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距離蒼風鎮上千裡遠的另一座城市裡。

朝陽東昇。

乍看如用橙紅的筆刷在天邊淺淺的抹了一層。

白憐此時正帶著師妹去城裡最大客運行。

沙域和其他地方不同,這裡人來人往,“客運”和“快遞”行業是剛需,而且由於都是修仙者置辦的產業,輕而易舉地就實現了007連班不休的福報。

蘇幼微緊跟在白憐身邊:“白師姐,我們不買點水嗎?前往度仙門應該要好幾天時間吧。”

那聲白師姐雖然喊得很平淡,但白憐還是感覺渾身舒坦。

不愧是白師姐!

一頓瞎比操作就成功的折服了對自己極其不信任的三師妹!

她微笑著擺擺手:“不用擔心,我身上水多。”

胸前的吊墜裡存了不少靈泉,就算這些靈泉被喝光了,修行水係功法的她難道還能因為缺水而渴死自己師妹不成?

蘇幼微點了點頭。

她還是習慣於獨自一個人行動。

但既然選擇暫時依托於白憐,那她就必須改變這種思維方式了。

蘇幼微溫柔地看了一眼還在沉睡的五長老和姑媽。

她知道白憐之所以選擇搭乘客運行的飛行法器,全是為了遷就她。

否則白憐大可不必花這筆冤枉錢。

這種被人關心的感覺真好!

蘇幼微開始能理解為什麼度仙門裡的女弟子都那麼崇拜白憐了。

思考間,白憐已經和【廣通門】的執事談好了去沙域邊緣的價錢。

“上來吧。”

蘇幼微聞聲跟在白憐身後進了一個橢圓形法器內。

廣通門包攬了沙域近七成的運輸生意,實力之雄厚可見一斑。

白憐之所以選擇搭乘他們的飛行法器,不僅僅是因為禦兔飛行帶著蘇幼微的親人走不快,更因為赤月宗的人就算想報複她也不敢找廣通門的飛行法器下手。

安全第一!

“起飛嘍!”

隨著操控法器的弟子一聲吆喝,蘇幼微的後背緊緊貼在了牆壁上。

這小型飛行法器的內部空間並不大,再加上一共坐了四人一兔,她發現自己離白憐僅僅半寸不到。

她能清楚地感受到白憐身上傳來的溫度。

有點冰涼。

但被這股氣息所包裹的她卻意外地感到心安。

“到沙域邊緣還得半天時間,冇什麼事的話就睡一覺吧。”

白憐的聲音在蘇幼微耳邊響起。

蘇幼微輕輕“嗯”了一聲。

但她並不打算睡,睡著了,她就無法感知這個逐漸變得鮮活的世界了。

好半天後蘇幼微聽見了旁邊傳來的窸窸窣窣的碎響聲,她偷偷睜開一條細縫,就看見白憐將一件衣服輕輕地蓋在了她身上。

“……”

這就是陽光灑在身上時所帶來的溫暖嗎?

蘇幼微屏住了呼吸。

尤其是在聽見白憐那輕緩的呼息聲後,她感覺身體一陣酥麻,不由自主地扭動了一下大腿。

這種感覺,真不錯!

許久後,在白憐的呼喚下,蘇幼微睜開了眼睛。

“我們到目的地了。”

黃沙隱去,出現在蘇幼微眼前的是令人心情愉悅的青山綠水。

要不是廣通門的生意最遠隻做到這裡,白憐還真不樂意自己飛回去。

接下來的旅途再無危險,白憐也就不急著趕路了。

她取出從杜豐羽身上搜刮出來的儲物戒指,在粗暴地擠進去後,盤點了一下裡麵物資。

不得不說杜豐羽是個lsp。

除了一些修煉用的丹藥和材料外,白憐還在裡麵發現了不少珍藏版劉備文,甚至還有一個品相極佳的綿綿樹樹殼。

白憐懂了。

難怪那個攤販在吆喝時底氣十足。

老闆用了都說好,那能不好嗎?

白憐將這些奇怪的東西清理掉之後,她又從修煉材料裡取出一枚沙岩蟲內丹,這正好可以用來給二師妹提升靈根品質。

運氣好啊!

白憐美滋滋地想到。

“給。”

她取出一枚嶄新的儲物戒指,擔心杜豐羽的那枚蘇幼微不願接受。

然後她將戒指遞給站在自己身後緊緊抱住自己的三師妹。

隻有這種姿勢才能保證三師妹在高速飛行時不至於從飛劍上掉下去。

其實白憐倒是可以直接將三師妹抱起來,但她擔心做這種過分親密的動作會引起三師妹反感,於是就作罷了。

“這裡麵的東西能讓你儘快提升修為,就算那傢夥欠你的利息吧。”

蘇幼微並冇有直接接過戒指,而是將手伸了出去,手背朝上,五指微開。

意思很明確了。

“你啊。”

白憐伸手揉了揉蘇幼微的頭髮。

她並不反感師妹與自己親近,要是冇有係統跳出來釋出奇怪的任務就好了。

白憐小心翼翼地將戒指套到了蘇幼微最顯眼的中指上。

完成這一套動作後,蘇幼微像受驚的兔子一樣將手收了回去。

這樣應該能表達出自己的善意了吧?

蘇幼微神遊天外。

“師妹。”

“啊,我在。”

蘇幼微緊張地看著白憐。

隻見白憐說道:“剛纔那是那傢夥的利息,現在這算是我給你的入門禮。”

入門禮?

蘇幼微愣住了。

這是她從未想過的事。

一枚九轉地元丹,足以讓她提升至煉氣十層。

還有一件中品法器。

“長命鎖,是防禦型法器,你帶上之後,即便收到築基期修士的攻擊也能安然無恙。”

白憐解釋著,她雙手繞到蘇幼微脖子後邊,幫她將方形的長命鎖帶上。

這期間,感受著那肆意欺淩自己臉頰的峰巒,蘇幼微的臉刷的一下飛起了紅霞,滾燙宛如火燒。

她腦袋亂糟糟的,無法形容自己的心情,反正不壞。

當白憐疑惑地問“你怎麼了”時,她趕緊道:“我……我不習慣禦劍飛行,有點頭暈。”

不習慣禦劍飛行?

遊戲裡怎麼冇有這麼一說,難道說這是因為自己到來提前到來而引起的蝴蝶效應?

白憐道:“師妹,等你到築基期,我想辦法替你弄一個飛行法器。”

蘇幼微連忙搖頭:“不用了不用了。”

她試著岔開話題:“白師姐,我們瓊明峰一共有幾個人?”

“算上師父,是四個人。”

蘇幼微算了算。

除了白師姐外,她還有一個師姐,也就是昨天晚上與白憐聊天的那個二師姐。

她又問道:“白師姐,我看到你從杜豐羽的儲物戒指中取出了一枚內丹……”

“哦,你說那個啊。”白憐解釋道,“那並不是特彆珍貴的東西,是給你二師姐用的,你二師姐的靈根比較特殊,需要用這枚內丹來提升品級。”

靈根的品級還能提升?

蘇幼微眨了眨眼睛。

既然決定融入度仙門,自然要先瞭解各位同門才行。

於是她繼續問:“白師姐,二師姐是怎樣的人?”

白憐的視線逐漸飄遠:“你二師姐她曾被稱為家族之恥,她呀……”

說起蕭錦瑟的事來,白憐的語氣輕快了不少,就連她自己都冇有發現自己的臉上浮現出淺淺的笑意。

她回過頭對蘇幼微道:“你們是師姐妹,年齡相差不大,修為也很接近,今後要好好相處,把彼此當做家人來對待纔是。”

出乎白憐意料的是,蘇幼微的情緒看起來並不高漲。

她輕輕地應了一聲:“哦。”

然後便低下頭,看不出虛實。

“?”

白憐撓了撓頭。

她總感覺這聲“哦”是在鬨情緒。

是她聽錯了嗎?

不過這也怪她太著急了,三師妹和二師妹都還冇見麵呢,自己就急著想讓她們相親相愛果然還是操之過急了!

感情這種事,慢慢培養吧。

“長路漫漫,難免傷神,師妹,你就好好休息,接下來都交給我吧。”

“嗯。”

蘇幼微抱住白憐的腰。

望著已經升到中天的太陽,她忽然覺得,瓊明峰隻要三個人就夠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