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叫什麼事啊!

站在擂台上主持比賽的佟謠左右為難。

蘇幼微這一輸就讓她事先準備好用來吹捧白師姐的台詞就都白費了。

但她又冇辦法生蘇幼微的氣。

人家都說了,是心魔,是心魔作祟!

她還能把蘇幼微的心魔揪出來打一頓不成?

反正佟謠不覺得自己有這種能力,整個修仙界也冇幾個人能做到這一點,隻有傳聞中的冥王殿主纔有操控異種魔物的法門。

冥王殿主啊~

佟謠也就想想罷了。

畢竟她隻是度仙門中一個普通的弟子罷了,而冥王殿主是北瀘州的幾位話事人之一。

蕭錦瑟心裡也不是滋味。

雖然她和三師妹是競爭對手,但三師妹以這種出人意料的方式落敗,她實在開心不起來。

尤其是在看見雲羅峰的人竊喜後,她就更不高興了。

在她看來,這件事已經不是最初的小矛盾,在十天的發酵後,早就變成了雲羅峰與瓊明峰之間的高下之爭。

蕭錦瑟想起第一次多人授課時白師姐對她們展現出來的期待。

令人動容。

瓊明峰的榮耀不該隻由白師姐一人承擔!

白師姐已經很累了。

她作為瓊明峰的二師姐,這時候就應該主動站出來打碎外界的質疑。

吹雪劍,出鞘!

“師姐,我不是廢物!”

蕭錦瑟神情嚴肅地說道。

白憐道:“你是我師妹,你當然不會是廢物。”

“師姐,讓我出戰吧。”

“好!”

白憐欣慰地摸了摸蕭錦瑟的頭。

二師妹主動為三師妹出頭,這說明和諧的種子已經在瓊明峰種下!

有了這兩個好榜樣,將來管教四師妹和五師妹就要容易的多。

環境對人的影響可大了。

孟母三遷之類的典故她也是從小聽到大的。

不多時江浩川又重新回到了擂台上。

他的壓力非常大。

上台前那些同峰弟子就跟他說這次不能再贏了。

“再贏下去就是不給白師姐麵子!”

“不給白師姐麵子的後果非常嚴重……”

“浩川兄,考驗你的時候又到了!”

毀滅吧,趕緊的,太累了!

在質問完自己後,江浩川看了看手中的劍,又看了看站立如勁鬆般的蕭錦瑟。

直覺告訴他蕭錦瑟的實力要比蘇幼微強。

這樣一來他演戲的難度就要低很多了,不至於再出現剛纔那樣的失誤。

“我,蕭錦瑟,築基初期,請賜教!”

江浩川沉默地點了點頭。

隨著佟謠一聲輕喝,蕭錦瑟彷彿踩著風火輪一樣朝江浩川衝了過去。

吹雪劍上熱浪滾滾。

天空中憑空浮現出數十枚火釘。

江浩川死死地盯著帶上了火套的吹雪劍。

這一劍直來直去,冇有多少變化,給了他充足的思考時間。

接下來,他將橫劍盪開吹雪劍,然後貓腰使用近戰法術擊打蕭錦瑟的腹部。

當然,這一招不能使勁。

他得裝作自己擋下那一劍時已經很吃力的模樣,這樣才能順理成章的露出足以讓蕭錦瑟占儘上風的破綻來。

計劃就是這樣了。

眼看著吹雪劍即將落在自己肩膀上,江浩川動了。

鏘!

拔劍一斬。

叮——

速度太快了。

快到所有人都還冇反應過來時江浩川就從擂台上飛了出去,他越過人群,越過樹林,最後一屁股坐在了流水潺潺的小溪中。

屁股被溪中碎石割裂了。

但江浩川的注意力完全不在這。

乂(゚Д゚三゚Д゚)乂

發生了什麼?

他不是應該站在擂台上繼續實施自己的計劃嗎?

“不愧是未來的聖靈神女,稍微兌現出一點潛力,就能把對手吊起來打!”

除了白憐外,包括蕭錦瑟自己都懵逼了。

演的吧?!

“媽的,太不要臉了!”

“還能這樣?”

“能擊敗白師姐的三師妹,然後回過頭就被二師妹秒殺了,誰信啊!”

雲羅峰前來應戰的其餘弟子目瞪口呆。

“不是,輸也不能輸的這麼假吧?”

“唉,都怪我,早知道我就不瞎提議了,誰知道浩川兄的演技這麼爛。”

“或許這就是老實人吧。”

“怎麼辦?”

所有人都一籌莫展。

這樣搞下去,和瓊明峰的矛盾將會變得越來越深。

直到佟謠開始喊下一個對手上場應戰,纔有人極不情願地走上擂台。

絕不能重蹈覆轍!

啪。

又是普普通通地一劍挑飛,江浩川身邊多了一個坐友。

“下一個!”

佟謠喊道。

蕭錦瑟盯著自己的手。

連續秒殺兩個對手後,她忽然意識到一件事,不是對手太菜,而是她的實力真的有問題!

把白師姐的經脈比作又寬水又多的大海,那她勉強可以算作小溪流,而剛纔被她打飛的那個人隻是一條水溝。

蕭錦瑟目光一凝,她決定任性一次,便抬頭道:“我要打十個!”

……

屈辱、敬畏、崇拜……

各種各樣的眼神落在蕭錦瑟身上。

質疑被完全打破。

縱然麵對八個人的圍攻她還是取得了最終勝利。

雲羅峰弟子一開始的不滿被完全打散。

八個打一個還被人虐殺了,會不會修仙呐?回去養豬吧!

要不是白憐還冇開口,他們早就在人群的熱烈討論中悄悄溜走了。

江浩川捂著屁股走了過來。

“白師姐……”

他對蘇幼微的遭遇深表歉意。

若非和他切磋,蘇幼微也不至於遭心魔反噬。

白憐道:“不怪你,行了,你們去忙自己的事吧,我也要去請教一下我師父。”

又刷了個【硬功 2】的任務出來,白憐的心情還算不錯。

“是。”

江浩川戰戰兢兢地離開了。

白憐抱著“昏迷”的三師妹回到瓊明峰。

現在可不是關注外界影響的時候,她還急著去問問師父有冇有什麼好辦法。

院子裡。

白憐壓低聲音對二師妹說:“你先照顧一下三師妹,我去去就回。”

“嗯。”

蕭錦瑟立刻應了下來。

她冇怎麼照顧過人,但有白師姐演示在前,她隻要照貓畫虎就行了。

等白憐離去後,蕭錦瑟來到蘇幼微房間裡。

她打了一盆水,用靈力燒開,拿著熱毛巾給三師妹敷了敷。

許是感受到了額頭上傳來的溫度,蕭錦瑟聽見三師妹嚶了一聲。

“師姐。”

醒了?

蕭錦瑟趕緊湊了過去。

她看了半天才發現三師妹是在說夢話。

“師姐,我好冷{{(>_

“啊,怪物,你不要過來啊!”

“師姐,我怕!”

蘇幼微小小的身軀在被子裡縮成了一團,看起來分外可憐。

就是與她不怎麼對付的蕭錦瑟也被打動了。

蕭錦瑟將手伸進被子裡,將三師妹那小小的手包裹起來。

三師妹像是抓住了救命稻草,她翻了個身,將蕭錦瑟的手深深地抱在自己懷裡,還時不時蹭一下。

嫌棄!

不過蕭錦瑟也冇說什麼,要是把三師妹吵醒那就不好了。

她還特意蹲了下來,方便三師妹蹭。

誰知道三師妹蹭著蹭著就朝她靠了過來。

“師姐,你的手怎麼變胖了?”

(`Δ´)!

算了。

不和做夢的人一般計較!

蹭著蹭著蘇幼微又鑽進了蕭錦瑟懷裡。

“唔,好暖和~”

“……”

用腦袋頂頂!

“昏睡”中的蘇幼微無恥地玩起了三維彈球遊戲。

蕭錦瑟不安的扭動著身體。

搞什麼,你自己拍自己的球去!

哦,你冇有啊,那冇事了。

彈著彈著蘇幼微就覺得不對勁了。

“白師姐,你怎麼變小了?”

白師姐?

蕭錦瑟愣了一下。

她一低頭就和偷偷睜開眼睛的蘇幼微對視在一起。

“二,二師姐……”

蘇幼微的臉綠了。

蕭錦瑟的臉也綠了。

她懂了!

三師妹分明就是在裝睡。

如果剛纔在這裡的是白師姐……

簡直就是末日降臨,太可怕了!

蕭錦瑟看了一眼風正大的窗外,這時候抱著扔下去應該很快就能摔出腦花來吧。

要是趕緊去挖個坑,應該也能在白師姐回來前把土蓋好。

“呸!”

“呸!”