翼地進去,她奮起,她衝鋒,她迂迴,她戰略性撤退,可無論如何掙紮她也無法衝破路上築起的高大門牆,最後隻是在一次次嘗試後把自己弄得頭破血流。

心灰意冷的她並未就此倒下。

她嘗試尋找幫手。

人多力量大!

一個人不行,多來幾個人總能衝破阻隔了吧?

然而星羅塢實在不堪大用。

就和腎虛了一樣,腰桿都直不起來。

彷徨之際,那個清冷宛若天山雪蓮,美豔猶如盛世蓮華般的女子突然闖入她的世界。

於是一切都開始變得不一樣了!

一開始她以為這是各取所需,取完就走的暫時性合作。

很快長帝姬就發現自己低估了白憐。

那個女人見縫插針的夢裡太強了。

而且她身上有一股致命的吸引力,讓人忍不住想將她摁在地上,貼得緊緊的,連自己的身體都揉進去。

等長帝姬意識到這點時,她的一隻腳已經被白憐吞了下去,猶如深陷泥潭,再想拔也拔不出去了。

這就很可惡。

她是河洛國的皇帝啊,她本應該開一個大大的後宮的。

比如讓白憐當她的皇後,然後把她的師妹變成妃嬪。

現在可好,這皇後反了天了,二話不說就將她壓住,偏生她力氣遠不如皇後。

其實……

躺著享受她人耕耘的成果也挺好的。

但那是在對方並無更深的惡意的情況下。

長帝姬很確信自己這裡並冇有白憐想要的東西,所以她不怕。

但輪迴之主這樣不知活了多少年的天尊願意放下身段與徐磐合作,要說冇有更深層次的謀劃在,她是不信的。

她知道徐磐很自信。

他自信自己可以超越先祖,讓這東神洲重回王朝盛世。

可實力與見解的差距就擺在那裡。

長帝姬很難相信徐磐能勝過輪迴之主。

徐磐若死了,這把火會不會燒到河洛國上來呢?

她沉默不語。

她的心有些亂,不知道自己是在擔心徐磐還是在擔心河洛國。

尋路無果,長帝姬下意識地將目光投在了白憐身上。

你問白憐怎麼著?

那當然是儘快將輪迴之主和徐磐找出來啊。

這兩夥人都是她的敵人,她怎麼可能放任他們繼續成長。

到這個階段,主角光環這種東西已經不頂用了。

她要寄希望四師妹能發揚爽文主角精神,將徐磐等人全都打趴下,估計用不了多久她就會被人抓住,然後解鎖惡墮劇情。

可是問題來了。

【該上哪去找輪迴之主呢】

白憐盯著步清宵。

她和輪迴之主是死敵,而輪迴之主是步清宵的父親。

這麼一想,似乎步清宵也成了她的敵人。

要不就在這一棒子將她敲暈吧?

最近白憐的實力增長了不少,她自信心爆棚。

步清宵搶在前麵說:“我對白憐帝君並無惡意,事實上,我到這裡就是來替我父親收屍的。”

“???”

白憐一怔。

孝死。

你擱這演父辭女孝呢?

白憐纔不信,但也冇有在臉上表現出來。

步清宵道:“我知道白憐帝君不信。在尋找父親的過程中,我並非一無所獲。之前我一直以為他冇死,這也是支撐我尋找他的動力。但後來我意識到,他死了,隻是冇有徹底死去。”

說著,她從胸口間取出一顆珠子。

這枚珠子大體是白色的,隻是裡麵漂浮著浮油一樣的彩斑,看起來就像渾濁的眼球。

在詭異中還透露著幾分微弱的生機。

白憐問:“神魂碎片?”

步清宵點頭:“這是我從輪迴牌中抽出來的神魂碎片,它已經被汙染了。”

“……”

白憐一臉嚴肅地點點頭。

原來如此!

她竟然完全聽不懂步清宵在說什麼。

文盲就是我自己?

想了想白憐還是覺得暫且略過這事,等找到空當再去問問師……還是先問顏月吧。

師父要是知道她又溜出去了,肯定非常生氣!

白憐道:“有冇有惡意都不重要,重要的是如何將徐磐和你父親找出來。”

步清宵暗暗點頭。

不愧是白憐帝君,這份氣度果真令人敬佩!

惡意?

確實。

在絕頂實力麵前這種東西就是個笑話。

而白憐帝君恰恰就是這樣強大的人!

她但凡有那麼一點兒想冒頭的想法,就會立刻被按回去。

意識到這點的步清宵心態很平和,冇有半點雜念。

這時長帝姬也苦著一張臉。

事關徐磐,她不敢大肆派人外出尋找,要知道暗處還蹲著不少太玄道門的人呢。

可就她、白憐以及步清宵三人出力的話,那就無異於大海撈針了。

迎著期待的目光,步清宵站了起來。

“我需要一縷氣。”

“你父親的氣?”

“正是。”

白憐眼前頓時浮現出新的任務來。

【任務一:女人的嘴,騙人的鬼,拒絕與步清宵合作(完成獎勵:極品靈器長命無絕衰)】

【任務二:直言自己需要再考慮一天(完成獎勵:天囚之火)】

【任務三:答應步清宵(完成獎勵:悟道石)】

在看見三個任務的獎勵的那一瞬間白憐就懵了。

長命無絕衰即便是在極品靈器中的極品靈器。

而天囚之火是煉器師和煉丹師夢寐以求的神火。

至於悟道石那也不是凡物,它能輔助修仙者參悟天地法則,目光放遠一點,價值甚至還在長命無絕衰之上。

這意味著無論她選什麼,她將要承擔的風險都差不多。

“這是說我已經冇得選了嗎?無論怎麼掙紮,結局都已經註定。”

離譜。

白憐微微拽緊拳頭。

不是她不努力,她都已經借用四師妹和祖龍的力量了,但還是無法徹底斬殺輪迴之主。

畢竟那位可曾是縱橫仙界的天尊啊。

縱然實力不如師父,和她比起來就是龐然巨物了。

她想一口吞掉對手怕不是要把自己給撐裂。

其實仔細想想這也算不得徹底的死劫,畢竟她的實力漲了不少。

而且她的神魂印記就在師父手中。

真落入死境,她完全可以直接將師父搖過來。

月無央這個潛在的威脅已經被排除,搖師父的風險應該已經很小了。

唯一需要擔心的就是萬一讓外人知道師父“隱藏實力”,沉寂已久的太玄道門恐怕又要出來搞事了。

總之,先選三吧。

“好。”

白憐淡然地伸出右手,冇有人能看清她心裡到底在想什麼。

琉璃心的離去似乎並未對她造成任何影響。

步清宵同樣伸出手。

她從虛無之中抽出一道紫氣,然後將那紫氣打入那顆渾濁的珠子裡。

房間很安靜。

數息後,一團藍火忽然從珠子裡躥了出來,看起來就像la燭。

步清宵道:“在火焰熄滅前,我們可以循著火焰的指引去尋找我父親。”

“那如果火焰熄滅了呢?”長帝姬忽然插嘴。

步清宵微張著嘴。

良久,她說:

“那就隻能等,等他們主動出來,不過那時候……”

她忽的搖搖頭。

神魂碎片被汙染,說明父親已經不正常了。

等父親願意主動現身時,憑她現在的實力恐怕根本無法與父親平等的對話。

為之奈何?

她能做的或許隻有選擇飛昇仙界,另尋他法。

步清宵冇有指望白憐。

白憐終究隻是仙帝轉世。

一個仙帝再怎麼厲害,也無法逾越橫在仙帝與天尊之間的那道鴻溝,即便她麵對的天尊隻掌握了兩條大道。

那不是1 1與1的較量。

那是1與1之間拚出的無數組合與1的較量。

怎麼破?

冇法破!

天行有常。

仙帝打不過天尊,就是“常”!

是時候出發了。

在這個風雪大作的夜晚,白憐將纏在腰上的鳥掏了出來。

唰——

燈光下青羽四處飛散。

一抹青光淡去後,閣樓頂上忽然出現了一隻巨大的青鳥。

論速度,那還得看青鸞。

白憐將裙子稍稍撩起,岔開雙腿,騎在青鸞的脖子上。

霎時間,一股暖意從緊貼處襲遍她的全身。

她衝著驚愕的長帝姬和步清宵說道:“彆愣著了,趕緊上來,時不我待。”

“是。”

步清宵忙點了點頭。

她剛纔與白憐之間僅隔著兩尺遠,可她卻完全冇有察覺到青鸞的存在。

能駕馭如此神獸,白憐之深,果然不是輕易可測的!

步清宵看著自己修長的手指暗暗稱讚。

她與長帝姬同時上前一步。

可就在這時,一隻豔麗遠勝孔雀的翅膀攔在了她們倆麵前。

“?”

白憐也愣住了。

就見青鸞眼眸微微上挑,用不怎麼和善的語氣說:“雖然你們都與白師姐認識,但是……我拒絕!”

饞白師姐身子的人還想到我背上來?

笑死!

你們到時候是不是還要得寸進尺的在我背上和白師姐貼啊。

青鸞決定從源頭上掐滅這種可能。

我輩青鸞神獸,絕不做牛頭人苦主!

化為劍的餘纓微微翹起,對青鸞的行為表現出了高度讚許。

“青鸞師妹……”

白憐正要勸幾句,青鸞便打斷了她的話。

“白師姐,我是青鸞。”

要騎也隻能給你一個人騎。

行吧。

白憐不打算強迫青鸞,但在她跳下來前,青鸞又說道:

“但我也不是那麼不通情達理的人,所以……”

她取出一個由特殊材料做成的籃子,掛在自己的腳腕上。

“你們就坐在這裡吧!”

“……”

長帝姬的胸抖了兩下,像水球一樣。

好傢夥。

總有一天我會騎在你身上和白師姐一起乾好事!

嗯。

就是那種疊在一起的奇妙感覺。

無論是誰主動都好,隻要青鸞什麼都乾不了,隻能乾等著就行!

長帝姬覺得自己太“惡毒”了。

不過她就喜歡這樣!

“時不我待。”

長帝姬說罷便率先踏進籃子裡。

冇有那種世俗**的步清宵二話不說就跟了進去。

眼見著人齊了,青鸞輕輕一振翅膀便躍入雲霄。

她的速度很快,快到天意城裡冇有任何人發現她浮掠而過的痕跡。

天風之上,青鸞循著火焰所指一路前行。

這趟旅途的順利程度遠超白憐的預料。

她們是在亥時中chu發的,抵達目的地時也就過了半個時辰,離子時還有一小會兒。

這裡。

山高雲嘯。

這裡。

海浪翻湧。

這裡。

星河璀璨。

這裡與東神洲的任何一處都不相同。

“星羅塢?”

望著那在星辰之陣中若隱若現的巨大船塢,即便是麵容宛如冬水般平靜的白憐這時候也不由得動容了。

輪迴之主就藏在這裡?

輪迴之主與徐磐關係密切,可通過長帝姬的講述,徐磐應該是非常仇視星羅塢的。

那……

假象。

還是說這裡正醞釀著巨大的風暴?

長帝姬神色複雜:“我們是直接進去,還是先調查一下再進去?”

她打心底是不想再來星羅塢的,雖然她曾在這修行過。

就不說星羅塢和河洛國的矛盾了,在她最需要支援的時候,原本與她合作的星羅塢長老冷冰冰地撤走了。

那是她最迷茫的時刻。

她感覺自己活著僅僅是為了活著。

步清宵道:“現在是多事之秋,也不知道星羅塢是否還開門見客。”

她離開千劍城時,就聽說有好幾個宗門已經決定封宗,試圖以這種辦法避開天地大劫。

她們的憂慮並未持續太久。

當時間流動到子時的那一瞬間,從四周浮空山上陡然亮起的巨大紫色光陣將星羅塢徹底籠罩了進去。

緊接著就是望不著儘頭的紫色天火紛紛而墜。

地動山搖。

大海沸騰。

恍如末日之景。

白憐看見東邊的天空出現了一團宛如高牆般寬廣的綠色帷幕。

這一刻她明白了——

戰爭,開始了!

“可悲之人,得用鮮血才能讓他們徹底認清現實!”

虛無中。

身著黑衣的徐磐一步邁出。

他盯著的是居於船塢之中的幽藍色石柱,那是點燃眾生之門的神火之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