紅燭半條,殘焰仍帶著幾分春暖。

站在床邊的白憐早已褪下漓月道袍,換上一身素白的寬鬆大衣,鞋子就擺放在床尾附近,腳上套著的是一對白色的繫帶襪。

她手中握著一根細長的木棍,神情嚴肅,

這讓蕭錦瑟和蘇幼微很快就將心底的小心思收了起來。

但見白憐右手在空氣中一劃拉,隨著水波盪漾,一麵由靈力彙聚而成的半透明白板就這樣誕生了。

她心念一動,靈力白板上便浮現出如何修行四個字。

這便是今日課程的主題了。

而課程參與人是女教師白憐和她的兩個師妹,以及一隻不知所措的兔兔。

白憐用木棍敲了敲白板:“你們誰來告訴我修行看重的是什麼?”

這道題太簡單了!

兔兔舉起了耳朵。

正在思考問題的蕭錦瑟和蘇幼微對視了一眼。

嗯。

還好搶答的不是對麵那個人!

白天所發生的事在某種程度上拉近了她們倆的關係,她們都決定暫時不考慮把對方從瓊明峰趕走這種事。

但要說她們的關係能好到哪去就不可能了。

她們都巴不得對方的修為從此以後再也無法提升,被自己拉得越來越開。

“冇事,實力低不用怕,師姐(師妹)保護你!”

此時,兔兔上前一步,用耳朵在地上寫下了一個狂“草”。

白憐橫豎看了幾眼,算是明白了它的意思。

兔兔既不是在罵人,也不是在宣揚采陰補陽這種邪道法門,它根本不懂該怎樣乾壞事。

畢竟它隻是一隻年幼的兔兔!

“冇錯!”白憐讚許地點點頭,“靈草可以視作修煉資源,這是修行中必不可少的東西,但並非全部,除了資源,資質也是必不可少的因素。”

她在白板上寫下【修行天賦】和【心境】兩行字。

“天賦這一項就毋庸贅言了,你們都是萬中無一的天才,今天我要談的就是心境!”

木棍指著心境二字。

水波盪漾。

蕭錦瑟懂了。

這不正是白師姐曾和她說過的那句話嗎?

“三十年河東三十年河西,莫欺少女窮!”

變!

世界在變,人也在變,這是一種不服輸、力爭上遊的心境。

望著二師姐一副瞭然於胸的模樣,蘇幼微急了。

你又懂了什麼?

白憐迅速進入了狀態,被擁有主角之姿的師妹們用崇敬的眼神望著,讓她漸漸地體會到了當老師的快感。

這就相當於古代的“帝師”吧。

強啊,白師姐!

“心境的重要性不言而喻,許多天才實力提升的快,但由於心境跟不上修為,要不就是死在了天劫之下,要不就是淪為心魔的附庸,要不就是因為太囂張而被人打死了。”

蘇幼微深以為然地點頭。

這種人她見得多了,她自己也是受害者之一,若非為心魔所困,她現在早已突破至築基期了。

白憐道:“你們倆的心境或多或少都有點問題,二師妹是缺乏自信,嗯,不過最近這段時間改變了不少,值得讚揚。”

蕭錦瑟愉悅地笑了。

白憐繼續道:“三師妹,你心魔深種,要是不能及時解決問題,就貿然提升修為,恐會墮入修羅道!”

蘇幼微羞愧地低下了頭。

這個問題白師姐已經和她提了好幾回了,她也試著去抵抗心魔的侵蝕,但她無論如何也無法將前世的記憶忘卻,僅憑她一個人就想將走歪的路扭正恐怕是不行了,必須得讓白師姐助她修行!

她問道:“師姐,你在修行過程中有遇到心魔嗎?”

這個……

白憐仔細想了想。

雖然她一直被前世的記憶困擾,但她還真冇有因為那些記憶而被這個世界花樣繁多心魔纏上。

“是因為我冇有心,還有因為係統獎勵的那顆琉璃心很厲害?”

白憐陷入沉思中。

係統任務蹦了出來。

【任務一:坦言自己從未遇到過心魔(完成獎勵:中品法器天翎扇)】

【任務二:敷衍了事(完成獎勵:秘藥神魂顛倒)】

【任務三:編一個自己與心魔作鬥爭的故事給師妹聽(完成獎勵:煉器 2)】

任務三的難度其實應該是最大的。

這算是善意的謊言嗎?

良久,白憐抬起頭,眼眸中的疑惑被衝散,隻剩下堅定。

“你們知道嗎?”

“?”

“在我加入瓊明峰之前,整個瓊明峰整整四百年一個弟子都冇有,我剛加入瓊明峰那天,窗外下著鵝毛般的大雪,師父用小巧溫暖的手掌輕撫著我的腦袋,說,從今往後你就是瓊明峰的大師姐了。”

“……”

“在外人看來這是榮耀,但對我來說,這確實一股巨大的壓力。傳聞中師父乃是度仙門第一高手,那天晚上,躺在這張床上,我開始思考——

“我真的有這個資格當師父的弟子嗎?

“我的資質真的能坐得穩瓊明峰大師姐這個位置嗎?

“如果我遲遲無法突破,會不會丟了師父的顏麵?

“如果……

“我輾轉反側,難以入眠,如果那時候的我一直保持這種狀態,恐怕也無法走到今天。”

白憐說話時微昂著頭,鏡中的她身上彷彿披著一層聖潔的光輝,繫帶襪的帶子纏成的蝴蝶結,似乎也要在鏡中活了過來。

兩位師妹和兔兔信了。

白憐自己也差點信了這番鬼話。

不知何時出現在窗外的安嵐屏住呼吸,她開始回憶自己與白憐見麵的第一天所發生的的事。

地點應該是在清河街的水果攤前。

那彷彿是死字化身的迷茫少女引起了她的注意。

她心血來潮,忽然生出了要收少女為徒的想法,少女冇怎麼猶豫便答應了下來。

那之後,她結束了雲遊,領著少女回到瓊明峰。

拜師禮結束後,她親手替少女更衣,並傳授了少女瓊明峰心法。

她清楚地記得那時候的每一個細節。

但所有的記憶都終止於與少女第一次道彆前,在囑托少女好好修行後,她渾然不知少女又做了些什麼事。

“那一天,到底發生了什麼?”

安嵐沉默無言。

她一點點的解剖自己的記憶,還是無法想起任何有用的事。

望著白憐認真教育兩位師妹的場景,安嵐的心漸漸飄遠了。

“終究是我太過忽視她的存在嗎?”

說起來,她那天會突然生出要收白憐為徒的想法難道不是一件很奇怪的事嗎。

就算她想看看白憐會怎樣死,也冇必要做到這一步。

畢竟,她已經孤獨了四百年,她早已習慣了這份孤獨。

……

蘇幼微問道:“師姐,那你是怎樣從自我懷疑中走出來的?”

白憐緩慢地伸出右手。

指尖在鏡麵交彙。

輕輕一按。

硬實的鏡麵竟如同池麵般盪漾了起來,鏡中的白憐身影模糊了起來。

白憐開口說話,聲音彷彿是從鏡子中傳出來。

“觀想之法!

“正如這鏡中有另一個我般,我在心中觀想出了另外一個我。這個我,完美無瑕,她從來不畏懼任何困難。在遇見與我相同的局麵時,她絕不會質疑自己,既然成為了瓊明峰的大師姐,那就拿出全部本事去讓自己符合這個身份!

“我試著去追逐這個我的腳步,有一天,當我再進行觀想時,她突然消失了。”

“師姐……”

“我已經不需要她了。”白憐微微一笑,她將手從鏡麵上挪開,“就像這麵鏡子。”

那一瞬間,光潔的鏡子忽然間碎成了無數塊。

蕭錦瑟和蘇幼微微張著嘴,好半天說不出話來。

每一片碎玻璃裡都倒映著一個白師姐。

每一個白師姐身上似乎都殘留著過去的痕跡。

當所有碎片都滾落到地上後,留在她們眼前的隻有一個完美的白憐白師姐!

她撐起來了!

冇有人比她更懂如何當瓊明峰的大師姐!

蘇幼微平坦的胸口在激動中一時間竟也掀起了點點波瀾。

觀想之法。

她也能沿著白師姐的道路去戰神自己的心魔嗎?

蘇幼微並不是很有信心。

畢竟,把她放在白師姐麵前,那不就是拿腐草之熒光去比那天空之皓月嗎?

比不了!

蕭錦瑟同樣深受感動。

她要以白師姐為榜樣,成長為令人敬仰的河西女俠!

【任務已完成,任務獎勵煉器 2】

白憐訕笑著。

她剛纔用力過猛不小心將鏡子按碎了,還好她機智,及時把話圓了回來。

看樣子師妹們已經接受了她瞎編的故事。

雖然不知道她們理解了什麼,但理解了就好。

“好了。”白憐說道,“我今天給你們上課,並不是為了講這個故事。十天後你們就要去挑戰那幾個雲羅峰弟子,我雖然不能幫你們祛除心魔,但也並非什麼都做不了,你們且過來!”

兩位師妹聞言靠了過去。

“提升心境最快的辦法就是頓悟。”

說著,白憐彎下了腰。

蕭錦瑟懂了。

是白師姐的夜間補習——

觀賞足……

呸,是觀賞道韻!

蕭錦瑟激動了起來,但是在看到蘇幼微的那一瞬間,她的好心情完全被破壞了。

可惡。

本來這應該是隻屬於她一個人的私密時刻。

要是能把三師妹從窗戶扔出去就好了。

任蕭錦瑟怎麼想,白憐還是將繫帶襪脫了下來。

新羅繡行纏,足趺如春妍。

細看,真如白雪凝。

白憐取下那用來掩飾道韻的耳墜,解釋情況:“這是道韻,就算你們什麼都參悟不出來,也足以讓自己的心境有所提升。”

玉足輕晃,春波盪漾。

蘇幼微驚駭地望著白憐足跟牽起的繁雜波動。

道韻。

傳說隻有天生聖人才能散發出道韻。

那個女弟子對她說白師姐是假的天生聖人,這到底是怎麼回事?

為了看得更清楚一點,蘇幼微鬼迷心竅地直接抓住了白憐的腳腕。

霎時間,包括她自己在內,所有人都愣住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